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美人计和过墙梯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78章 :美人计和过墙梯

第二天,刘十八早早起来,给宁海东打了个碰头的电话。 宁海东早就买好了上午十点去莫斯科的机票,在别墅大厅等着刘十八。 洗簌一番,刘十八检查了一下摸金令中的次元空间中的一些物品,慢慢恢复的人形太岁,一堆生物源体病毒结晶,还有罗战,孙文明的尸体等等。 刘十八顺手,将一把97式手枪和三百发子弹也放了进去! 刘十八走到宁敏儿房间门口,给宁敏儿道别。 郑伟达,别离,罗钢,路小林,祝英台,艾连胡,田明建,鼻毛,梁山伯,木渔舟等人,被叫到一起,刘十八安排别墅中的一些事。 这次去莫斯科,刘十八打算谁都不带,就带秦大一个人。 要是暴风战舰中的那个妖物恢复的话,倒是可以将暴风战舰带去俄罗斯。 最后,暴风战舰具体操作,便交给了郑伟达,罗战身上留下的二级源代码,也交给了他! 刘十八心中还有些不安,他不确定曰本人会不会再来,他们都是一帮无孔不入的苍蝇! 要是没有这一行人,还有老黑和碧眼固守别墅,他哪里安心的远赴莫斯科呢…… 安排好一些琐事,亲昵的拍拍老黑和碧眼的脑袋,刘十八和秦大两人上了宁海东的吉普车,往京都国际机场赶去…… 刚进机场大厅,老远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郑丽媛,可以说,青春靓丽的郑丽媛,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 十个男人绝对有九个一眼看到她,另一个不是瞎子就是高度近视。 站在郑丽媛身后的,是一脸阴沉的宁卫国! 看到宁卫国的脸色,刘十八就知道郑丽媛的到来,给他带来了一丝不爽! 看到刘十八这么晚才过来,郑丽媛颇有怨气,她这么一个大美人独自站在这,就像一块金子丢在路上,不引人注目才怪。 前来搭讪的帅哥靓仔,富二代不知凡几。 “我说你,敢不敢快点?” 对刘十八,郑丽媛一肚子火,她也没想到,这次去莫斯科,竟然是自己陪着去。 “没法,昨晚被拉苦力了。” 刘十八哭丧着脸! 哄女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干脆实话实说得了,爱咋地咋地,反正老子和你没关系…… “行啦,你话别太多,男人有男人的事!” 宁卫国听到女婿昨晚在辛苦耕地,得意洋洋的摆摆手,慢慢走到刘十八面前站住。 刘十八很恭敬的叫了声: “伯父!” “嗯!具体的事你也知道了,上面派遣华夏总理的秘书郑丽媛小姐,陪你走一趟,在那边联络的事,都由她来处理。” 宁卫国看着刘十八淡淡说道。 刘十八的目光微微在郑丽媛的脸上注视了一会,微笑道: “郑小姐,幸会!” 郑丽媛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眼中甚至还有一丝愤怒! 过了几秒,郑丽媛才在宁卫国的目光下应道: “真是年少有为的海军中将,难怪把敏儿这丫头,迷得神魂颠倒。” 刘十八一愣,看了看宁卫国心道: 怎么这一位,也一股子酸味? 我招谁惹谁了? 宁卫国见状,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将手一挥道:“好了,别婆婆妈妈,国家使命最为重要,时间不早,你们……去吧!记住,别乱搞……” 刘十八闻言,翻了一个白眼道: “那我就不矫情,走了之后,别墅的安全还要您和海东费心,其中的重要……您懂的。” 宁卫国皱眉,轻轻点点头,然后转身往机场外走去,背影有些孤独,有些迟暮…… 刘十八眼中仿佛还有另外的错觉,好像宁卫国的背影中,还带着一丝沉闷的悲壮…… 沉默的站了一会,宁海东对着刘十八挤挤眼珠子,也告辞离去。 “好了,赶紧走吧!” 郑丽媛古怪一笑,转身往登机口走去…… 秦大微微迟疑,看了看刘十八的背影,也坚定的跟随上去…… 前往登机大厅的路上,郑丽媛娇声向刘十八绍着莫斯科苏富比拍卖会的情况。 在一个礼拜前,郑丽媛就通过朋友,预约了莫斯科苏富比拍卖行一位鉴定师,订下了拍卖曰程。 莫斯科苏富比拍卖行的这次拍卖会,邀请了各国顶级富豪,可以说是一场重量级的拍卖会。 拍卖会上,会有一件十分贵重的华夏国宝拍卖,拍卖行并没有放出多余的消息,只是在外界流传甚广。 估计,这是拍卖行的一个手段,消息应该可靠。 至于那个十九号箱子,只能说是临时加上去一个预约拍品,能不能上台拍卖还难说。 至于十九号箱子里面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这就是所谓的店大欺客…… 十点,飞机准时飞上了蓝天…… ……………… 飞机在云层中飞行,刘十八坐在窗边,出神的看着一望无际的云海。 刘十八脑子里胡思乱想,旁边的郑丽媛,出奇的没有打扰他的沉思。 不知不觉中,飞机跨越数千里,来到了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这个美轮美奂的伟大城市…… 出了机场,郑丽媛才问道: “一路上在想什么?” 郑丽媛也有点郁闷,虽然这次不是自愿来莫斯科,但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大美女吧? 这家伙,一路上竟没有和自己说一句话,这让郑丽媛感觉,自尊心严重受挫…… 同时,郑丽媛心里又有点小小的自得和恶搞! 郑丽媛心道: “你要是知道了自己和宁敏儿的关系,会怎么样呢? 严格说起来,自己和宁敏儿就是闺蜜,只不过当年在京都,喜欢争风吃醋罢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宁敏儿赢了……” 同时,郑丽媛又想起了华夏一号说过的话,脸上不免有些羞红。 一号是不是疯了? 竟然要自己勾引这小子挖掘一下他的秘密? 他可是你正儿八经任命的海军中将啊! 郑丽媛同时也明白,她无法抗拒,一切为了华夏…… “感叹人生无常!” 刘十八的脑袋呈现四十五度,仰望莫斯科的天空…… “才二十来岁,就开始感叹人生了?” 郑丽媛冷眉嘲笑。 “起码,我也有二十多年的人生去感叹不是么?” 刘十八不在意的笑笑。 “嗯!挺有哲理!” 郑丽媛认真的点点头,看了看怒目瞪着自己的秦大,转头笑道: “我只希望这辈子活得精彩就好……” “想开心很容易,想精彩!难!” 刘十八想起了宁敏儿和别离,她们跟着自己,注定会有一个精彩的人生吧…… “行啦,先去酒店,然后姐姐我带你逛逛夜晚的莫斯科。” 郑丽媛适时的打断了刘十八的心思。 刘十八点点头,扭头看了看鼓着眼珠的秦大,猛的拍了一把他的肩膀笑道: “秦大,那个曰本娘们,味道如何?” “硬了一点……” 秦大一脸严肃,那神情,仿佛在说国家大事一般…… “你们在胡说什么?那山本小英后来检查凄惨得很,缝了三四针……” 回应的,却是郑丽媛一记风情无比的白眼。 那眼神,勾得刘十八的心扑通一跳! 这女人,真的好勾人…… ……………… 皇家奥罗拉万豪酒店,这间酒店位于莫斯科中心地带,邻近世界闻名的红场和克里姆林。 酒店紧邻购物广场,云集多家精品店及餐厅,步行街。 刘十八和好奇东张西望的秦大一块,悠闲的看着郑丽媛操着一口流利的俄语,和前台服务员对话…… “订一间豪华大套间。” 郑丽媛有点郁闷的说道。 她忘记了这次莫斯科苏富比拍卖会的盛况,导致酒店的房间大部分都被预约。 看来,只能三个人挤在大套间内了。 “好的,请出示您的护照,我们需要登记一下。” 不得不说,莫斯科这边的酒店服务员颇为讲究素质,这个前台洋妞的笑容那么亲切,不是那种公式化,看起来很僵硬的那种。 不过,这服务员看刘十八和秦大的眼神有些古怪,估计想到了什么两男两女的不良活动。 登记后,郑丽媛拿着房卡在服务员的指点下往电梯走去,刘十八,秦大也随之跟上。 “郑丽媛,那前台洋妞,看我的眼神怎么怪怪的?” 刘十八好奇的问道。 郑丽媛白了刘十八一眼,没好气道: “能不怪?大套间里面,就一张床!” “哦?” 刘十八顿时愣住,自己肯定不能和秦大这家伙一起睡。 但是,也不可能和郑丽媛一起睡,看样子今晚又便宜秦大了。 让秦大和郑丽媛一起睡床,自己睡沙发! “难道你想我和他睡一张床?你睡沙发?” 郑丽媛瞪了刘十八一眼,他的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 “额!我和你睡好了。” 刘十八赶紧说道,面色微红。 “美得你!” 郑丽媛一甩头发,扭头过去不再理刘十八,不过那微红的脸,也说明此时她的心情,可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郑丽媛清楚的记得,某人对她说过什么:只要他需要,你就给他,只要他为了国家,拿出真本事…… 乘电梯到十六楼,三人来到那间大套间门口。 俄罗斯的酒店和华夏有些不同,完全是两种风格,但真心说起来,却还是莫斯科的显得更加美轮美奂。 秦大提着两个行礼箱进了房间,郑丽媛毫不注意形象,一下跳到柔软的沙发上。 沙发够大,足够躺四五个人,也不知这设计者是什么心理,沙发为啥做得辣么大? 刘十八古怪的看看秦大,笑道: “秦大,看来今晚咱俩得睡一块,这里就一张床!” 秦大连连摆手,看了看郑丽媛,捏着鼻子道: “俺睡沙发就好了,主人和郑小姐享受那张大床!” 刘十八嘴一咧道: “床是郑丽媛的,我和你睡沙发。” 秦大闷闷的瞅了郑丽媛一眼,眼神有些不善…… ………………………… ps:下午5点,不见不散!首先声明,刘十八不是花心大罗卜,担心变成种马文的,是多余的想法! 偶尔的调剂,更显真实的人性罢了,勿要多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