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屡败屡战、不屈华夏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61章 :屡败屡战、不屈华夏

曰本士兵的嚣张言语,顿时激起所有人的怒火,众人纷纷怒骂不已,有些性格冲动的士兵,已经从座位离开,直接来到擂台下方撸袖子。 如果不是有军校教官和正规士兵在维持秩序,恐怕直接冲上去群殴了。 “如果华夏的精锐士兵,只会谩骂,那我承认,大曰本帝国不如你们。” 曰本士兵冷笑着,看了一眼纹丝不动的黑田经久和山本小英两人,接着笑道: “如果你们想让我下去,就派一位够资格的高手上来,将我打下去,不然会让我很失望!” “揍他个狗曰的!” “军校的尖子生呢,去把他打下来,你们平时不是很嚣张么?” “我来。” 一声暴喝响起,紧接着,一个身穿练功服的年轻士兵从旁观席位站起来,满脸通红,大步走向擂台…… “好!哥们加把劲,把曰本矮子扔下去!” “没错,不要让曰本矮子在我们华夏地盘,如此猖狂!” 众人看到终于有人出头,不禁兴奋的大声呼喊打气,纷纷为这个士兵喝彩。 华夏军事指挥学院的院长,陈震南等人,却眉头微皱,脸色凝重看着擂台上的曰本士兵。 “周教官,这一次交手,你觉得怎样?” 陈震南,突然转头看着周须陀问道: “曰本人上一场应该消耗了不少体力,这一次应该没那么厉害了吧? 没想到,郑伟达那小子还不错,出去当了海军的舰长,本事也强了不少……” “但是,情况不妙,输赢难以判断……” 周须陀摇摇头,轻声补充道: “曰本人虽然一场消耗不少体力,但这一会他也趁机休息。 其实最重要的,我们学院的士兵,平时少有习武之人,太弱,取胜的可能性很小。” “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震南闻言,满头白发都差点竖起来,皱眉道:“你的意思,我们还会继续输?” “这种可能很大,你看那个曰本士兵的脚,已经恢复了。” 周须陀直言不讳道: “其实,最可能打败曰本人的,还是刚才上场的郑伟达。 这个曰本士兵动作灵活,可力量还不够强大,耐力也不是太好! 郑伟达强悍的抗击打能力,正好能克制他,但很可惜,曰本人出阴招,郑伟达惜败…… 奇怪了,几年不见,郑伟达这家伙怎么这么强了?” “那,这位上去较量的士兵呢?” 陈震南捉急的问道: “我关心的是,这一次能不能赢?哪怕就赢一把也好。” “很难!” 周须陀目光紧锁,微微摇头。 “这么说,对方真的一个人就可能横扫我们几个选手?甚至更多……” 陈震南脸色变得阴沉无比,眉头紧皱着问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 周须陀解释道: “今天的情况有些诡异,他们先前上来的那个矮子,一口气横扫我们十几个士兵不歇气。 还有那个曰本姑娘,身份更加不简单,你看周围那些士兵,都对她恭恭敬敬。” ……………… 此时,刘十八一脸阴沉,瞪着抬下来的郑伟达,伸手在他身上摸索一番。 还好,就是颈部受到重击,晕过去,没什么大碍…… “伟达,你怎么样?” 这时,那个叫叶青青的女兵,竟然又回到国术馆,想来还是担心郑伟达。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刘十八眼中泛起一缕寒光,淡淡安慰道。 “那个小子,你过来!” 不远处,陈震南看着刘十八招手叫道。 刘十八嘴一咧,装作没有听到,站在那死死盯着擂台。 “你是谁?我看你这身行头,不像是我们学院的士兵吧?啧啧,混得还不错啊?” 陈震南慢慢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番调侃道。 刘十八没有立刻应声,而是沉吟片刻,才笑问道: “老人家,我是华夏人,为什么来不得?” “比武有规定,必须华夏的现役军人,我看你家世也应该不凡。 否则,孙进那几个纨绔怎么对你这么尊敬?连宁海东那混球,都站在你身后?” 陈震南古怪说道,边说边斜了一眼面色铁青的宁海东。 “对了,不知道军事指挥学院,有没有大学的毕业论文?” 刘十八脑中灵光一闪。 他自己考的是二本,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论文,名不正言不顺啊。 “有!” 陈震南迷惑的答了一句。 刘十八似笑非笑看着陈震南道: “打败小日本,给我发一个军事学院的毕业证,咋样?” 周须陀站在一边,听见刘十八的话,愤怒的瞪着刘十八骂道: “你在做梦,就算你上也不行,我看你这保镖还不错,可惜不是军人。” 说完,周须陀羡慕的看了一眼秦大伟岸的身躯! 刘十八轻笑道: “要是我这手下能上去打擂,肯定没问题,那种曰本矮子,我这属下一个能打他们十个。” 陈震南闻言,老脸都皱到一团去了,摆手道: “保镖肯定不能,因为是两国士兵之间的交流,让一个社会上的混混上去打擂,算怎么回事? 那岂不是更加丢华夏的脸?再说,看看你的保镖,谁看见过这样满嘴胡渣,年纪足以当爹的学生……” 刘十八古怪道: “所以只有我上去打,我们做个交易咋样?打败这帮曰本矮子,你给我发一个正儿八经的军校毕业证,搞不搞?” 陈震南轻叹一声,微微摇头道: “武术交流不是小孩过家家,是有危险的!看你这花哨样子,西装革履,还叼着根烟,你说你哪里象个军人?” “危险不危险是我的事,是不是军人曰本人也不知道。 曰本矮子,不敢在这里下杀手吧?顶多受伤是不是,重要的还是面子嘛!” 刘十八眨着眼,狡猾的笑道。 陈震南微微皱眉,对刘十八的话直接无视了! 这小子最多也是个纨绔花架子,如果在擂台上被打伤,还得出钱帮他治疗,平白让曰本矮子更加瞧不起,何必呢? 此时,周须陀却静下心,仔细看着刘十八,他发现这小子眼中有强大的自信,身上竟有一股隐隐的威压。 这种威压不是官威,而是一种睥睨天下的上位者的气势! 这来路不明的小子,有古怪。 周须陀眉眼一转,沉吟片刻,在边上插嘴道: “院长,反正死不了人,就让这小子穿一身军装,上去试试。 万一赢了一场,也算是给军校挽回一点颜面,就算输了也不多这一场,一个毕业证又算得甚么? 你就算不发给他,你看他象缺钱的人?走点门路,别说军校的毕业证,我恐怕这家伙,连将军的军衔都能弄来……” 刘十八和宁海东闻言,苦笑着对视一眼…… 尼玛,这周须陀竟然是个乌鸦嘴! 就在一个小时前,刘十八还真的成了海军中将! “成交!这亏本买卖,劳资接了!” 陈震动听了周须陀的蛊惑,翻着白眼,捏着老鼻子,总算应承下来。 此时国术馆擂台上,刚上去的帅气华夏士兵与曰本矮子激战正酣。 曰本矮子,完全看不出先前脚受过伤。 两人速度极快,几乎拳拳到肉,完全是一副硬碰硬的打法,几乎不讲究任何技巧。 看来,那个士兵,武道或者武术上,还有些不凡的功底。 “这一局,曰本矮子又赢了……” 周须陀在旁边观战,叹气道。 陈震南闻言,也同样叹了口气,丢人啊!丢人丢到家了…… 央央华夏,最好的军事指挥学院,年轻一辈军人的素质,竟如此低下,在近身实战中,竟然不堪一击…… 刘十八却眼波流转,聚精会神的看着擂台上正在激战的华夏士兵和那曰本矮子,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不光看着擂台,刘十八的眼眸在不经意间还悄然扫过国术大厅内的每一个可疑的角落…… 别离说的波动来自哪里? 没想到,小曰本如此阴险,竟然在国术馆内布置了一个极为隐蔽的风水阵…… 自己武道上稍有成就,也要先了解对手的强弱虚实…… 刘十八自认,没有狂妄到天下无敌的地步,最起码自己的父亲,爷爷和李来富,就是自己难以匹敌的对手。 更别说,还有一个远在曰本的山本柳义了! 但,刘十八表面上,却好整以暇,没有露出丝毫异色,且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他看出来,这个华夏的士兵有些不简单! 之前,看似他在全力出击,每一拳威猛无比,但实际上,却一直都在保存实力,伺机寻找曰本士兵的破绽。 这时,那位华夏士兵的攻击,突然狂猛起来,很显然已经找到曰本人的一丝破绽,要用最快的速度将对手击溃。 “曰本矮子!接招!” 那华夏士兵站在台上,面带微笑,眼神中泛着得意的光芒! 他的每一拳都虎虎生风,势大力沉,虽然曰本矮子勉强能挡住他的拳头,但每挡一下,都会忍不住后退两步,身体一震…… 首胜,就在眼前…… 在军校,在京都,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 千载难逢,升官发财休老婆,就在眼前…… 双方在力量上的差距,实在有些明显。 终于,曰本士兵的双目闪过一道凶光,快速开始反击一拳打出。 与此同时,日本人双腿一弯,整个人竟蹲了下来,一脚扫向华夏士兵的双腿。 曰本人刚才那一拳,居然只是虚招…… “完了!” 周须陀眼角挤在一起,暗暗叹息一声: “何必急功近利,稳打稳扎才是王道。” “什么?” 陈震南对这些武道武术并不了解,典型的门外汉,闻言有些不明所以,头也不回的迷惑道。 下一刻,还没有等周须陀回答,陈震南面上一片愕然…… 眼看曰本人一脚扫来,那华夏士兵竟自大到,连躲都嫌麻烦,直接一脚踢过去,瞬间与曰本矮子的小腿,撞击在一起。 “砰!” 该怎么形容,曰本士兵的这惊艳的一腿呢? 那华夏士兵惨叫一声,整个人竟生生被踢得飞起来,直接越过擂台边缘防护绳,扫地出场。 “扑通!” 一直到那名华夏士兵被踢飞,摔在地上,场内观战的士兵和教官都没有反应过来! 原来! 失败来得如此简单…… ………………………… ps:早上7点,我们不见不散!这几天的章节都是打章节哦,一章顶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