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我就喜欢这调调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8章 :我就喜欢这调调

听见宁敏儿维护刘十八,汤文灿有些恼羞成怒,愤愤的瞪了刘十八一眼,怒道: “臭小子,你给我装。” 宁敏儿古怪的娇笑道: “那刘十八的水平,我也不了解,不过肯定比你高就是。” “哼……” 汤文灿瞪眼不满道: “宁小姐,那小子在小青山对你出言不逊,你还维护他?” “出言不逊?说不定我就喜欢这调调呢?” 宁敏儿白了汤文灿一眼。 汤文灿的爱慕她不是不知,但那是不可能的,两人之间的身份太过悬殊。 唯有令自己这个天才的三品命师,也看不透的刘十八,才值得自己动心吧! 就在这时,刘十八随手把青花瓷盘放到了桌上。 与此同时,不等刘十八开口,汤文灿急切的开口讽刺道: “你能看出什么来,不是我笑话你,这玩意你一辈子都没见过” 听见汤文灿的话,周镇海和龙向廷皱了皱眉毛,而坐在中间的高胜蓝则不屑的点点头,显然是赞同汤文灿的说法。 “我看不好。” 刘十八犹豫了一番,决定将皮球再踢回去。 看不好,其实是一种礼貌的说法,言下之意是这东西不真。 “看不好?” 汤文灿一听,大怒道: “看这胎色,釉色润泽,一切工艺,都符合元青花的特征,有什么不对?你个穷小子懂个屁?” “汤文灿,你不要急,让人家慢慢说。” 龙老皱眉道: “告诫你很多次,遇事冷静。” “没错,鉴赏古玩的关键在于专注,不以物喜不以自悲,还是我来看看吧!” 高胜蓝笑笑,顺手拿起青花瓷盘,认真鉴赏起来。 周振海年纪大了,眼神却不差,看出刘十八有些本事,温言和语的笑道: “十八你说说看,这元青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刘十八有些不自然,几天之前,他还是普通的上班族,现在却成了家族传承的摸金校尉。 突然面对几个背景深厚的人物,换成谁也有一些异常。 不过,刘十八的心理素质不错,马上就调整了心态。 以前,对着这些非富即贵的人物,或者羡慕嫉妒恨。 可是在知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他的自信心也随之膨胀起来,没理由怯场。 这个转变,在瞬息之间完成…… 刘十八忽然间,变得神采飞扬,淡淡的看了面露不愉的汤文灿一眼,侃侃道: “这元青花,看起来的确精美品质完好,不过,据我所知元时期青花胎质中铁锈斑没那么多。 但是这件,在青花纹饰上却出现了原本不该出现的铁锈斑。” 接着,刘十八指着青花瓷盘,示意道: “这件青花瓷,胎体不仅杂质少,而且表面平整细腻。 我觉得,应该是用电动拉坯而成,所以,整体器形显得比较呆板。” 其实,刘十八纯粹是在瞎扯淡,他哪里学过什么鉴宝,完全是平时看书比较多的缘故。 这次,是在摸金铁牌的帮助下,提前知道青花瓷真伪的前提下,才反推其中的缺陷。 但是其中古怪,龙老等人却不清楚,自然当成是刘十八自己鉴定出来。 一番评点下来,汤文灿完全懵住,冷冷的看着刘十八,露出一脸的阴狠。 然而,周镇海与龙向廷两个老头,眼睛炯炯有神,却透出几分惊喜。 良久之后,高胜蓝才放下手中的瓷盘,叹气道: “他说得没错。” “小伙子眼力不错。” 周振海点头笑道。 高胜蓝则看了眼刘十八,再次推翻之前的印象,心中暗叹: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简单。 刘十八则看看一脸愤怒的汤文灿,又看看一脸诡笑的宁敏儿,猛的在头上拍了一下,暗暗怒骂一声: “原来老子才是最傻的一个,被你们几个老家伙当枪使?拉了汤文灿这小子的仇恨?” 龙向廷此时才指点道: “你看这盘子,做得实在太工整规矩,显得十分刻意。 元代的工匠,没有这样的水平,他们由于技术限制,不可能做得出来这样的瓷盘。” “混蛋,居然拿赝品忽悠我?” 汤文灿脸色青白,最后满面通红,破口大骂。 “东西不对,收起来吧。” 高胜蓝淡淡的说道。 评点结束,龙老才笑道: “买错东西不要紧,就算交学费,下次吸取教训就行。” “是的龙老。” 汤文灿有些垂头丧气道: “既然这件东西是假的,另外一件也不用看了,都是在一个人手上拿的。” “喝茶吧。” 周镇海适时说了一句,打消了汤文灿的一些尴尬。 周世达微微一笑,随手拿了块毛巾,执起滚烫的水壶,倒进开水,把几只茶盏烫洗一遍。 “咕……” 最后,周世达抬起水壶轻轻倾斜,一道水柱坠落,冲进茶盏。 受到热水的冲击,一丝茶末挂在盏沿上,聚而不散,这种效果,就是所谓咬盏。 一会儿,茶沫散去,盏中出现黄白色茶水,袅袅轻烟升腾,散发出丝丝茶香,让人心旷神怡,不愧是武夷山大红袍。 “周家小子,学过茶艺?” 龙老有些惊讶。 “没,只是偶尔冲冲,陶冶情操罢了。” 周世达笑道,继续冲泡茶水。 见自己的儿子得到龙老赏识,周镇海顿时笑道: “来,先品茶,然后我们再看看刘十八的宝贝。” “好。” 唯有汤文灿面色阴沉,阴笑道: “我看他能有什么好东西!” 汤文灿的话里,明显有嘲讽的意思。 无论是龙老,还是周镇海,甚至连高胜蓝,都没有搭理,一笑置之。 刘十八这时有些后悔,自己能够来这里算是财迷心窍。 自己的那两件东西极为不凡,不知道会不会生出什么变故? 刘十八捧起茶盏喝了两口,感觉这武夷山大红袍果然不凡,哪里好他也说不上,不过滋味确挺不错,喝过之后唇齿留香。 与此同时,周世达放下了茶盏,微笑道: “十八,把你的两件宝贝一起拿出来给极为前辈掌掌眼。” 见刘十八将一个红色的小布包轻轻放在桌上,不等他说话,汤文灿眼眸一转,率先说道: “能不能让我先看看?” “可以。” 高胜蓝看看龙老和周镇海,含笑点点头。 汤文灿的小心思路人皆知,不就是想找回场子,恶心刘十八么? 得到允许,汤文灿连忙伸手把布包打开,一只精美的冕冠和白玉腰佩,呈现在众人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