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东陵大盗、暗夜围剿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69章 :东陵大盗、暗夜围剿

京都军事指挥学院的士兵和教官,不断大声说笑,高声庆祝,而曰方那边,却一片死气沉沉,如同死了爹娘。 曰本交流团的士兵看着快速离去的刘十八,眼神中既痛恨又恐惧,闪烁着丝丝阴寒。 对于这些眼神,刘十八直接无视。 不过是擂台上正常切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即便曰本人再怎么痛恨,也和他没多大关系。 刘十八本来就对曰本人没有好印象,自然更加不会在乎对方的想法,要打便打,不打滚蛋。 接下来的事,和刘十八一行人没有多大关系。 擂台打完,总要善后,表面上的水磨功夫还要做一些,再不待见曰本人,一些必要的慰问,在表面上军校还是要做一下的。 京都军事指挥学院这边的教官,以及几个学院领导,安排曰本人离开国术馆。 当然,在他们身后,免不了有华夏的士兵跟着起哄,一片嘘声。 日本人嚣张跋扈来到京都军校,如此狼狈不堪夹着尾巴离开,前后巨大的反差,看在华夏人眼中,实在太痛快,那种美妙的感觉,比撒尿还爽…… 一场沸沸扬扬的闹剧,就这么落下了帷幕,刘十八出手,震撼住所有人。 不光曰本人对刘十八痛恨,连华夏军校的士兵,也被刘十八那强悍的身手深深震撼,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不同。 刘十八严肃道: “一切结束,我们马上回别墅。” “痛快,确实要快些回去,很期待跟随舰长去海上大干一番。” 郑伟达哈哈大笑,仿佛头颈也不怎么疼了。 ………………… 而于此同时,曰本北海道小樽市,仍旧是那间豪华别墅。 书房内,满头白发的山本柳义上身笔挺的端坐在书桌后,面色严肃。 书桌前,伊藤盛景弯腰站在那,小心翼翼看着山本柳义不吭一声。 过了有三五分钟,山本柳义的面色才渐渐好转,端起茶壶喝了一口,双目中闪烁着狰狞的光芒。 “小英的伤势重不重?” 山本柳义淡淡的问道。 “还好,受了一点内伤!庆幸的是,任务完成,成功抢到了一架华夏最新的战斗机,正准备运送回来。” 伊藤盛景仔细的解释道。 “战斗机难道不能直接开回来?” 山本柳义古怪的问道。 伊藤盛景恭敬答道: “不能,好像需要什么启动密匙,很明显我们没有。” 山本柳义眉头一皱道: “随行的不是有电脑专家?难道还解不开密匙?” 伊藤盛景苦笑道: “很明显,那种华夏最新式的战斗机上,根本就没有电脑密码之类的东西。” 山本柳义愣了一下,缓缓点头道: “看样子,要运送一个大家伙回来,可不容易,尽力吧……” 接着,山本柳义目光一闪道: “二号在华夏潜伏了有三十多年了吧?这次肯定暴露了。 让她不要有后顾之忧,离开华夏去俄罗斯,查出那个神秘的箱子里面到底有什么。” “哈伊!” 伊藤盛景额上汗水沁出,对面的山本柳义浑身威压很足,面对他压力太大。 “那个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后来消失了呢?” 自言自语,山本柳义猛的站起来,来回度着步子,眉头紧锁。 看了看中年俺脑子咕哝着: “不惜一切代价,要得到那口箱子,让小英快速离开华夏,一起前往俄罗斯。” 听到山本柳义的命令,伊藤盛景双目一亮,接着应道: “将军,那箱子有什么特殊?需要给二号和小姐一些提示才好。” “嗯?” 山本柳义对伊藤盛景打断他有些不满。 “那是一口失踪了一个世纪的木箱,里面装的华夏清东陵被孙殿英盗掘的东西。 当时应该装载了有几百箱,而这口箱子的编号是十九号。 然后这口箱子神秘失踪,据说流落到了俄罗斯,而在这次拍卖会上,据说它又出现了……” 说到这山本柳义顿了一顿! 伊藤盛景小心翼翼看了看山本柳义,继续问道: “箱子里面是什么?” “谁也不知道。” 山本柳义淡淡的说道。 山本柳义看了伊藤盛景一眼,最后补充道: “挖地三尺也要得到这个箱子,另外我还需要得到刘十八身上的东西。” 山本柳义的声音充满怒气,冷冷的看着伊藤盛景。 伊藤盛景低头不敢抬头,轻轻答道: “已经安排好了。” “好,你去吧!” 山本柳义看着伊藤盛景消失,满面狰狞道: “属于我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抢走!” ………………… 回别墅的时候,依然是郑伟达开车,秦大坐前面副驾驶,刘十八和别离坐在后面。 从京都市区到郊外的小洋山别墅,要经过一段有些荒凉的公路,这里除了两边的路灯,几乎没有任何建筑物。 远远的,倒是可以望见些许高楼大厦,但距离公路,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刘十八的车经过这段路面的时候,公路前后,突然响起巨大的轰鸣声。 紧接着,前后各有七八辆轿车和越野车快速接近…… “吱……” 郑伟达面色严肃,忙一个急刹车,后面的车还有一段距离,可前面的车,却在逆行道上快速冲来。 公路中间是一排隔离带,想要调头或调转方向,已经变得不可能。 一时间,所有人都意识到,遇到了紧急情况。 “舰长,他们来了!” 郑伟达低声说道。 刘十八不由一愣,难道曰本人还不死心? 刘十八侧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别离! 这时,别离微微转头,淡淡的说道: “放心小主人,我不会让你出事,就算死,我也会陪着你!” 看着别离,闻着她身上飘出的幽香,刘十八冷冷一笑道: “确定是曰本人?” 郑伟达阴沉的点头,伸手在座位下摸出两把九七式手枪,递给秦大一把,说道: “我们一人一把,不要手软!” “知道!” 秦大阴着脸应道。 刘十八好奇的看着秦大道: “这玩意你会用?” “我会用,跟着那个叫田明建的学过几天!” 秦大镇定的说道。 刘十八鼓着眼珠,暗道: 才几天?能打到自己不? “都坐稳,今天来一场飞车大战!” 郑伟达却洒脱的哈哈一笑。 前面的车飞速逼近,郑伟达猛然一踩油门,双手快速转动方向盘,疾驰起来…… 发动机的轰鸣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尤其刺耳,郑伟达驾驶着大奔,再次开始加速。 前方约一里的地方,又有灯光分为前后两排,并排而来。 刘十八的眉头皱起来,心中凛然。 或许别人看不清楚,但他却一目了然,前面差不多有六道强光照射,而这公路是双向六车道。 也就是说,对方分成两排,一排三辆车,后面还有车交叉而过,足以将这条道路完全封死。 刘十八看了看后视镜,发现后面追来的车,果然也是这样的排列顺序。 很显然,对方要将前后路全部封死,就是要把自己等人堵在路中间。 前进,没有进路! 后退,同样没有丝毫可能性! 对方车辆有强光照射,使得郑伟达也无法看清对方开的究竟是什么车。 所以,想要冲撞过去,要冒极大的风险。 但,现在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如果现在立刻下车,往两边分散,刘十八不敢保证,日本人会不会在两边埋伏人手! 在车里,还有可能相互照应! 若是下车分散的话,要是曰本人动用枪支,郑伟达和秦大也不是超人,包括刘十八自己,对子弹是不能免疫的。 一旦分散,可能会受到来自多方面的袭击,倒不如直接撞过去。 心念急转间,郑伟达已经开车到了最前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