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弱国、无外交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94章 :弱国、无外交

刘十八眼中的震惊和迷惑,没有让郑丽媛看见,而此时伊藤盛景嘴角一翘,极为隐晦的点点头…… 仅仅过了几秒,伊藤盛景的面色和口音就变了,充满了曰本人的味道…… “此次拍卖会!据说压轴的,是贵国的一件东西,请问刘先生,那件东西是不是你的?” 伊藤盛景明显感觉刘十八的手,劲道有所加强,好强的力量。 “呵呵!看来曰本人的消息,很灵通啊!” 刘十八暗暗吐了口气,不动声色的笑道,满脸都是和煦的微笑。 “我想,你是否可以考虑一下,将拍卖品撤销此次拍卖? 我们大曰本帝国,可以代付违约金,然后高价买下那件东西?价格随你开。” “那何必呢?既然你们有钱,直接拍卖就是,买到了,就算是你的。” 刘十八淡淡看了一眼怒视的郑丽媛,皮笑肉不笑的转头,看着伊藤盛景答道。 而刘十八的手上,却探出一道暗劲,往伊藤盛景手上攻去…… 伊藤盛景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甩开刘十八的手,满脸阴沉,走到了一边。 当伊藤盛景离开后,刘十八原本笑眯眯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下来。 “这个伊藤盛景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有华夏许昌的口音,并且他还要避开郑丽媛悄悄和我说?” 别看刘十八面上愤怒,其实他的内心却思绪百转! 他又想起了在秦岭古墓中发生的一切,死去的罗战,孙文明,曹雄,逃走的伊藤雅子和假冒的李来富…… 刘十八有点迷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局? 难道这伊藤盛景是一个华夏人?而他的使命就是潜伏曰本? 郑丽媛挽住刘十八的胳膊,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脸色迷惑道: “你怎么了?” “没事,曰本人竟然来了这里,有一些小麻烦了。” 刘十八的脸色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有些不好看,他并不是害怕,而是迷惑……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是怎样的一个局?伊藤盛景和自己说话要避开郑丽媛,难道她……有问题? 郑丽媛的爹,不是华夏总理吗? 瞬间,刘十八额上渗出一丝冷汗…… 美人计? ………… 另一边的伊藤盛景,转过身走远之后,外表虽然看不出什么异样,嘴角却挂上一丝血丝。 伊藤盛景快步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对着手腕上的一个金表,面上泛起一丝喜意,最后才沉思一会低声道: “将军,我是伊藤,在拍卖会现场发现了刘十八。 万一拍卖失败,是否采取行动?另外,刘十八的武道,很强……” “很强,难道比你还强?一切按预定计划。” 金表另外一头,山本的声音,仍然威严冷酷。 “哈伊。”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哈伊……” “要是失败,你和你的女儿雅子,就不用回来了。” “哈伊,将军阁下。” “啪!” 伊藤盛景边回答,边双脚一并,腰身一挺,连金表中,都能清晰的听见皮鞋靠拢的清脆响声。 伊藤盛景悄悄擦一下嘴角,却面含笑意,转头淡淡的凝视了刘十八和郑丽媛一眼。 “最好不要动我的女儿,要不然,你迟早会死得很惨,我发誓!” 伊藤盛景脸上,出现一丝狰狞,接着又仿佛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浮现一丝慈爱。 刘十八默默看着,神色变化如脸谱大师一般的伊藤盛景,心头沉重异常…… 人心隔肚皮…… ………… 过了一会,一个白发老头慢慢走上前台,用威严的目光,在场内环绕一圈,轻咳了一声微笑道: “先生们,女士们……我是摩兰、坦丁保尔,是莫斯科苏富比分部总裁。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曰子,所以今天的拍卖会,由我来亲自主持。” 话毕,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参加拍卖的各国富豪都窃窃私语面带喜色。 看来,今晚的压轴戏,果真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接下来摩兰、坦丁保尔转过身,指着身后十六个超大屏幕笑道: “除了今天在座的各位,还有其他一些遥远的客户,会通过网络来竞拍。 现在!我宣布,本次莫斯科苏富比拍卖会,正式开始。” 很快,拍卖便进入了正题,一件华夏的景德镇出品的精美瓷器,摆上了展台。 “咚!” 简短细致的介绍之后,摩兰、坦丁保尔敲响锤子。 大厅中都是眼光毒辣的家伙,没必要说得那么清楚。 他们最后,都是奔着那件神秘的地图来的,前面的拍卖品,都是走过场罢了。 “这件,是华夏国景德镇出品的青花瓷,开价五万美元。” 郑丽媛看着刘十八轻声翻译道。 话音刚落,一个个报价便飞了出来。 “十万!” “十二万……” “十五万……” “二十五万!” 飞涨的报价,听得刘十八咂舌不已。 这里的出价单位是美金,一件普通青花瓷,竟然在一分钟内飙升到了五十万美金。 “这些外国佬,真有钱。” 刘十八颇为感叹。 这些穷得就剩钱的家伙,花这么多钱买上一件能放在家里显摆的东西,有什么用? 一件件拍品送上来,然后被高价拍下,随刘十八的计算,短短一个小时,拍下的东西接近一个亿的美金。 期间,一件来自英联邦,维多利亚女王用过的饰品,拍出三百五十万美金高价。 接近两千万华夏币! 这些家伙,简直不把钱当钱看。 拍下的那个家伙,貌似为了取悦旁边的一个金发碧眼的妩媚洋姑娘。 一掷千金,只为红颜一笑,这一点洋人比华夏人玩得更加顺溜。 郑丽媛一直眼巴巴的看着,没有参与。 不知是看不上眼,还是囊中羞涩?或者另有所图? 这时,一件拍卖品被搬上了拍卖展台。 撤去红布之后,赫然是一个红铜所制的老鼠头。 这是当年的八国联军,火烧京都圆明园,抢走的十二生肖之一的鼠首。 这件东西一出现,在场十几位华夏人,眼睛都红了。 他们,应该是华夏官方,参加拍卖的人员。 刘十八鼻头一酸,感觉一股怒气直冲云霄。 虽然有些事他不在乎,也没多强的爱国之心,但他还流淌着华夏人的血。 见到这种公然侮辱,怎么能忍? 郑丽媛也在边上怒道: “拍卖的,怎么都华夏国的东西?” 刘十八此时渐渐平静下来,淡淡道: “因为你太弱,弱爆了!弱国无外交,弱国没有话语权,这个道理,你懂……” ………………………… ps:明早7点,我们不见不散!还过几天就爆发了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