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男人一定要耐磨、耐持久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77章 :男人一定要耐磨、耐持久

夜渐深,从宁家出来,已经到了晚上零点后,刘十八被宁海东开车,送到离别墅不远的地方。 再去宁家之前,郑伟达和别离就单独回到了别墅,唯有沉默寡言的秦大跟随着刘十八,保护他的安全。 走在通往别墅的小道上,不时会看到一对对偷嘴的情侣,躲在偏僻的暗处幽会。 刘十八和秦大的路过,总会惊起一对对野鸳鸯…… 最终,刘十八走到别墅群中间位置的那个湖泊边,静静靠在一张满是露水的长椅上! 月华倾泻下来,将周围渲染上一层霞辉,湖面水波荡漾,显得宁静而清冷。 “叮叮……” 这时,手机响起来,刘十八拿起一看,是宁敏儿打过来的,她的照片在手机屏幕上不断闪现。 刘十八微微一笑接通了电话道: “这么晚还没有睡觉?我在外面散步,一会就回来,你先睡觉别挂念我。” 电话那头,传来宁敏儿清脆悦耳的声音: “是啊!人家挂念你了,不光是我,还有别离……” 一股浓浓的酸味,扑面而来…… 电话那头的宁敏儿却神色自然,微笑着继续问道: “这时候,你该不会和什么美女在幽会吧?我听我哥说,他看见郑丽媛了……” “咦?我正在别墅不远的小湖边,旁边真有一个大美女。 要不你和别离一起过来,我们一起畅谈人生理想咋样?” 刘十八哈哈一笑,岔开话题! 那个啥,郑丽媛,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吃的哪门子的飞醋…… 今天的事,让刘十八十分郁闷,不过却也有意外的收获…… 秦大这家伙春风一度,在山本小英体内,埋下了生物病毒的种子…… 听到宁敏儿的声音,刘十八感觉心中的不快愁绪,一下子烟消云散。 “哼!” 宁敏儿冷哼一声道: “刘十八你敢骗我?不然我过来掐死你,让你贫嘴,哼哼……在你身边的是谁?” 宁敏儿在电话那头,威胁道! 刘十八呵呵一笑,他能够想象得出,宁敏儿在电话那头,应该握着拳头在比划,没有一点可怕之处,反而显得十分可爱。 吃醋是女人的天性,这一点肯定改不了! 不光如此,别离也在边上张牙舞爪吧? 别看这小娘皮平时冷冰冰,其实,眼里一样有一团火…… 但,刘十八知道,这团火不能碰…… “好了!我一个人在考虑明天去俄罗斯的事,没你想的那样。” 刘十八赶紧扯开话题,不能在男女事件上多纠缠,否则玩笑开大了就不好了。 否则越描越黑,总不能睡客厅,或者独睡空房吧? 宁敏儿呵呵一笑道: “今天很开心,没有想到我爸和爷爷,今天竟然会过来看我。” “的确是很高兴……” 刘十八苦笑一声,他说的高兴,自然不是宁敏儿的高兴! 不过他也知道,今天宁海帆和宁卫国找自己谈话的事,宁敏儿一定还不知道,于是问道: “你爸爸和你爷爷那两个财迷,对你咋说?” “没说什么,就是让我多小心一些。” 宁敏儿说话间,情绪有些低落,随之就恢复了。 刘十八有些诧异,看样子那两个老东西,没有将见面的事,告诉宁敏儿? 真是奇怪…… 想到这,刘十八忍不住小声调侃宁敏儿,弄得电话那头的某人面红耳赤…… 刘十八没打算告诉宁敏儿自己要去俄罗斯,免得她担心。 “好啦,你还不回来,我都困了……你今晚……” 电话那头的宁敏儿感觉说这些,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微一红! 宁敏儿瞟了一眼身边同样面色恼怒的别离。 再一想到在早上在大床上射墙的一幕,宁敏儿更加羞恼。 刘十八回过神,嘿嘿一笑道: “我马上就回,说实话,我真希望就这样守着你一辈子! 不,是永远都这样看着你,直至天荒地老。” “人生在世,一辈子就好,哪里来的什么永恒!你又在乱说话。” 宁敏儿在电话那头有些感叹。 “一辈子太短,是生生世世才对!” 刘十八呵呵一笑,却在心中喃喃自语: “谁说不能够永恒?只要生物病毒和人形太岁上有惊人的突破,那就说不定了。 母亲玉漱不是活了两千年了……” 自然,后面自语的话,宁敏儿不会知晓。 默默的在湖边暗自修行了一会,刘十八感觉没啥效果,不禁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自己真不是什么武道奇才! 想到这,刘十八不由想起了和宁敏儿早上的糗事,还有她刚才的暗示: 你还不回来xx,我都困了…… 明儿个就要去俄罗斯,今晚就满足敏儿一下,男人嘛,再苦再累,责任田的粮也要交的…… 俗话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这话很有道理…… …………………… 心中满怀期待,回到别墅的刘十八走进浴室洗了澡。 然后,他披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穿,偷偷摸摸往宁敏儿的卧室摸了过去…… 本以为,宁敏儿等不得,已经先睡了,没想到宁敏儿也穿着一件白色浴袍,半躺在床上发愣。 看见刘十八进来,宁敏儿直接翻了个白眼,嗔怒道: “你来我这做什么?你这几天都陪着别离那个小妖精。” 这不得了,刚才还在暗示自己,一会就翻脸了…… 刘十八什么话都没说,慢慢坐在宁敏儿身边,揽着她的肩膀,在耳边轻声道: “我想……要你,敏儿!” “再别弄墙上了,我好不容易才擦掉……” 宁敏儿娇嗔的咕哝一声,张开双臂很自然的和刘十八拥在了一起…… 长夜漫漫,刘十八不着急进攻,可以慢慢享受! 男女之事,享受的过程才是最美的,如果直奔主题的话,和自撸有什么区别? 双臂用力的将宁敏儿拥了一下,感觉她的身子渐渐酥软。 于是,刘十八轻轻吻着她的脸、她的脖子,一会儿,两人的喘息声,逐渐大了起来…… 宁敏儿也不由自主的亲吻着刘十八,身上沐浴后的体香,渐渐刺激着某人的神经。 刘十八亲吻着宁敏儿的双唇,强硬的将舌头挤入她的唇齿之间…… 轻柔的对娇嫩的舌尖反复吸允,纠缠着,两人同时透出一份渴望…… 刘十八不禁在心中暗赞:真是极品女人…… 还是天下少有的命师…… 两人结合的时候,命运应该完全的绑定在一起了吧? 接下来,刘十八一只右手放在宁敏儿后背上不断来回抚摩,慢慢的…… 慢慢的向下探索…… 那只无所不能的手,放在宁敏儿翘起的嫩臀上,隔着睡衣来回揉捏…… 抚摸着! 刘十八轻轻的用手,将宁敏儿的嫩臀使劲抓起,又轻轻放下,就这样不停的揉捏。 中指,在她的凹沟里感到一阵热浪…… 轻笑一声,刘十八知道宁敏儿已经动情,于是将手慢慢从后面穿入。 首先,刘十八感觉到宁敏儿今天穿了一件很紧身的小底裤,把嫩臀包得好紧。 那支咸猪手,慢慢向下划去,中指穿过她的禁地,再向下,中指已经可以抚摩那个娇嫩的凸起…… 无耻的刘十八,慢慢在禁地及嫩臀之间来回摩擦,使得宁敏儿将身体前挺,用以逃避刘十八中指的无情侵略。 同时,刘十八另外一只手漫游到胸前,在外抚摩了一会后,从下面伸进睡衣,从下向上抚摸宁敏儿的一双火热坚挺…… 说实话,宁敏儿的真不错,一只手还有点把握不过…… 刘十八看看宁敏儿微闭的双眼,听着她唇齿之间发出的呜咽,坏坏一笑…… 伏下头,刘十八用嘴轻轻含着一个粉红凸起,用舌尖轻轻的搅动着…… 这时的宁敏儿喘息着,瘫软在刘十八身上,任由他抚弄把玩…… “呜……呜” 宁敏儿娇声呜咽着,扭捏着身体想要挣脱刘十八的双手,可是那种刺激,让她无处可逃…… 宁敏儿酥软的身子,突然挺直起来,双手紧紧搂住刘十八的脖子,使劲夹紧双腿,身体不住颤抖着,轻声的呜咽声渐渐高昂,变成狂放的尖叫…… 整个别墅,被一种震耳欲聋的靡靡之音侵扰着,还没有睡着的一行人,不由得同时瞠目结舌…… …………………… 经验老道的刘十八清楚,每个女人叫~床的声音不一样! 有享受型:就是那种哼哼唧唧…… 也有闷骚型:就是那种你怎么做,也不会叫出声的;这种女人后劲足! 足到把你榨干,让你直接跪…… 还有一种比较常见,就是痛苦型:享受的时候一脸痛苦表情,其实内心却雨里雾里,极端享受! 还有说教型女人,这种就少见了:一边做,一边絮絮叨叨。 一般,这种说教型,基本属于良家型,非人妻叫不出来…… 宁敏儿的声音,却是最特别的一个,属于那种狂放型,根本不担心被别人听到! 刘十八和宁敏儿磨了那么久…… 情到深处…… 估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来爱你了。” 宁敏儿某处不停的收缩着,喘息着,竟然就这么到了…… 刘十八自嘲的想着…… 真是快啊,女人就这点好,来得快去得快…… 去了之后来得更快,一次又一次…… 不像大部分男人,两枪跪! 当然,刘十八不在此列,他可是要一枪挑破天下无敌手的摸金校尉! 男人一定要耐磨,耐持久,收放自如…… ……………………………… ps:明早7点,不见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