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关公面前耍大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60章 :关公面前耍大刀

见本国的士兵,轻而易举的得胜,曰本仙台军校士兵聚集的观众席,十几个士兵满脸喜色,得意洋洋…… 那位出手狠厉的曰本士兵,站在擂台上脑袋左摇右晃,冷笑道: “华夏滴武术不过如此,简直不堪一击,太令人失望。” 周教官和陈震南两人的眼角,忍不住剧烈的跳了几下,眉头皱起满脸怒色,却无可奈何…… “好像有些不对劲。” 宁海东低声对刘十八说道。 “对方下了重手,刚才那一脚,曰本矮子本来朝脆弱的颈部踢,如果不是那士兵躲得快,现在恐怕就不是轻伤,而是要送到医院了。” “曰本矮子想干什么?” 刘十八眼眸中闪过一丝凌厉,沉声问道。 “还能干什么,得瑟呗!杀杀华夏的威风。” 指挥学院的孙进,闷声闷气解释了一句。 刘十八好奇的转头看看孙进他们一帮少爷兵,微笑点了点头。 对于这种打内心尊敬自己的纨绔,刘十八还是愿意交个朋友的。 郑伟达转头看着刘十八,凝重的说道: “我的身手也不弱,舰长我先上去试试水,曰本矮子,看起来都是高手。 我上去试试他们的把式,你在下面仔细观察,做好充足准备,一切靠你。” 顿了一顿,郑伟达沉声道: “如果我败,舰长就帮我多打几个,将他们全部废了……” 刘十八皱眉思索,他本来想阻止,但怕伤了郑伟达的自尊,无奈叹道: “那你就去试试吧,当心。” 这时,从观众席上,竟然跑过来一个极美的女兵,一下子扑到了郑伟达怀里! “这?” 刘十八瞪大眼珠子。 咋回事,难道上台去比武,还有这种福利? 有美女投怀送抱? “青青,你怎么在这?” 郑伟达仿佛也极为吃惊。 “青青?” 刘十八回忆了一下,顿时知道了这个姑娘是谁。 他就是郑伟达老家的未婚妻叶青青…… 没想到,叶青青也是国防指挥学院的女兵! “舰长,这是我未婚妻叶青青!” 郑伟达面色通红,有些不好意思。 “青青,这是刘十八将军,现在是我的直属上司。” 郑伟达同时也给叶青青介绍道。 叶青青瞪大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上上下下打量了脸上写着纨绔两字的刘十八。 “切!这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吧?伟达你吹牛也靠谱一点,还将军?是不是名字就叫刘将军?” 叶青青古灵精怪的娇笑起来。 郑伟达闻言满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二十六岁的海军中将,这尼玛真没法说…… 刘十八咧嘴笑道: “没错,我就叫刘将军。” 叶青青此时,仿佛也知道郑伟达要做什么,眼眶红红的,轻轻抱了抱他,继而掉头跑出国术馆。 想来,叶青青也不想看到郑伟达受伤的场面! “是不是非要每个士兵都轮着上去,等人家踢废了,军校才满意? 这种无聊的活动早点结束不好?人家曰本矮子有备而来,这样打岂不是吃死亏?” 刘十八满脸的不爽。 站在刘十八身后的宁海东沉凝片刻,才道: “不知道军校的领导是怎么想的,但换我也要打下去。 这关系到华夏的脸面,我们是华夏人!要是郑伟达败了,我也要上去试试,要是我也输了,就看你的了……!” ……………… “华夏没人了吗?京都没有高手了……” 擂台上,身材高大的曰本士兵双手抱着臂膀,冷冷的叫嚣道: “太让人失望了……” “放~屁!”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昂首走上擂台,朗声道: “海军大校,郑伟达前来请教。” 因为是自由交流,所以擂台上没有裁判,事先都认为,应该是一场不痛不痒的交流,也就走走过场而已,那里知道会打得这么惨烈? 郑伟达与曰本士兵开始缓缓靠近,二人搭了一下手,接着同时出手。 二人没有多说废话,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交流,而是有关两个国家的尊严之战。 这位曰本士兵身手敏捷,就地一滚,狠狠一脚踢出,而与此同时,郑伟达也猛的一拳迎上。 “砰!” 曰本士兵速度太快,率先一脚踢在郑伟达肚子上,但同时,郑伟达的拳头,也在曰本士兵身上蹭了一把。 “蹬蹬……” 双方同时往后退了两步! 下一刻,郑伟达闷哼一声,再次扑了过去,一双拳头虎虎生风,势大力沉,大开大合。 乍看起来很是威猛,竟还引起场边观战的一帮花痴女兵在那狂呼乱叫。 就算擂台打完,也有得叶青青头疼,无端端多了无数的竞争对手,怎一个坑爹能描述…… 然而,正因为郑伟达的拳风势大力沉,使得速度受到了影响,曰本士兵仗着自己速度快,不断攻击,竟一连十几下击中郑伟达。 “嘭嘭嘭!” 拳头打在郑伟达的身上,砰砰作响! “哟西。” 台下,那帮曰本士兵,纷纷拍手叫好。 而华夏国防指挥学院方面的士兵和教官,却眉头紧皱,脸色铁青。 没想到上去打擂的郑伟达,功夫这么好,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没想到的是,仍然不是曰本矮子的对手。 郑伟达目前,简直是一个活靶子,被曰本矮子这么打,心中怎么也不是滋味,蛋疼…… 然而,台下的宁海东,孙进等人,却仍旧大声叫好,不停的给郑伟达鼓劲。 “干!那曰本矮子的速度太快。” 宁海东看着,忍不住骂了一句。 刘十八的脸色仍然平淡,只不过微微有一丝古怪和疑惑: 有些不对啊,这些曰本矮子的速度为什么这么快,力量也出奇的大! 他们只不过是普通人,绝对不是秦大这样的变异士兵。 “曰本矮子速度快,但因为要围着郑伟达打转,寻找他的破绽攻击。 所以,他消耗的力量要比郑伟达大得多……” 刘十八又观察了一会,自言自语! 刘十八说话的声音,用觅气诀凝聚一线,差不多传入了郑伟达耳中,仿佛在提醒他! 郑伟达双眼一亮,暗暗点头。 这时,擂台上的曰本士兵大叫一声,抓住郑伟达一个破绽,高高跳起,一脚踢向郑伟达胸口。 说时迟那时快,郑伟达猛然下蹲,凌厉的出了一个上勾拳! 接着,郑伟达狂吼一声: “草尼玛的小曰本!” “砰!” 躲避过曰本矮凶悍一脚的同时,郑伟达的拳头,也击在对方的大腿上。 “嘭!” 噗通一声! 曰本士兵瞬间摔在擂台上,样子有些狼狈,但却没有认输。 在曰本人的扭曲心态内,根本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漂亮。” 刘十八暗暗点头,但眼中仍然有一抹凝重。 艰苦的战斗,这才刚开始…… “好!” 观战的士兵忍不住大声叫好,有些女兵兴奋的挥舞着小拳头! 这一拳打得太爽,解气! 国术馆里顿时沸腾起来,所有华夏的士兵,都大声叫着,笑着,兴奋不已…… 刚才郑伟达一直被曰本人压着打,如今突然爆! 仅仅只有一拳,却力道十足,威猛绝伦…… 底下憋屈良久的士兵,又怎么能不高兴? 郑伟达本人却很冷静,攻出这一拳后,立刻后退三米,没有乘胜追击,而是严密防御。 这是西洋拳击里惯用的技巧,拳击和真正的武道对决不同,所以习惯也不同。 “大好的机会,揍曰本矮子!” 孙进一拍大腿,完全不顾自己口沫横飞的样子。 果然,那曰本士兵眼看郑伟达没有攻来,便就地一滚,躲到一边,有些艰难的爬起来。 他被击中了一条腿,脚尖点地,却不敢使劲,看样子只是轻伤罢了。 “嗨!” 郑伟达大叫一声,再次发动攻击。 曰本士兵露出一丝狞笑,突然再一次就地一滚,狠狠一拳砸在郑伟达的小腿胫骨上! “嗯!” 剧烈的疼痛,顿时让郑伟达脸色一变闷哼一声! 下一刻,曰本士兵扬手一个手刀,砍在郑伟达颈部要害…… 刘十八叹了口气道: “还是经验不足,对曰本矮子讲什么道义?直接痛打落水狗不好? 人形太岁你算是白吃了一根,算持久力,曰本人绝对不如你……” “噗通……” 郑伟达被击中颈部,神色一窒,浑身力量瞬间抽空,倒在擂台上。 “哗!” 国术馆内的华夏军校士兵,全部站起来,个个愤怒无比。 “小鬼子攻击颈部要害,犯规!” “人渣,眼看要败了就犯规出阴招,无耻至极。” 面对华夏士兵的指责,那位出手阴险的曰本士兵却冷笑不已,丝毫不为所动。 他的嘴角,竟然还露着一丝讽刺,大声用半身不熟的华夏语叫嚣道: “谁定的规矩?在我们大曰本,既然是交流比试,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战场上,你的对手怎么会给你讲规矩?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理由……” 曰本士兵得意洋洋的仰着头,看着周围的士兵,嘲讽道: “技不如人,就说我犯规,如果,这就是华夏的规矩,那敝人倒是领教了。” “放~屁……” “曰本矮子说什么呢?之前都已经说好,不许攻击要害,那不是规矩?” “人渣。” 和众人的义愤填膺不同,刘十八却冷静下来,眉头皱起,看了一眼冰冷的别离,古怪道: “这就是徐福东渡之后建立的曰本国,我想你的父皇和兄弟姐妹的死,都和徐福脱不了干系。” 别离面色一滞,眼中厉芒一闪道: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你不是我的侍女嘛?又是植物和人体的结合变异体。 植物对一些能量波动极为敏感,你发现这国术馆里面,有没有什么古怪?” 刘十八淡淡问道。 别离闻言一愣,接着幽怨的瞪了刘十八一眼,闭上双目…… “不对,这间国术馆内,有人布下了一个古怪的风水大阵。 隐隐,有奇怪力量在汇聚,汇聚的地方,正是那些曰本人的体内。” 别离猛的睁开美眸,凝重的解释道。 刘十八闻言双目一瞪,咬牙切齿道: “关公面前耍大刀,找死……” ………………………… ps:下午五点,我们不见不散,感谢我本星辰,成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