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96章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一千万这位来自东方的富豪,出价一千万 那么,这件鼠首,就要回到它原来的国度了,不知,美利坚博物馆,还有没有意思出价” 摩兰、坦丁保尔双眼泛光,两头原本就不对付的肥猪对上了 这次,绝对会赚翻了 “我们美利坚的博物馆有资金,一千一百万,如果还有更高价,我们就不要了。” 美利坚人叫了一次价,得意的抱着双臂坐回椅子上 在他的认知中,华夏人能有几个真正为国家买这玩意 他们不低价卖出去,就是家里祖坟冒青烟 “哼” 这时,刘十八连停顿都没,直接开口叫价: “二千万,美利坚不是有钱你再加价我看看” 美利坚博物馆的代表闻言顿时愕然。 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还出得起价 还是直接翻抬了一倍 来之前,他们早就将这次华夏的来宾底细都打听得极为细致。 一千万左右,就是现场几个华夏人的底线 没想到,竟意外的出了个两千万天价 这家伙是谁,怎么那么眼熟 此时的刘十八,绝对是拍卖行中,万众瞩目的焦dian。 拍卖会上许多人的眼睛,都愕然看向刘十八 过了几秒,有一个女士惊叫起来: “传奇魔术师大人” “这不是那天的传奇魔术师么” “你和他竞价是在找死,万一手一挥,就把你变没了” “上帝没想到,我又见到了偶像。” 一时间,拍卖会上的一些人失去控制,变得疯狂热情起来。 好几百人,往刘十八身边疯狂涌来,高声呼喊着: “传奇魔术师大人,给我一个签名。” “别挤,我先来的。6ding6dian6小6说,.23.o<s&“a:2p02p0&“><srpp&“aasrp&“>s;<srp><>” “亲爱的,我爱死你了,你要买鼠头我买给你,只要你到我家去作客就行。” 一个肥胖的俄罗斯富婆,笑眯眯的尖叫着。 这离奇的一幕,顿时将志得意满的摩兰、坦丁保尔,弄得瞠目结舌。 这几天,他都在忙宣传那最后一件极为珍贵的藏品,完全不知道魔术师大赛已经落幕。 最终,在场的所有人,还是给了这位尊贵的魔术师极大的尊重。 这件意义不凡的铜质鼠首,由刘十八以两千万美元天价拍下。 最后肯定落到郑丽媛、这败家娘们手里。 刘十八心里在滴血,自己没事找事,装什么大款 愤青确实是种病,会传染 不过,刘十八看着郑丽媛满心欢喜,抱着鼠首又哭又笑,嘴角却又浮现出一丝微笑,心中暗道: “你现在的样子,倒有些华夏人的做派,你和你爹,应该没问题” “好了嘛别愁眉苦脸,来姐亲你一下,补偿补偿。” 郑丽媛察言观色,适时送上香吻。 “滚开,你亲一下好贵。” 刘十八鼓着眼珠,对于郑丽媛的看法又有所改变 这女人的确爱国,就是太文青了一些。 接着刘十八自嘲一笑,原来这真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自己狂加报价估计还要血战一番。 结果,一个高贵的魔术师身份,轻易的得到所有西方富豪的尊重,这算什么事 拍卖会中途休息,刘十八和喜滋滋的郑丽媛也没兴趣去参加什么交流会。 两人找了一个还算清静的角落坐下休息。 郑丽媛端坐在沙发上,面色沉重道: “这么多贵重的国宝,会流落国外,即使是现在,也有不少东西从国内流落出来。” “咱们华夏多灾多难,外有强敌,内有宵小之辈,像我这样得小人物,不能奢求去改变什么。” 刘十八一脸笑意的附和了一句。 个人经历渐渐的丰富,他越发感觉,自己对一些事,没早先那么执着。 特别经过黑狱和秦岭古墓的残酷经历后,刘十八的心态早就有了细微的变化。 他变得自私了一些,势利了一些,已经不再被一些表面上听见的,或者看见的东西迷惑双眼。 “有时候,也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我们毕竟是炎黄子孙。” 郑丽媛咬咬银牙。 “你倒是力所能及了,我的存款却收缩了一半,你要知道,我也等着用钱的,京都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 刘十八苦笑着,凝脂着娇艳如花的郑丽媛。 这个女人真不错,可惜,自己已经有了心中的最爱宁敏儿,加上父母之命的别离小妖精。 “哼你那别墅里,据我所知养了不止宁敏儿一个吧,好像还有一个冰山美人呢” 郑丽媛满嘴的酸味,咕哝了一句。 刘十八没法理睬郑丽媛的酸味,而是自言自语的沉思道: “这是一个充满机遇和变革的时代,也是一个黑暗的时代。 真相,也许并不是你眼睛所看到的摸样,就和我那天表演的魔术一般。 你看得出来,是真的、还是假的分得清么” “大喇叭上帝,在这里碰见你,太让人高兴了。” 刘十八和郑丽媛轻声交谈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句蹩脚的华夏语。 刘十八嘴角一翘,不回头他也知道这是谁。 这不就是,西伯利亚重工联合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尼古拉斯、弗雷特么 “又见面了,真巧” 刘十八回过头,温和的着看这个笑眯眯向自己大步走来,高大英俊的俄罗斯男人。 “我看见你的背影就知道是你,眼光不错吧。” 尼古拉斯、弗雷特昂着头,满脸得意之色。 这时,弗雷特转头便看见了刘十八身边的郑丽媛,不由双眼一亮,连忙绅士般的伸出手,递给郑丽媛笑道: “美丽的女士,你好我叫弗雷特,是大喇叭的好兄弟。” 郑丽媛闻言一愣,木然将白嫩的小手递到弗雷特手中,轻吻了一下。 然后,郑丽媛转头,疑惑的眼神瞪着刘十八。 刘十八见郑丽媛朝自己看来,轻笑一声,给两人介绍道: “这位是我的秘书,郑丽媛,而这位,则是我在京都认识的俄罗斯兄弟,尼古拉斯、弗雷特先生。” 听见刘十八介绍,郑丽媛不由瞪大了美眸,尼古拉斯、弗雷特 俄罗斯尼古拉斯家族、第一继承人 这个富得只剩下钱的家伙,怎么会和刘十八这个盗墓贼称兄道弟 这时,刘十八却礼貌的站起来,虚虚和弗雷特简单的拥抱一下,然后看了看他的身后,随意问道: “你妹妹索菲亚怎么没看见你兄妹两个不是都在一起的” “哦上帝啊,我正想问你,你给我妹妹下了什么魔咒 那天,在京都分开后,我妹妹索菲亚经常魂不守舍,念叨着大喇叭你。 还经常不由自主的傻笑老天,索菲亚肯定疯了” 尼古拉斯、弗雷特瞪大宝石般的眼珠,满脸古怪的瞪着刘十八,期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刘十八尴尬的抹抹鼻子,苦笑道: “你开玩笑,哪里有这样的事我就见过你妹妹一次罢了。” 弗雷特冷笑一声,眨眨眼道: “那为什么你第一次,要用你那肮脏的舌头,舔索菲亚的手背你当我没看见” 刘十八张大嘴巴说不出话 郑丽媛,直接呆若木鸡 这个家伙,无耻到了极dian ps:明早7dian,我们不见不散 有细心的读者已经看了出来,从京都到俄罗斯,一个局已经悄悄布置下去。 俄罗斯大地,这个唯一被蒙古征服过的地方,和摸金校尉有什么联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