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强取豪夺的高局长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9章 :强取豪夺的高局长

在柔和光线下,白玉腰佩白中泛青,晶莹润泽,充满柔和的美感。 “好漂亮的腰佩。” 周镇海忍不住赞叹一声。 由此可见,真正的好东西,一眼看去,总是让人赏心悦目。 “文灿,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这玩意是真的。” 龙老也笑道: “看你能不能断一下,它的确切年代?” “小瞧我不是?” 汤文灿眼中闪过一丝阴沉道: “判断真伪可能有些含糊,但说到断代,这还不容易……” 汤文灿小心拿起腰佩,轻轻翻面,仔细打量起来。 “邓哀侯?这是谁?” 一看,汤文灿就愣住了,明显不知道这邓哀侯是什么人。 “真是邓哀侯?” 这时,龙老眼睛一亮,尤为激动,目光落在腰佩上闪过一丝贪婪。 周镇海和高胜蓝两个老头子也神色大变,猛的站起来,相互骇然对视一眼。 “周老,这邓哀侯是谁?” 汤文灿连忙问道。 “不用问了,我告诉你邓哀侯是什么人。” 这时,龙老颤抖着伸出手,把白玉腰佩拿到手上,一边欣赏,边笑道: “邓哀侯就是曹操的儿子曹冲的封号。” “原来是他……” 汤文灿恍然大悟。 与此同时,高胜蓝则拿起另外的冕冠,专注反复打量,甚至拿出放大镜,一点一点观摩考证。 良久之后,高胜蓝吁了口气,古怪道: “冕冠也确是真品,历经一千八百多年,却保存得这样完好,实属罕见。 如果不是细节方面,都符合那个三国曹魏的特征,我真要怀疑这是高仿的。” “小伙子,这是你拣的漏?” 龙老抬头望去,赞许道: “年轻人,眼力非凡。” “侥幸而已。” 刘十八谦虚道。 “我却觉得,这冕冠和腰佩有些来路不正,曹冲的墓据说就在许昌附近,但一直没有找到。 前天,在地铁隧道发现的那个古墓年代上和曹魏极为相符。 奇怪的是墓中棺椁却没有主人的尸骨,也没有找到能证明墓主身份的物件,唯找到一把青铜短剑,上面有一个字:冲!” 高胜蓝淡淡说了一句,双目精光一闪,看了刘十八一眼。 “老高慎言,有些话可不是你这样说,任何东西谁得到了就是谁的,不要去探究来路,这是规矩……” 龙老闻言,面色一变,轻轻点了高胜蓝一句。 接下来,龙老和周镇海两个老头,一点也不掩饰心中的欢喜和惊叹,拿着冕冠和腰佩,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 唯有许昌文物管理局的高胜蓝局长,阴沉着脸坐边一边慢慢品茶,不时的和汤文灿小声交流几句。 站在一边,一直荣辱不惊的宁敏儿也满脸震惊走到龙老身后,定定的盯着他手中的把玩的腰佩,满脸小星星。 见此情况,周世达回头笑道: “龙老也动心了,刘十八这两件玩意,你有没有转让的意思?” 本来,周世达这话,只是几分凑趣的意思而已。 然而,刘十八本来就是来换钱的,点头立即笑道: “价格合适,还是可以考虑的……” “什么?” 众人当即愣住,这两件可以说是重宝,全世界只怕再也找不出这样的两件玩意了。 邓哀侯带封号的腰佩和冕冠,无价之宝! 这小子竟然也肯转让? 龙老深深看了一眼刘十八,淡淡笑道: “这两件东西,太过珍贵,小友真愿意转让?” 刘十八闻言,皱眉思索了一番,慎重答道: “真愿意!” 龙老此时却站了起来,叹道: “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前,才坐一会儿,就有些疲惫,你们先聊着,我去那边休息一下,世达啊,你扶我过去。” “龙老,我扶你!” 周世达闻言立即上前,搀扶着龙向廷,慢慢向不远处的一个躺椅走去。 “龙老慢走。” 刘十八,宁敏儿与汤文灿,连忙起身目送。 ……………… 一会儿,龙向廷与周世达,走到躺椅边坐下。 坐下来后,龙老的疲态顿时消失,眼神严厉的问道: “世达,那个刘十八是什么样的人,你了解吗?” “啊……?” 周世达一愣,满脸古怪道: “他来这里,是我那老头子的主意,说是要把我的女儿苗苗许配给她。 请他到这里来的意思就是杀杀他的傲气,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富豪。” “什么叫富豪?真是笑话!那两件东西,就凭你们父子两,就买不起。 不是我笑话你们,到底谁杀了谁的傲气,这都说不定呢。” 龙老接着笑笑,沉吟道: “你觉得,刘十八怎么样?” “才接触,不怎么清楚,但是和他一起的,有一个极为厉害的相师……” 周世达考虑了下,将那天在彩票点发生的事情简单的描述了一遍。 “当真?天下十修中的相师?有逆转气运的本事,那可不是简单的相师,造诣不凡,最少也有三品。” 龙向廷闻言,猛的挺直腰杆,眼中尽是震撼。 “龙老的意思是……” 周世达若有所思。 “买,现钱不够我们凑一凑,能让一个相师跟随在身边的小子只怕不简单。” “龙老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周世达心领神会。 与此同时,汤文灿把玩着腰佩,偶尔目光轻瞥刘十八一眼,眼眸中精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实说,汤文灿玩玩古玩,完全是兴趣,由于年青经验不足,难免受骗,吃了几次大亏。 但是为了哄自家的老头子开心,汤文灿没困难也要上,有困难也要上,反正人傻钱多,就那么回事。 这次在这么多前辈和心怡的宁敏儿面前,又落了自己的面子,汤文灿自然将刘十八再次恨上。 老子和你有仇么? 上次在小青山你落了我的面子还没找你,今儿个你又扫了我的面子? 汤文灿迟疑了一下,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下,眼眸一转,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脸,试探道: “兄弟,这冕冠和腰佩,要是周老和龙老没有收藏的意思,转让给我咋样?” “你小子想要?哼!这东西来路不正,加上对我国研究曹魏时期的文化非常重要,我觉得应该捐献给国家?” 许昌文官管理局的局长高胜蓝面上扭曲了一下,不阴不阳的插了一句。 汤文灿闻言愣了一下,呆痴的看了一眼高局长。 汤文灿虽然纨绔,但是买东西却是要付钱的,碰见这种老流~氓,他也无语。 刘十八则不屑的看了高胜蓝一眼,淡淡道: “没钱买,就给爷闪一边去……” “哼!这话我就不爱听,什么叫捐献给国家?前几年大地震,我怎么没见你高局长把你的万贯家财捐给国家?” 此时,慢慢走回来的龙老也不悦的说了一句,冷冷的瞪了高胜蓝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