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苏富比发生的、神转折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93章 :苏富比发生的、神转折

苏富比拍卖行,其实又叫索斯比,可以说是现今世界上,最古老,最有影响力的拍卖行!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44年。 苏富比早期,以拍卖各种精品书籍为主,到后来才慢慢涉及到各个方面。 一次次让人惊叹的拍卖案例都是在苏富比发生的。 这次拍卖会,在莫斯科苏富比的分部,一栋白色的小楼内举行。 拍卖会开始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到十一点半结束,午餐过后接着一场小型交流会。 这是每次拍卖会的正常流程,然后下午再继续…… 一般情况下,拍卖会不是注意,最重要,反而是之后的自由交流会。 这是一个扩展人脉的好时机。 小楼的门口,站着几个衣着得体的俄罗斯接待! 还有几名身穿黑色西装,身材魁梧的保安,进行入场安检。 当然,这一切只不过是表面上,一个传承几百年的拍卖行,如果就这么一点力量,估计早就被打劫多少次了…… 据小道消息,莫斯科的苏富比拍卖分行,有随时调动莫斯科市区内,一个团级军队的能力。 现在的时间正好八点,苏富比门口停了很多豪车,绝对可以举办一次大型豪车展会。 来这里的男人或女人,身边都有俊美的异性相陪,但其中的男人,则大多有俄罗斯的招牌体型,大腹便便…… 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顶级富豪,一个个气势不凡,基本在四五十岁年纪左右。 刘十八身边,妖娆的郑丽媛,还是引来不少富豪肆无忌惮的注目。 如果说,男人之间假若有女伴相貌身材的攀比,刘十八肯定以绝对的优势胜出。 谁叫他身边,有这么一个魔鬼身材,妖娆身段的美女呢。 不过,这些富豪都有极为良好的教养,仅仅注目罢了,绝对不会出现华夏国内那种畜生纨绔,看到垂涎的女人,就会用钱去砸,砸不动就强掳。 “看到这些人,感觉自己真的穷。” 刘十八含笑看着那些豪车美女,有些感叹! 他本来以为,自己现在也有一些闲钱,但和这些俄罗斯的寡头一比,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你知足了,想想你才混了几个月?做出别人一辈子做不到的事,还有一个中将军衔。” 郑丽媛的语气中颇有酸意和不满。 刘十八这家伙,真的不知足。 “是,连你都想投怀送抱,我很满足!” 刘十八貌似可惜的摇摇头,领着一脸愤怒的郑丽媛,往拍卖行内施施然的走去。 郑丽媛在大事情上仍旧识得大体,主动挽起刘十八的手臂。 两人貌似亲密的经过安检,款款走进拍卖行,郑丽媛摆动的腰肢,不知道亮瞎多少的钛合金眼球。 小楼第一层,陈列了许多贵重瓷器,或各类的珠宝,玉器。 光这一层的财富价值,估计会让无数的富豪亮瞎了双眼…… 莫斯科的苏富比一共有三层楼,第二层是举行拍卖会和交流会的地方。 第三层,则是陈列更贵重物品的展厅。 第一层的物品固然贵重,但也有不少赝品的存在。 不过这种,都是极度的高仿,仿到已经逃脱无数专家的眼睛,或机械的检测,几乎和真品没多大的差别。 苏富比的鉴定师也不是神,他们不可能将所有的珍品,都分辨出真假。 但大厅中的大部分藏品,却有一个共同特点,其中大多数,是华夏国以前遗失海外的老物件。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刘十八和郑丽媛缓缓来到二层,到拍卖会的大厅中坐下,静静的等待拍卖会开始。 刘十八和郑丽媛,没去找苏富比的那两个鉴定师,伊万、克朗和伊万、索菲亚。 时间慢慢过去,会场内的人流渐渐多起来。 一个个相识,或者似曾相识的富豪在得意洋洋的高谈阔论。 这些穷得只剩下钱的家伙,谈天气,谈国情,谈美女,却不谈生意。 拍卖会不是谈生意的好地方,这里是正真的战场,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是自己潜在的对手。 要谈生意,他们还不如找个僻静包间,喝着小酒,玩着美女,边玩边谈…… 拍卖场内,大部分是各国的富翁。 按照郑丽媛的介绍,刘十八才知道,能进到这里来的人,身价起码要过百亿美刀, 如果,有人只有几亿现金,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这些平时不常见到的富翁,此刻却默契的齐聚一堂。 他们,都为了苏富比最后加拍的压轴物而来。 人群中,其中不乏世界名人,比如所谓的世界首富比耳盖茨,资深富豪沃尔特等等…… 至于说拍卖会的小楼之外,更加人头攒动,两边的各类名车,从街头排到了街尾…… 刘十八转头,在四周警觉的观察了一下,在一个高台后,有十六个巨大的液晶显示屏。 想来是有一些家族,国际买家,或国家,直接进行网络拍卖使用的。 “铛铛……” 此时,墙上的古老挂钟响了九下! 九点,拍卖会正式开始…… 拍卖会内,气氛渐渐凝重起来,颇有大战来临之前的惨烈气息。 拍卖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 端坐在刘十八不远处,有一位亚洲男士,面泛古怪,偷偷的盯着刘十八的侧面和背影,打量了很久。 强悍的感知力,让刘十八清晰的知道这个人在偷窥自己。 刘十八皱眉,心中暗道: “这家伙是谁?好像没见过。” “郑丽媛,那人老盯着我,看你是不是认识?” 刘十八悄悄抬手一指,问道。 郑丽媛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转头快速瞟了一眼,回头悄悄道: “我,好像也不认识,说不定是魔术惹的祸……” “我本来就没想上去,在俄罗斯,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哼!” 郑丽媛骄哼一声,不动声色的站起身体! 她装作给刘十八整理领口,扮出一副极为亲密的样子。 实际上,一站一转之间,郑丽媛已经用正面对着那亚洲男子。 亚洲肤色的中年男子,也发现了刘十八和郑丽媛的异常,犹豫了一会,终于走过来,十分有礼的问道: “这位先生、女士,我看你们很眼熟,冒昧的请问,贵姓大名?” 这家伙很直接,说的直接是华夏语! 这人不傻,对于到底是不是华夏人,分得很清楚。 奇怪,此人的华夏语却说得有些古怪蹩脚。 刘十八眼眸一动,此人不是华夏人……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 郑丽媛在一旁,用英语答道。 “可是,我认识你们!这位,就是那天一鸣惊人的华夏魔术师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们。” 中年男子,继续用蹩脚的中文解释着。 这家伙,中文真不赖,让人能轻易的听懂。 “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伊藤盛景,这个名字字,是不是让先生,联想到了什么?” 中年男人,微笑着向刘十八极为自然的伸出手,做着自我介绍。 “刘十八,这是郑丽媛。” 刘十八的神经,剧烈跳动了一下,面不改色的握住伊藤盛景的右手…… “以前听人说,华夏没多少人杰,但!看了刘先生施展的魔术,却让我改观不少,刘君真不凡!” 伊藤盛景似笑非笑,意有所指道。 “小小把戏而已,没那么夸张。” 刘十八心中在急速运转,这家伙叫伊藤盛景,他和从地宫消失的伊藤雅子同姓,他们是什么关系? 伊藤盛景的眼睛,含笑看着刘十八,仿佛知晓刘十八的疑虑,笑着解释道: “没错,伊藤雅子,就是我女儿。” 接着,伊藤盛景面色一整,俯身在刘十八耳边,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轻声问道: “我的女儿雅子,你睡过没有?” 刘十八闻言嘴一咧,眼眸一冷,淡淡道: “没!” 伊藤盛景满意的点点头,随意应道: “造!雅子,其实也也来了……” 听着山本柳义身边的大红人,伊藤盛景面不改色的古怪说辞,刘十八内心再次,剧烈的,无法抑制的震荡起来…… 这伊藤盛景,刚才竟然说的啥? 极为正宗的,华夏许昌、本地土话? ………………………… ps:下午五点左右,我们不见不散哦,感谢诸位力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