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公路血战、全灭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70章 :公路血战、全灭

“冲过去!” 刘十八的镇定,给了郑伟达极大的信心。 闻言郑伟达暗暗点头,神色肃然,双眼微眯,在对面射来的强光中,他努力分辨对方车与车之间的些许缝隙。 而这,是唯一的机会…… 其实,光听发动机的轰鸣声,就完全可以判断对方的车速。 那种听声音辨别车型的本事,刘十八没有达到,但郑伟达明显已经判断出来,只听他轻声道: “别离俯下身护住舰长,秦大摇下车窗,撞击的时候,瞄准车胎射击。 子弹射完,你面前的后座杂物袋里有备用的弹夹。” 对方车速很快,在如此高速下,对面的车与车之间不可能真的靠得太近,前后两排,也不会靠得太近,这是必然。 心中有了这个判断,郑伟达果断再次加速,眼中闪过一丝凶悍,沉声道: “大家坐稳!” 旋即,郑伟达猛然一踩油门,奔驰轿车仿佛一道离弦的箭,瞬间疾驰而去。 郑伟达的意图很明显,就要用奔驰轿车的本身重量,强行撞开一条路。 要知道,加长的奔驰,本身底盘重量就有三吨,不是一般的车能比拟的。 刘十八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眼中杀机凛然…… 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埋伏在这的人,显然早有准备,所以可以肯定,绝对是曰本人。 刘十八在心中冷笑,不怕你们不来,怕的就是他们一直隐藏在暗处不出来! 既然来了,就一切都好办,你死我活罢了! 双方车速极快,只不过是眨眼功夫,就已经相距不到百米。 而这时,刘十八也看清了对方的位置和阵型,前面一共有七辆车。 其中,有三辆越野在前面,后面跟着三辆轿车,在不断填补前面三辆车中间的空隙。 而最后面,也有一辆轿车,在黑夜中看不清楚是什么颜色,也不知道是什么车牌,应该就是这次行动的首脑! 郑伟达再次大喝一声道: “坐稳!” 旋即,郑伟达猛然拨动方向盘,大奔瞬间急转,直接迎头朝对方最中间的一辆越野车撞去…… “轰!”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目标车辆,竟然会如此疯狂,短短一百米的距离瞬间就到,目标车辆竟突然发疯般直撞过来! 同归于尽的节奏? “刹……” 中间的这辆越野车在踩下急刹车的一瞬间,郑伟达忍不住笑了。 对方胆怯了,不敢与自己拼命!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砰!” 一声巨响,突然在前方响起。 下一刻,第二排的一辆轿车,瞬间撞在那辆急刹车的越野后面,旋即车尾一摆,跑到了另外一个车道上。 “漂亮!” 刘十八暗赞一声,郑伟达好棒的车技! 急刹车响起的同时,郑伟达再一次拨动方向盘,猛然抖动。 “吱……” 大奔在郑伟达的急速操控下,居然出现一个短暂的漂移,看起来略微有些笨重的大奔,直直向右平移了三米的距离。 “嗖……” 两车交错,郑伟达开着大奔,与中间那辆急刹车的越野车,堪堪擦肩而过。 如果有慢镜头回放的话,就会看清楚,大奔左边后视镜,与对方中间那辆越野的后视镜,中间只有短短几公分的距离。 在这一瞬间,秦大手中的手枪,隔着车窗发出了清脆的怒吼。 “砰砰砰!” 三枪点射,那辆擦身而过的越野当即一个侧翻,滑进路边,冒起了浓烟。 郑伟达开着大奔,轻松穿过前面两道防线,然后与对方第三排那一辆轿车交错而过。 在那一刻,刘十八目光凌厉,看向那辆轿车内…… 那辆轿车的后排,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这男人在交错而过的一瞬间,凶狠的眼神朝着刘十八看来。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微冲,旁边还放着一把武士刀! “初升原野!” 刘十八眼神一凛,怒骂一声,果真是曰本人? 初升原野不就是被自己一脚踢晕的那个曰本兵? 郑伟达也听到了刘十八的骂声,暗暗冷哼一声,脚下猛踩油门,车速猛然飙升,瞬间和后面的车交错而过,拉开距离。 从郑伟达开始逼迫对方中间一辆越野急刹车,到他完全冲出对方封锁线,整个过程虽然说起来复杂,实际上仅仅短短几秒的事。 因为双方车速实在太高,眨眼间,双方就已经交错而过,并且秦大还抽空击毁对方的一辆车。 刘十八看了看身边仍然强装恬静,靠着自己的别离,不由古怪一笑道: “没想到,别离竟然有晕车的习惯。别怕,我保护你……” 别离冷哼一声…… 郑伟达则在驾驶的同时,听见刘十八的话,翻了个白眼,心中忍不住喷了刘十八一脸,暗道: 别离这女妖怪要你保护? 她保护你还差不多…… ……………… 曰本人的七辆车,除了被撞翻一辆,用手枪击毁一辆,以及停下的那一辆车外,其他四辆车全部急刹车。 而这时,郑伟达驾驶大奔与他们已经拉开数百米的距离。 随后,郑伟达持续加速,等对方调过头来,只怕已经远去几公里以外了。 但郑伟达面色凝重,回头道: “越野车的车速比我们快,不一会就会追上来……” “停车。” 刘十八冷冷说道。 郑伟达闻言将车刹住,刘十八解释道: “郑伟达,你和别离下车藏好,车给我,我和秦大留下,他们的目标是我。” “小主人?” 一向镇定的别离,终于惊呼出声: “你留下做什么?” “快走!” 刘十八低喝一声道: “别耽误时间,你和郑伟达在暗处狙击他们。” “哦!” 别离也知情况紧急,片刻之间对方就可能追上来,所以也不在坚持,而是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你……千万要小心!” 临走前,冷酷的别离还是忍不住叮嘱了刘十八一句。 随后,郑伟达也快速下车,深深看了眼刘十八,快速带着别离跑开隐入暗处…… 看着后面越来越近的车灯,刘十八神色渐冷,狞笑道: “小曰本!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号称视死如归的曰本武士,究竟怕不怕死?” “秦大,如果待会见机不妙,就立刻往郑伟达和别离的方向遁走。 在地面上,在暗处,凭借你和别离的手段,杀他们如杀狗一样。” 刘十八淡淡交代秦大。 憨憨的秦大立刻道: “主人不走,俺也不走。” 刘十八赞赏的一笑,秦大是个憨厚人,说过的话不会忘记。 如果是路小林那家伙,一定会大义凛然的说,要共同进退,怎么会抛下你?反而还没有秦大说的几个字听起来顺耳。 但,经历过秦始皇陵探险那一遭的刘十八,却知道,其实同生共死不难,难的是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 有时候,舍弃同伴独自逃生,也不是一件多么耻辱的事,而是比死更艰难的决定。 关键,要看他做出这个选择的动机如何。 很显然,秦大,他会在最合适的时候,做出最恰当的选择。 要是用通俗一点的说法解释,便是: 这家伙的脑袋被门板夹过了…… “主人,俺觉得这些人,未必有能力把我们逼到那个份上,徒手的话,俺一个能杀他们一群。” 秦大憨厚的脸,难得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刘十八哈哈一笑道: “好!我们这一次联手,让那些曰本人知道,我们华夏人,可不是那么随便让人揉捏的! 再说,他们的目地肯定是活捉我,不敢随意开枪,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山本小英,应该就是山本家族的人吧?” “没错,如果小看我们主仆两人,将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秦大闷声闷气道。 二人说话的时候,几辆车并没有再像刚才那般疾驰而来,而是缓缓靠近,速度不是很快。 “他们在等后面的车赶上来。” 刘十八淡淡笑道: “既然他们不敢单独过来,那么我们就主动过去会会他们!” 秦大握紧手中的手枪,又将自己的那把极为锋利的诡异古剑插在腰间,眼神发冷。 刘十八低喝一声: “坐稳,准备随时开枪!” “好!” 秦大低声应道。 其实,刘十八的车技非常的差…… 刘十八开动大奔,逐渐加大油门,车速很快便提了起来。 随后,刘十八双手把着方向盘,以极快的速度直奔对面冲去…… “轰” 油门的轰鸣在黑夜极为刺耳…… 双方近在咫尺,刘十八双眼紧眯,仔细的盯着对方的动静。 “又来这一套?” 对面,一辆黑色轿车内,身材魁梧的藤野三郎脸色阴沉无比,冷冷的盯着前方的那辆大奔,狞笑道: “真以为曰本武士怕死吗?” 藤野三郎随手拿起车内对讲机,声音低沉道: “加速,朝前面的车撞过去!” “哈依……” 对讲机内,传来整齐的应声! 旋即,所有的小车同时提速,直直朝前面的大奔冲去。 看速度和方向,一点没有规避的意思,显然要真的开撞…… 与此同时,魁梧的藤野三郎,对着对讲机补充了一句: “不要用枪,用武士刀,小姐说过,要抓活的。” “哈依!” “竟冲过来了?” 刘十八微微一笑,直直盯着前方,笑道: “秦大,枪法练得咋样?能不能打中对方?” 秦大立刻沾沾自喜道: “刚才不是打翻了一辆么。” 刘十八不由大笑道: “手枪给我,你刚才是近距离,做不得准。” “好!” 秦大立刻将手枪交到刘十八手上,其实手枪他还真不喜欢,还是手中的短剑比较顺手…… 刘十八放慢车速,将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睛眯着,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接着,他猛的按住车头大灯,往对面一辆越野车,驾驶员的位置照去。 “砰!” 刘十八右手掌握方向盘,左手伸出窗外猛然扣动扳机。 越野车的挡风玻璃,被击穿一个小洞…… 下一刻,只见越野车摇晃几下,旋即猛然一滞,转向撞在旁边一辆车的后面! 刘十八,一枪击毙了司机…… 前方车队顿时大乱,两辆车瞬间翻车,在地面发出刺耳的撞击摩擦声,火花四溅,看起来十分惨烈。 然而,刘十八却没有停手,而是快速将车减速,倒车,与此同时,手中扳机不断扣动,一颗接一颗子弹呼啸而出…… “砰砰砰砰!” 弹夹全部打空,刘十八才将手枪随手扔给秦大,而这时,前方的几辆车,已经彻底乱了。 那几辆车因为速度极快,所以即便翻车之后,车子依然不断往前翻转,看起来仿佛醉酒的醉汉,不断栽着跟头。 “主人,好枪法,都没见你练过!” 秦大赞叹一声,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刘十八。 平日都没见过刘十八用枪,哪来的枪法? 刘十八摇头笑道: “枪法?我说天生的你信不?你看到没有,对方还有一辆车没有动,恐怕那里面的人,才是正主。” “我们要不要趁机冲过去宰了他们?” 秦大面色狰狞道。 刘十八微微摇头,凝重道: “对方还有一个车队,很快就到!待会由你开车吸引他们,我下去和别离,郑伟达会和暗中狙杀,你会开车吧?” “俺和你一起去。” 秦大顿时紧张起来。 刘十八摆手道: “不用多说,这时候,一定要把对方正主给抓住,擒贼先擒王。 我估计,不是那什么山本小英就是黑田经久。” 秦大不说话,用力的点点头。 刘十八开始加速往前冲,几个呼吸间,大奔已经来到那几辆翻滚的车前。 “秦大,你开车,杂物箱里还有弹夹。” 刘十八低喝一声,旋即打开车门,纵身跃下,在地面翻滚几下,身影顿时消失在黑夜之中。 中间有几辆翻滚的车隔着,双方看不清楚对方,秦大直接将车灯关掉,暗暗隐藏黑夜中,开车怠速慢慢往前靠。 靠近了,惨叫声与痛苦的呻~吟不断响起,那车里的人显然还有活的? 为了以防万一,秦大快速将手枪压上新的弹夹,旋即继续靠近。 而这时,刘十八却已经神不知鬼不觉越过那些翻滚的小车,来到最后面那辆轿车不远处…… “八嘎呀鲁!” 看到前面那些车辆的惨状,轿车内的藤野三郎忍不住怒骂一声,咬牙切齿道: “一群废物。” 旋即,藤野三郎一摆手,对司机道: “后退,先与小姐汇合。” “咚……咚咚!” 车窗的玻璃被敲了几下。 藤野三郎下意识的转头看去,下一刻脸色剧变…… 只见一脸漠然的刘十八,不知什么时候竟站在车窗外,冷冷盯着自己。 很显然,刚才正是他,将车窗敲响。 几乎是下意识,藤野三郎急速提起旁边的微冲,要扣动扳机。 “嘭” 刘十八狂暴一拳,将车窗打碎,随即手一伸,一把抓住藤野三郎的肩膀,手腕一抖。 藤野三郎竟生生被刘十八从车窗内给拽了出来! 一脚踩在藤野三郎的脸上,在地面凶狠的揉搓着…… “唔……!” 藤野三郎闷吭不已。 “藤野三郎是吧?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看来你的记性很差。” 开车的司机这时才反应过来,用曰本话怒骂一声便想动手,就见刘十八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前面的车门被生生砸扁,那司机竟然被直接撞晕了过去! 至此,堵截刘十八的一个曰本车队,全灭! 但,更大的危机,在后面随之而来…… …………………………………… ps:本章直接两章合为一章,下午5点,我们不见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