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为达目地、永不放弃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95章 :为达目地、永不放弃

“弱国无外交……” 将刘十八的话,轻声在口中咀嚼了几次,郑丽媛轻叹了一口气。 百年挣扎,半个世纪的富国强兵,但在西方人的眼中,华夏却仍旧是一个羸弱的国家。 “十二生肖的鼠首!” 郑丽媛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娇躯绷得笔直,咬着牙瞪着一脸得意的摩兰、坦丁保尔。 此时,摩兰正口若悬河,讲述着着这件鼠首的光辉历史,勾引那些有钱人出资收藏。 “好了先生们,现在开始出价,起拍价:一万美金! “开价才一万美金?这个该死的老混蛋,华夏的国宝、就值这价?” 郑丽媛十分的不爽,死死盯着台上的鼠首。 此时,主持人摩兰带着一丝嘲弄,看着在场的十几位华夏收藏家和富豪。 他眼神中的意味,不言而喻,价高者得! 刘十八看着因生气,而变得气鼓鼓的郑丽媛,仿佛小姑娘一般可爱,不由轻笑一声道: “文青,文青的毛病犯了。” “十万!” 一个白发苍苍的华夏老人激动的起身,愤怒的吼道。 “十五万。” 回价的,是一个长着鹰钩鼻的欧洲富豪,叫万价,还特意冲华夏的老人挤挤眼,面露嘲弄。 “十五万,还有没有叫价?这件东西,来自遥远的东方,那个曾经辉煌帝国的国宝。” 摩兰大声笑道。 “十八万。” 一个年轻的帅哥叫价,这是华夏国内的一个富二代。 有时,富二代中也有愤青和爱国人士! “十八万,就想买下精美鼠首?我出一百万!” 又一个外国胖子,大声叫价。 他直接将价格推到一个十分惊人的高度。 鼠首的拍卖,直接成了两方战争。 一方是国外不怀好意的收藏家,一方是华夏收藏家和一些富豪。 他们,一心想把国宝带回自己的国家。 鼠首的价格直线攀升,两百万,两百三十万,两百六十万,三百万…… 仅仅十几分钟,价格飙升到了五百万美元的天价…… 曾有人估算,鼠首的收藏价值顶多三百万美元左右。 但,在这些家伙哄抬价格,以及拍卖师摩兰添油加醋的话语间,价格一升再升。 远远的超过了它本身的价值。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无形的价值,就是华夏国的自尊心。 这个自尊心的价格,可无法衡量,对于有的人来说,不值一文。 但有的人,却愿意倾家荡产,哪怕拼着以后家徒四壁,也要全力以赴。 坐在刘十八身边,阴着脸的郑丽媛突然开始叫价: “五百五十万。” “噢?来自东方的女士,你也为了这个鼠头,要不要我买下送给你?五百七十万!” 刘十八两人不远处,一个西方富豪夸张的笑道,说完,还色眯眯瞅着郑丽媛的饱满,毫无顾忌…… “就看你买不买得下。” 郑丽媛冷冷瞥了那家伙一眼,继续加价: “六百万。” “一位来自东方的女士参与竞价,现在是六百万,还有没有哪位绅士报价? 我想,他拍下鼠头,送给那位美丽的小姐,说不定会有一份惊喜等着哦……” 摩兰口沫横飞,以郑丽媛的美貌为噱头,再次口吐莲花…… “如果能与这位小姐共进晚餐,我愿意出这个价,六百五十万怎么样?” “哼!你也不瞧瞧你这副尊容,会不会吓到那位美丽的小姐。 这个机会,不如给我如何?六百六十五万……” “上帝!你竟然不要石油,为了东方美女一掷千金?这可是大新闻。 不过,这个机会不能给你,六百七十万。” “七百万。” 郑丽媛面色铁青,继续加价。 “看来,这位东方的女士也是一位有钱人,能不能知道你的芳名?” 一个西方男子,转过身对郑丽媛露出绅士般的笑容,完全无视了她身边的刘十八。 刘十八自嘲的摸摸鼻子,难道爷们就这么不受待见? “没兴趣。” 郑丽媛冷冷答道。 “真是太可惜了。” 西方男子失望的摇摇头,却没有再继续叫价。 郑丽媛明显松了口气,这家伙自己认识,他是某石油大王的公子。 要是他真参与竞价,估计在场的所有华夏富豪加起来,都不够看。 这时,一直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刘十八,不由叹气道: “你叫价我不管,我就想问问,有钱吗?” 郑丽媛闻言面色一僵,皱皱柳眉,然后瞪着刘十八展颜一笑道: “你看,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你的女人,你得买单。” “没钱。” 刘十八面容一板。 接着便看见郑丽媛眼圈泛红,刘十八不由叹气,苦笑道: “愤青是种病,你得好好治治。” “要你管?” 郑丽媛白了刘十八一眼,嘴角微微浮起一丝微笑,她看出了刘十八的态度。 这家伙,也不是铁公鸡嘛…… “先生们都放弃了?我出七百万!” 旁边,一位风度翩翩的富豪抬起右手摇了一下,再次出价,并且用眼角的余光暗暗窥视郑丽媛。 显然,这家伙还色心不死,却没看见一边的某石油王子,见这富豪的出价和眼神,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八百万。” 郑丽媛冷冷吐出一个数字,刘十八在旁边呆痴的看着,面色僵硬。 很明显,郑丽媛已经疯了。 但,这种性格的郑丽媛,也正是刘十八所欣赏的。 为达目地,永不放弃。 “来自东方的女士已经叫价,还有没有继续加价的?” 摩兰满面红光,大声吼了一句。 到了这份上,如果在加价,估计不是白痴便是出生的时候,脑子被门夹过了。 八百万美刀,已经远远超出鼠首的原本价值! 在场的各国富豪,也不傻。 “我们的国家博物馆,正好缺这种类型的收藏,鼠头我们买下,九百万。” 一个美利坚人,十分嚣张的举手。 郑丽媛冷哼一声,没有继续叫价。 因为她吃不准,刘十八到底又没有钱,或者有多少钱? “噢!来自美利坚博物馆的这位先生叫价!九百万。 能够拍下这件展品,收藏到贵国的博物馆,绝对物有所值,九百万第一次……” 摩兰满面红光,翘着胡子兴奋的大叫! “九百万,第二次……” 这个价格已经高得离谱了,在场的十几个华夏小富豪同时露出难色,明显心有余而力不足。 “九百万第三……” 摩兰、坦丁保尔手中的锤子,就要落下! “一千万!” 刘十八站起来,看了那个美利坚的代表一眼,深处一根手指轻晃了一下。 华夏的国宝,怎么能让这些人在自己眼前拿去? 此时的刘十八,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摸金校尉,也是华夏人,哪怕陷入众矢之地,也在所不惜…… …………………… ps:下午5点左右,我们不见不散,距离爆更的日子更近了,大约五六天的样子,期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