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74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就在这时,公路后方,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 刘十八眉头一皱,转头看去,却发现一排警车正急速赶来。 “郑伟达,别离,注意安全。” 说罢,刘十八咧着嘴,无奈朝远处黑暗中诡异的吼道: “秦大,加把力!有人来了……” 别离闻言脚步一滞,面色发白指着刘十八怒道: “无耻之徒!” 刘十八直接无视发飙的别离,一把提起黑田经久和初升原野两人,交给郑伟达看管。 回身,刘十八将赵千均和他的警卫史文恭提在手中,藤野三郎则在先前的小车爆炸中断了气…… 随后,刘十八与郑伟达一起,静静等在原地。 因为无法判断来的到底是什么人,所以刘十八必须保证将最重要的人给抓在手中。 他不敢保证来的是什么好人,哪怕是警署的人也不能相信…… ……………… 过了一会,十几辆警车和两辆防爆车便停在了三十多米远的地方。 出现在眼前的,有几十个荷枪实弹的警员,其中看警衔,有一个警督,大约四十多岁。 警督的后面,跟随着一个年约六十左右,两鬓斑白,气势不凡的老头。 老头一双阴沉沉的眼睛,死死盯着刘十八手上的赵千均。 跟在老头后面的几十个手拿的警员,下车直接端着枪对准刘十八和郑伟达两人。 跟在老头后面的那位警督,是京都的一个副局,看见刘十八,愣神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顿时开口道: “这不是在国术馆比武的那位刘先生么?你怎么在这?这是做什么?” 听见这位警督的话,刘十八眼中精光一闪,这家伙是文玉龙? 先前在国术馆见过,和陈震南说话的那个警督…… 刘十八含笑道: “呵呵,原来是文局长!没事,我开车回别墅的路上,碰见抢劫了!” 等刘十八说完,站在老头身边的文玉龙也接过话头道: “我们警局接到消息,说有曰本友人在路上被人抢劫,这……” 这时,文玉龙也觉得有些不对,轻轻分开防爆盾,从众人后面走出来,严肃的脸上泛起无可奈何的笑容道: “刘先生!你我是知道的,有事好好说,你看,你怎么能拿枪呢? 我现在命令你,马上放下手中的武器,等候警局的调查处理。” 这时,站在文玉龙身后,躲在防爆盾后面的老头抬起头注视着刘十八,目光中满是冰冷。 这老头,虽然穿着一身简朴的中山装,但身上却有一股淡淡的威势溢出。 听见文玉龙满嘴义正言辞,老头子眉毛皱了一下,轻声道: “既然是拦路抢劫,还是抢劫的外国友人,并且,这两人还拿武器对抗。 文局长,你看是不是可以直接下令抓捕,或者就地击毙?” 刘十八的底细,文玉龙是知道的,那是宁家的女婿,曾经打断费家纨绔的腿。 不说别的,宁家他文玉龙惹不起,就算你现在是京都的市长,只怕也动不得吧? “啪……” 正在这时候,一声肉打肉的响声,清脆无比的传过来,让在场几十个警员和文玉龙,目瞪口呆。 在京都地界,敢打赵千钧一耳光的人可不多。 刘十八满脸冷笑,看着一脸道貌岸然的老头说道: “想来这位是……我手上的这位赵千钧的上级吧? 你连脸都不要,就这么急着杀人灭口?” 悴不及防下,一个大耳巴子甩得本来就受伤颇重的赵千钧眼冒金星。 顿时,赵千钧也不管是什么境地,危险不危险,开口叫道: “你……你他吗敢打老子?你知道我是谁不?好大的胆子。 一个臭刁民,还敢对老子动手,你相信不相信我爹崩了你,你都没地儿说理?” 赵千钧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咆哮起来,脸色涨红,进而发青,脖子涨得要爆炸的样子。 接着,赵千钧满头汗珠,满嘴都是白沫,最后满面恶毒的看着刘十八,再转头看着那个一脸担忧的老头叫道: “爸,赶紧下令开枪,打死这家伙,竟然羞辱我,坏了我和曰本人合作的生意。 京都市的市长,赵庭云冷冷看着自己的脑残的儿子,对他刚才的话直接无视。 这小子脑残了?和曰本人合作的事,怎么能放到台面上说? 没见这市局的文玉龙,还在边上虎视眈眈? 人家四个人,抢劫几十个人日本人? 谁信! 事情真闹大了,出事是小,自己官位不保…… 一时间,场面瞬间冷场! 警队的警员一看文局皱着眉头没说话,但那赵庭云父子,他们还是认识的。 这赵千均前段时间,刚接替康德就任京都警卫师的师长,乃是实权人物。 而他的父亲赵庭云,也是华夏八大常委之一,要不是年纪大了,极有可能更进一步…… 赵千均,平时也算京都大大的老纨绔,有他爹赵庭云和费立国撑腰,还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一干警员,纷纷举枪对准刘十八和郑伟达,别离三人。 说实话,京都的警员素质也不会比地方的高多少,抓抓小赌,弄点零花钱还行,真和悍匪真刀真枪近距离干架,他们心里也没底。 警员们拿的是轻型冲锋枪,虽然也算华夏国先进型号,但在近距离,绝对不是刘十八和郑伟达手上那种半自动大口径九七式手枪的对手。 那手枪,可是正儿八经的军用手枪。 再说转来,人家四个人,就把这么多曰本人干翻了,现在手上还枪,岂不是更加要命? 但,上级的命令也不能违抗…… 刘十八听见赵千均叫嚣,不由愣了一下,苦笑道: “走眼了,没想到这位还是赵师长和赵美仑的亲爹,赵庭云老爷子? 俗话说得好,上阵父子兵,果然诚不我欺……想抓我,先问问我手里的枪愿意不愿意!” 一时间,整个场面上的火药味顿时升级,只要一方擦枪走火,就是大规模的火拼,死伤肯定惨重! 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场景。 “好大的胆,都给我把枪放下!” 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喝。 听着传来的呵斥声,赵庭云脸上隐隐掠过一丝怒色。 自从他登上京都市长这个位置,还真没什么人,当着他的面,这样说话! 转头一看,赵庭云和文局长两人不禁同时楞住,从几十名警员身后走来一男一女。 那女的,赵庭云和文副局肯定认识,女人是华夏副总统郭怒的贴身秘书,郑丽媛。 而那精神奕奕,满脸威压的男人,则是华夏总统府的警卫队长。 “赵市长,没想到你最近越混越好,官威更甚,这位刘十八是华夏军队的重要官员。 不知道出了什么要不得的事情,需要大动干戈?” 郑丽媛看看赵市长涨红的脸,风轻云淡的问了一句。 说完,郑丽媛还妩媚的瞧了刘十八一眼。 刘十八浑身冒出一层鸡皮疙瘩,这老女人的眼神好可拍…… 这一切,都被警督文玉龙看在眼力,还愣了一下! 文玉龙疑惑的看看身边玉娘半老,瞪着一双美目,瞧着刘十八的不眨眼的郑丽媛。 然后,文玉龙艰难的从喉咙里憋出了一口气…… 这刘十八来头也不小,难道还真是个海军中将? 华夏的将官里面,好像没他的编制啊…… 说实话,文玉龙对刘十八能勾上宁家的千金宁敏儿,已经十分的佩服。 没想到,还勾上了这位“爷”:郑丽媛! 郑丽媛是谁? 京都圈里面的人,谁不知道? 和宁敏儿一样,都是曾经丧夫的少妇,都是华夏国顶级大佬家的千金小姐,一个比一个猛! 刘十八这小白脸当得真有水平! 想到这,文玉龙的一双小眼,忍不住发出一丝羡慕的光芒…… 刘十八则瞠目结舌,莫名所以的瞪着郑丽媛,又看看文玉龙,心中暗骂: “这郑丽媛,劳资不认识啊……” 这郑丽媛和宁敏儿两个小寡妇,都是几年不回家,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子。 要说当年京都四大女纨绔,还有谁是宁敏儿和郑丽媛的对手? 一般人家,哪里惹得起? 这尼玛还要不要人活了? 宁敏儿的爸爸是军区司令员,郑丽媛的爹是华夏总理…… 这年头,有一个牛逼的爹就是好! 同样的,能搭上牛逼爹的女儿,则更加好…… 刘十八瞪着一脸羡慕的文玉龙,又看看满眼妩媚的郑丽媛,哀嚎一声: 老子绝逼不认识这老女人…… …………………… “其实事情是这样,我和郑伟达从国术馆出来准备回家,然后碰到曰本人拦路,接着……” 当即,刘十八将曰本人半路拦截的始末,仔细说了一遍! 清清楚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一遍…… 一开始还好,随着刘十八越往后说,京都市长赵庭云的脸色越是难看。 一直说道,史文恭和赵千均说的一些悄悄话都被翻出来: 比如,怎么勾结曰本人,如何去宁家抢夺战斗机,如何绑架宁敏儿,怎么“合作”。 包括,某个老东西,怎么捞钱玩女人,准备移居海外等等…… ………………………… ps:下午5点,不见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