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军中校花、投怀送抱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62章 :军中校花、投怀送抱

那个曰本士兵,能一脚把人踢飞,这是什么力量? 曰本人从小训练柔道或空手道,脚上的硬度和力量,岂是一般强身健体的华夏士兵能比的? 就算天生力量上能压制对手,但对战的经验和体质上的差距,仍然不可避免落到失败的境地。 更何况,用刘十八的眼光来看,这其中有极大的猫腻…… 在国术馆的四周,应该有一个古怪的风水阵,是一种对人体力量进行加持的阵法,相当的诡异! 这种风水阵,刘十八以前闻所未闻。 想着想着,他叹了口气,又想到了曹雄…… ………… “哟西!” 曰本仙台军校的带队团长,黑田经久傲然站起身来,大声叫好道: “初升君,干得漂亮,你是我大曰本帝国的骄傲!” “黑田君,你也辛苦。” 刘十八闻言不禁莞尔,这擂台上的曰本士兵名叫初升原野,要是仅仅叫前面两字,直接能听成“畜生”! 其他曰本士兵,也跟着大声呼喊,馆内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极为诡异。 所有曰本矮子都兴奋不已,连战连捷,真是扬眉吐气…… 反观华夏军事指挥学院这边的观战席,却一片沉默,久久没有声音传出。 刚才上台的士兵,是军事指挥学院内个人徒手格斗内,排名第二的高手,这么被一个不起眼的曰本矮子扫下台,颜面尽失! 更何况,那个曰本畜生,是连番战斗三场经过了车轮战。 要是第一场就对上此人,很可能落败得更加快捷吧…… “东瀛人,该死!” 说话的是别离,刘十八回头一看,竟是别离不知什么时候,紧紧的站在自己身边。 别离白了刘十八一眼,却又忍不住妩媚的抿嘴冷笑道: “早上在楼上,很爽吧?” 刘十八顿时瞠目结舌…… 醒过来的郑伟达,第一眼便看见刘十八和别离眉来眼去,顿时大为惊奇。 这苗头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别离这冰坨坨,坐墩没几两肉的娘皮,还真的有些转变…… “下一个东亚病夫,是谁?” 曰本士兵初升原野站在擂台上,声如雷面如花,大声喝道,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站在擂台外的山本小英,眼看初升原野连战三场,皱眉提醒道: “初升君,抓紧时间休息备战,辛苦了!” “哈依!” 曰本矮子初升原野不矫情,闻言立刻盘腿坐在地上,静静等着华夏的下一位选手上台。 连续打了三场,实际上他的体能也消耗不少,能够有机会休息,自然不会白白浪费。 现在这种情况,能够打赢的人才是曰本英雄,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曰本人是不会干的,初升原野不是傻子! “其实这个小子还不错,也可惜了!” 周须陀苦笑说了一句,接着问边上的孙进道: “刚才那士兵,是第几个上场的?” “第十四个!” 孙进眨了下眼,扳着手指头数了一下道: “前面有三个战友,被一开始的那个曰本矮子给打下擂台。 后面的七个,又被现在坐着的那个曰本小娘给打趴下,然后就是刚才的四个!” “其实,刚才郑伟达他们几个不能算败,如果不是曰本矮子来阴,前面郑伟达怎么也会胜一场!” 学院的教官周须陀,愤愤不平的继续骂道: “不知道曰本方面,会不会还有压轴高手,要真有的话,估计连我上去都白搭。 现在在擂台上休息的初升原野,身手和我都差不多了,但那实战经验,比我更强,力量更大,真不知曰本军队,怎么训练出这样的士兵?” 听见周教练的话,陈震南皱皱眉,现在确实没办法维持下去了,丢人啊! 还是提前结束吧,免得丢脸丢得更大。 正在这时,一个猥琐的声音响起: “我想的话,我们京都这地界,还有正真的高手没有出手,嘿嘿!比如我们的刘十八,刘老大。” 孙进直接屁颠屁颠拍马屁! 周教练和陈震南闻言,回头便看见嘴上叼着香烟,风轻云淡的站在那观战的刘十八。 “孙进,你在给劳资开玩笑是不是?” 周须陀恶狠狠的骂道。 “别啊!周教练,死马当活马医呗!” 孙进哭丧着脸解释道,说完还一脸媚笑的看着刘十八点头哈腰。 刘十八顿时无语,这家伙特么是谁啊?自来熟? 听到这话,陈震南和周须陀对视一眼! 陈震南挺挺腰杆,摸摸下巴上花白的胡须,上上下下仔细瞅瞅刘十八,将双手一背的姿态,颇有威严,格外沉着! 接着,陈震南试探着问道: “咋样?你真的很能打的话就上去试试?你要是打赢了,说话算话给你一个军校的毕业证,搞不搞?” “不打,价码还不够。” 刘十八目不斜视,淡淡答道。 “什么价码……你……这是华夏国的荣誉。” 周须陀闻言气急。 “华夏国的荣誉和我有啥关系?你们的脸面也和我没关系。 我这人讲究实惠,别和我说什么归属感,说实话,真没……” 刘十八翻翻白眼,其实他心里早有打算,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得拖拖时间,破解国术馆周围的风水阵! 陈震南闻言老脸一红,看来华夏的教育还是很有问题,竟然没有归属感? 想到这,陈震南虎目中精光一闪,身上竟散发出一丝军校最高权利者的威压,自信道: “既然这样,那老夫就和你谈谈条件,你上去打败一个曰本人,军校毕业证包在我身上,专业你自己挑。 打败两个,你要什么硕士,博士学历,老子豁出去了也给你弄到。 要是打败了三个,老子保你一个正职军官做做,我这个校长的一张老脸,还值些小钱。” “我把这帮曰本人都干掉?你许给我什么?” 刘十八听到这,脸上顿时绽开菊花一般的笑容,笑眯眯的问道。 听见这话,别说陈震南和周须陀,连孙进和宁海东也目瞪口呆。 啥?都干掉? 你以为你真是超人转世? 只有秦大和别离,静静的站在刘十八身后,面色不变。 他们两人心里有数,刚才那些曰本人对上主人,兴许只要几招,刘十八可是武道四品的强者…… “我只是个军校的破校长,还是很穷的那种,除了毕业证这些虚名,实在没什么东西给你,行就行,不行拉几把倒……” 陈震南眉头一皱,气得胡子一翘。 “你去打,你要是赢了,我就是你的,我陪你睡觉,我,我还是雏女……” 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 将周围的十几人震得目瞪口呆! 众人一看,说这话的,竟是军校的校花,冰山美人,范不凡? 范不凡,军校第一美女,父亲是西北军区司令员,身材倍棒,要啥有啥…… 没想到,这人形女暴龙,竟然要牺牲自己,来换取给华夏洗刷耻辱的机会? 这还不算完,站在刘十八身边的别离瞬间瞪大美眸,不甘示弱的挺挺自己傲人的胸,怒瞪范不凡! 宁海东怪笑道: “行啊妹夫!你才来京都几天,连范不凡这小妖精你都勾搭上了,都敢主动献身,我那妹子有得操心了……” 刘十八嘴角扭曲道: “老子根本不认识什么范不凡,死一边去!” 范不凡这话一出石破天惊! 周围围观的众人直接瞠目结舌! 这尼玛算啥? 这纨绔小子,真这么有能耐? 要说一开始刘十八属于那种一般般,比较引人注目的男人,但现在就不一样了,简直是众矢之地! 国术馆内,只要听见范不凡这话的,都在心中暗骂,祖坟冒青烟,竟然被西北军区司令的姑娘看上?还自动献身,造孽啊…… 要不是正在和曰本人对战,众士兵恨不得开口大骂: “去尼玛的土鳖……” 范不凡可是众士兵心中的女神,梦境内的女神! 众士兵每晚“解决生理问题”都要拿范美人来当偶像。 要是真被刘十八这货给上了,众人齐齐吐血的心都有…… “死一边,老子对你没兴趣!” 哪知,刘十八却绷着脸,直接拒绝了…… 拒绝了…… “混蛋!” 范不凡羞怒的白了刘十八一眼,转身躲进了人堆里消失不见! 姑娘家家的,还是脸皮薄,比不得刘十八皮厚肉糙…… ……………… 周须陀撇撇嘴,嘲笑道: “你别答应得轻松,之前你没有看到,曰本人有多猖狂。 你要知道,在你之前已经有十四个人被他们轻松打下去。 整个仙台军校,可是有十六个人,他们真正的高手估计还没出场,你小子别为了一点毛利,死在擂台上……” “曰本矮子什么时候不猖狂?从半个世纪以前,直到现在,也该让他们买点教训了……” 刘十八凝重的答道。 说完这些,刘十八身上的气质渐渐发生了变化! 从漫不经心,渐渐变得凌厉起来,特别他的一双眼睛,仿佛一把出鞘利剑,冷冷看了一眼擂台上的曰本士兵初升原野一眼。 “奇怪,那初升原野,怎么不叫唤了?” 受伤坐在一边休息的郑伟达,迷惑道。 “估计在商量战术,曰本矮子就喜欢使阴谋诡计。” 孙进不屑道。 “各位!” 这时,擂台上突然传来生硬的华夏语道: “曰本军校方面已经胜利,接下来的比赛,就没必要进行下去了吧?” 众人闻声愕然,转头看去却发现刚才和几个华夏士兵对战的,叫什么初升原野的家伙站起来,看向众人挑衅道。 “之前靠着阴招赢了几场,就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 我华夏功夫博大精深,岂是一个小小曰本国所能比较? 只不过,我们华夏高手,都隐藏在深山老林里而已……” “阴险的曰本矮子!” 众士兵和教官一听,顿时大怒…… 而此时,刘十八却古怪一笑,眼神飘向了观众席中的几个方位。 那些方位,经过别离提醒,发现了八处诡异的能量波动…… “别离,我太引人注目,你去破阵。” 刘十八淡淡一笑道。 别离柳眉一皱道: “怎么破?我不懂风水。” 刘十八摇摇头道: “这里的风水阵,应该是一个简单的聚集力量的阵法,不会隐藏很深,也没有很多时间布置。 按照你的感知力,把那些散发能量波动的,布阵的阵眼全部拿走就行!” 别离闻言,冷冷点头,转身离去…… ps:下午5点,俺们不见不散! 最近很多读者质疑都市情节或者打斗情节,希望大家稍安勿躁,每一个情节都有他的巨大作用,天书不会无地放矢! 刘十八也是人,也要吃饭拉屎泡妹子,不可能一天挖到黑…… 还有更新问题也说明一下,爆更时间在3月1号,勿要再催,其实作者很苦逼,很多东西不由自己做主,望体谅…… 刘十八打完小日本,即将前往俄罗斯抢夺东陵国宝,在那里,他竟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