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脊背发凉、武道五品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67章 :脊背发凉、武道五品

刘十八的思绪,恍惚间陷入死角…… “噗嗤……” 黑田经久受到重创,左肩胛骨粉碎,左手手腕骨折,五脏受到毁灭性重击,完全失去抵抗,接着一口逆血喷出,随即软软瘫倒在地上。 说起来慢,其实两人间的正真交手只有几秒时间,刘十八胜,力压曰本仙台军校带队黑田经久。 “漂亮……” 宁海东,郑伟达,等人瞬间喜笑颜开,大喝一声! 其他看清楚刘十八动作的人,也同时大声叫好,整个国术馆再次沸腾起来! 但凡看懂的人,不禁大声赞叹这几招实在太漂亮! 且不说刘十八怎么判断黑田经久一定会移动到那一侧,就他一身骇人听闻的力量,能拥有的人,绝对不多! 更重要的是,傲然站立台上的刘十八,脸不红气不喘,显然很轻松做到这个程度。 “我靠!” 华夏指挥学院的孙进,兴奋得大吼。 教官周须陀,也惊愕的望着台上的刘十八,喃喃自语道: “还有余力?真不可思议。” “有什么不可思议,华夏地大物博,奇人异士多了也不稀奇!” 陈震南倒看得开,嘿嘿笑着显得十分高兴,一张老脸扭曲得不想人脸。 周须陀忍不住白了陈震南一眼,随即也大笑起来。 只要能赢,管这怪胎是哪来的? 此时,擂台上的刘十八却没有被冲昏头脑,他冷冷盯着昏倒在地不断抽搐的黑田经久,严肃道: “真以为曰本忍者天下无敌?不过如此而已。” 说完,刘十八看看面色铁青的曰本军校成员,指指瘫在地上的黑田经久,嘲讽道: “抬走!” 顿了一会,刘十八扭头道: “下一个……” 下一个,你还在下一个,想斩尽杀绝吗? 大曰本帝国的脸面,今儿个丢光了! 这有完没完?还在尼玛下一个? 最强的几个都被你打翻了,其他小曰本上去,岂不是自取其辱? 良久,见没什么人上台,刘十八遗憾的微微摇头,便要转身走下擂台。 就在这时,刘十八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微风,顿时他神色一凛…… “小心!” “十八小心!” “卑鄙的小曰本!” 国术馆内怒吼声瞬间暴涨,曰本人好不要脸,约战不去,等人转身才在背后出招? 这,就是真实的曰本秉性,就和当年偷袭美利坚珍珠港一个德行…… “哼!” 危机关头,刘十八体内气机疯狂运转,脚尖一点勉强发力,一缕难以察觉的紫光灌注到全身,整个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飘忽的朝旁移了三十公分。 生死一线间,刘十八终于突破了武道四品,踏进武道五品的境界,离晋升摸金校尉五品,又进了一步。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唰!” 劲风袭来,山本小英偷袭的一招落空,站在刘十八身后。 “就算我死,也要杀了你!” 山本小英眼中充满浓浓恨意,娇美的脸颊高高肿起,嘴角还带着血渍,披头散发,就如同疯婆子一般。 武士道精神中,最重武士誓言,既然山本小英认赌认输,就真要陪那个铁塔一般傻笑的秦大一晚? 既然她不愿,便只能以命相搏,图个同归于尽…… “你找死?” 刘十八冷笑一声道: “滚下去,洗干净了等我的保镖秦大,来宠幸把玩为国争光……” “我要杀了你。” 山本小英尖叫一声,狠狠一腿朝刘十八踢来,凌厉无比,隐隐发出破空声。 看似简单的撒泼,却隐藏着致命杀机…… 刘十八神色一凛,好强的力量? 这根本不该是山本小英发出的力量,刘十八和她交过手,最为清楚…… 难道,山本小英先前隐藏了实力? 目地,就为了刚才那一下偷袭? 好深沉的心机,阴毒的女人。 脚下再次虚晃一下,暗暗发力,刘十八采用先前的移动方式,瞬间躲开这一击。 “啪……” 擂台周围一根防护栏的绳子,竟被山本小英一脚踢得从中崩断! 从这一脚能看出,这一脚的力量何等恐怖…… 绳子是柔软的,用腿脚力量崩断,可不容易! 刘十八眼神发冷,这么强的力量,早就可以与自己相比。 还真小看了这曰本娘们,小小年纪,实力恐怖如斯,心思缜密,可怕的曰本人,要不是刘十八临场突破到武道五品,生死还两说…… “呀……” 山本小英十拿九稳一击不中,再次一脚侧踢袭来。 “滚!” 霎时间,刘十八心中杀机大盛,怒哼一声: “滚下去!” 与此同时,刘十八拳头剧烈挥动,仿佛一只重锤,直接砸了过去。 山本小英下意识的抬手格挡。 拳头和手肘相交那一瞬,山本小英的身体猛然一震…… 旋即,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力量,席卷全身,同时一股钻心的疼痛,让她的身体剧烈扭曲起来。 “砰!” 山本小英被刘十八一拳轰了下去,整个人在半空中吐出一口鲜血,随后重重摔在地上,再也没有余力爬起来。 武道境界提升,五品武者的威力,恐怖的力量,横扫一切螳臂当车之人。 无可匹敌,睥睨天下的一拳,结束了山本小英的疯狂,让她摔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东洋之花,再次败在刘十八手上…… 刘十八站在擂台上,如绝世悍将一般的挺拔身姿,让所有曰本人心惊胆寒。 周须陀和陈震南等军校高层,也忍不住暗暗吞了口唾沫。 这一拳,实在太狠辣,威力也极为恐怖,周须陀估计一番才推论,哪怕自己上去,挡住刘十八的可能性,同样为零。 山本小英不管咋说是个女人,一拳将女人打飞的事,他们还真从来没有见过,哪怕是曰本人,那也是母的不是? 太残忍了…… 恍惚了一下,周须陀才睁大眼睛,低声咕哝几句道: “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怎么可能会练到现在的地步? 难道是传说中的华夏古代武学?比如很多失传的气功功法?” 周须陀的内心充满震惊,刚才刘十八那一拳,他看得清楚…… 那拳头,实际上根本没有接触到曰本娘们的身体,甚至,二者相距差不多有三五公分的距离。 然而,山本小英,却被这并没有接触到她身体的一拳,瞬间轰飞! 除了大家普遍熟悉的气功中的气劲外放,没什么拳头,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可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有这样的实力,周须陀真无法接受。 自己只怕都只能帮他提鞋,估计还不够格! 不过这一刻,周须陀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感觉到刘十八在和黑田经久对战时,还留有余力。 原来,刘十八之前并没用全力,但对战经验之丰富,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除非这小子打娘胎里面就开始练功或者拼杀,但是这更加不可能了。 如果刘十八一来就直接上场,不要说什么黑田经久和山本小英,就算他横扫全场,也不是什么问题! 为何他憋了那么久才出手? 还让郑伟达受伤? ……………… “这就是武道五品的实力?” 刘十八同样满心震惊和欣喜。 武道突破五品,竟然能将自己体内的气机外放伤人…… 指挥学院的士兵却不管这些,也不懂什么武道气功,更不懂什么气机外放。 反正他们就只道,刘十八以绝对的碾压姿态,一脚踢晕黑田经久,一拳轰飞山本小英! 这两人,是曰本军校交流团中最厉害的两个高手,这一点,从他们在擂台上所展现的身手,就足以说明问题。 “好样的!” 有士兵大吼。 “打得好,和我约会……” 女兵也有些疯狂。 “干得漂亮。” 郑伟达满脸笑意。 一时间,国术馆内彻底沸腾,所有人都在大吼大笑,兴奋无比。 这才是真正的华夏功夫,小小曰本人,以为自己练了几年空手道,有不错的身手,居然想跟整个华夏武术界挑战,简直自取其辱…… 此时,曰本交流团士兵聚集的地方,所有曰本士兵的脸色,却难看无比。 他们怎么也无法想到,京都的指挥学院中,竟然会有如此厉害的军人,还是一个年轻得离谱的中将…… 刘十八却没有过多高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依然昏迷的黑田经久,又看了一眼清醒过来,正在发愣的山本小英,转身走下了擂台。 刘十八心中所想的是:曰本人到底再搞什么鬼?为什么选择在华夏京都搞事? 想到这,刘十八回忆起黑田清醒前的那个眼神,充满怜悯和嘲讽的眼神…… 再接着,刘十八抬头向国术馆内的观众席看去! 一眼看去,刘十八的神情凝固几秒,接着瞪大眼珠,嘴中暗暗骂道: “不好,要出事了……” 国术馆观众席内,靠近最后面的几排位置上,坐满京都,甚至是一些外省的军队官员。 这些人无一例外,军衔相当硬扎,应该是军中的骨干。 他们都内吸引,在这观战?那么京都呢? 守护京都的各大军区的军营中,岂不是没有了最高指挥官? 万一遭到针对华夏的一些人袭击,那么整个京都的瘫痪,就在眼前。 华夏京都混乱,南海大军压境,国术馆内高官林立。 要是这时候,有人冲击京都总统府,或者想做点什么…… 刘十八后背一凉,顿时感到不妙…… ……………………………… ps:一章半的大章节,明早7点不见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