第398章 :真假、古皇陵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98章 :真假、古皇陵地

张雄走到刘十八身边,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扭头看看弗雷特兄妹,眼色变得有些古怪。 刘十八站起来,拍拍郑丽媛的肩膀,对弗雷特兄妹点点头,随着张雄走到一边,轻声问道: “有什么事?” “硬盘已经给你,你为什么还不回国?要知道在俄罗斯多呆一天,就多一天危险? 难道,你也想来拍卖那什么不知真假的地图?硬盘呢,你别告诉我放在酒店里。” 张雄满脸阴沉的问道! “除开这个临时任务,我还有其他的任务,参加完拍卖会办完事,立刻就回国。 至于你给我的硬盘,我放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放心好了。” 刘十八看着张雄凝重的眼睛,轻声解释。 张雄警惕的左右看看,指着不远处的几个华夏人介绍道: “那边三个人,是华夏这次派遣参加拍卖的人员,他们的使命,就是买下压轴戏的那张地图。” 顺着张雄的手指,刘十八侧头看见了三个男人! 三人中,其中一个微胖,约有五十岁,但,得体的西服,也掩饰不了他的大腹便便。 还有两人,大约三十多岁,乍一看有些不凡,却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家伙。 加上这两人眉目轻~佻,旁若无人调笑身边的一个欧洲贵妇,一看就知道是纨绔子弟。 不知道,华夏为什么派遣这样的三个家伙,出来参加俄罗斯的拍卖会? 近几年,华夏有钱是不假,但有些做派,却一点都没变,官威大得惊人。 张雄左右看看,诡异道: “据线报,这几天莫斯科来了很多身份不明的武装人员。 说不清他们的目标是谁,可能是硬盘,也可能是这次拍卖会上的那张地图,所以,我建议你完成了任务之后,赶紧离开。” 刘十八听到这,仍然面无表情! 至于说身份不明的人员,早先不是碰见了一拨? 那个更加诡异的伊藤盛景。 几分钟后,刘十八回到郑丽媛等人身边,拍卖会此时也再次开始。 俄罗斯苏富比分部的总裁,摩兰、坦丁保尔,威风凛凛站在拍卖会的展台上,笑眯眯道: “这件,就是今天拍卖会的压轴戏,来自东方古帝国,华夏的一张春秋战国时代的精密地图。 地图上标注的地点,是那个神秘的伟大皇帝,秦始皇的骊山陵墓。 地图上,清晰的标注了一条能进入古皇陵的密道,地图的具体来历,则无可奉告。 但可以告诉诸位,据说,这张千年前的地图,是一个当年参与陵墓建造的墨家工匠,在秦始皇入殓之后,封闭陵墓的情况下带出来的。 可能有好奇的先生会问,已经封闭之后,是怎么出来的? 很简单!这位墨家工匠,按照现在的说法,是一个土木工程师。 他预感到要活埋所有的工匠和劳役殉葬,所以他神不知鬼不觉开辟了一个能一人通过的密道,最终逃了出来。 地图上,就是那个密道的准确地点,当然…… 本拍卖行只负责拍卖,具体得到地图怎么使用,苏富比对此不负任何责任!” 三言两语,摩兰、坦丁保尔将自己和俄罗斯撇得干干净净…… “说起来,这是一件震动世界的地图,因为华夏花了几十年时间,也没打开那个神奇皇帝的陵墓。 由此看来,华夏人的考古保存技术,真的非常落后……” 摩兰、坦丁保尔介绍到这,故作惋惜的感叹一下,引得全场一阵轻笑。 郑丽媛脸上火辣辣,怒视着摩兰、坦丁保尔。 作为全场不多的华夏人,刘十八也暗暗咬牙,诅咒这个不会说话的老东西。 但,东西确实是自己卖的,也就由得他乱说! 自己的目地就是十九号箱子,刘十八要用拍卖这个山寨地图的钱,和苏富比交换那个神秘的箱子。 不过说实在的,华夏在考古研究上,的确无意识的糟蹋了不少好东西。 尤其是早期,没有保护计划的发掘古迹,导致许多珍品损失或者流失海外。 “好了,这些内幕,相信各位收藏家,比我清楚。 话不多说,十分钟后,拍卖正式开启。” 说完,摩兰、坦丁保尔将台上的一个红色丝绸盖子,一把掀开…… “古皇陵地图” 终于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张地图,其中微微泛黄的绢帛已经被技术性的展开,装在一个牢固的四方防弹玻璃盒内。 “要开始了。” 郑丽媛悄悄和刘十八咬着耳朵。 刘十八含笑道: “是,看看这件垃圾,能拍出多大的天价。” 郑丽媛闻言一愣…… “垃圾?”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拿一件赝品出来糊弄拍卖行的人?” 郑丽媛诧异的问了一句,眼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目光。 “不!这件东西,是我偶然得到的,绝对是珍品,但是对我来说,却真的是一件垃圾……” 刘十八古怪的解释了一句。 说完,刘十八眼中隐隐透出一丝厉芒! 在这灯火通明的展厅中,没人注意到刘十八面色狰狞。 不对! 应该说,有一个人一直默默的注意着刘十八。 这个人,是同样小鸟依人般,坐在刘十八身边的尼古拉斯、伊娃。 此刻,伊娃忍不住浑身发软,特别在刘十八眼中厉芒闪现的时候! 这个男人、帅呆了…… “尊贵的摩兰先生,我代表大曰本帝国的代表,有一个疑问,想咨询一下。” 来自曰本的伊藤盛景,隐晦的给了刘十八一个眼色,施施然站起来问道。 那位俄罗斯苏富比的掌舵人摩兰,疑惑的看着伊藤盛景道: “这里是拍卖场,不接受其他无聊的咨询,如果有其他的疑问,请去……” “但,我这个问题,却和大家的利益,有直接的关系。 请问,贵拍卖行的拍卖的这幅地图,是不是真品?我怀疑它是假的……” 伊藤盛景一句话出口,顿时在场内掀起轩然大波。 赝品? 假的? 那岂不是在打苏富比的脸? 那么多的世界顶级鉴定师,都是吃干饭的? 摩兰显然没想到曰本人伊藤盛景,会问得这么直接,这么不留余地? 赝品被拍卖,这在莫斯科苏富比分部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联合拍卖集团,伊藤盛景这样的质疑,显然对苏富比极度不信任。 说重了,能把你送进监狱,这是诽谤…… “当然是真品,苏富比拍卖行从来以诚信为本,我们有庞大的鉴定专家团,绝不会拍卖赝品。 这幅《古皇陵地图》,经过我们拍卖行专家团鉴定,得出一致结论是真品,并附有鉴定证书,绝对不会错的。” 摩兰、坦丁保尔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膛,大笑道。 “是吗?” 伊藤盛景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笑容,拿着手中一个水晶盒,缓缓走上台道: “但,我手中,也有一幅相同的地图,不知道贵行,怎么给我们在座的所有贵宾一个解释?” “什么?” “这不可能。” “难道有两副……” 本来就觉得震惊的富豪,在伊藤盛景刻意的推波助澜下,更加的不可置信! 众多心怀叵测的富豪,和各国权贵,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伊藤盛景,和他手上的盒子,面露凝重…… 刘十八心中却无比焦急,这个伊藤盛景的一个满带深意的眼神,其中有什么隐晦含义…… ………………………… ps:明天上午7点,我们不见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