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无比憋屈的一幕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59章 :无比憋屈的一幕

“哼!这帮鬼子真会找地方,居然选择在京都找对手? 他们以为空手道源自曰本,在这里就是他们的主场了?” 一个指挥学院的士兵愤怒的哼道。 “没法,咱们军校高手不少,但和人家一比,年龄大不说,完全没有可比性。 那些所谓的军中翘楚,连人家一个曰本娘们都打不过,搞啥呢?” “狂妄……” 旁边一个指挥学院的女兵撇撇嘴,骂道: “曰本人最不是东西,二战的时候就是畜生,现在我看也差不多。 你看他们下手,哪有什么分寸?还美其名曰以武会友,和谐交流……” “重要的是,咱们指挥学院,能不能暴揍小鬼子?人家狂言已经放出来,如果打不过人家,可真的丢脸丢大了!” “应该没问题,华夏人才济济,岂是一个弹丸小国能比的。” 一个格外沉着的军校教官凝重的补充了一句。 “听一个士兵说,曰本仙台军校带队的黑田经久很厉害,好像是什么忍者。 还有那个出手狠厉的小娘皮,好像也是什么忍者流派的传人。” “狗~屁玩意,劳资看你是电影看多了,忍术不就是华夏秦汉时代传过去的,班门弄斧!” “我真不信,咱们这么大个京都,就找不出来一个高手?” 旁边的士兵也跟着插嘴。 “平时那些尖子兵趾高气昂,牛比得不得了,结果还不是被人草了? 指挥学院里面能上的都上了,实在不知道还有谁,比那些家伙更能打。” 华夏国防指挥学院,观战的一些士兵,看到擂台对面闭目养神的黑田经久,不禁暗暗咬牙切齿! 黑田经久穿着一套运动服,剃着短发,看起来很精神,光看外表,却看不出哪里厉害。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国术馆里人满为患,却仍然没有一个士兵上场挑战。 仅有的几个身手还不错的士兵,一看到国术馆门口几个躺在那的伤号,就面色一变犹豫不决。 ……………… 黑田经久坐在椅子上,眼皮耷拉着,半眯着的眼睛,不断闪烁着寒芒。 在黑田经久身旁,曰本女兵山本小英的目光,不时瞟向周围观战的华夏士兵,眼中升起一丝鄙视。 堂堂华夏首都,一个军校,难道就没几个能动手的强者? 随便出来几个,让大曰本帝国的士兵打几下,扬扬国威也是不错的…… 这时,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魁梧曰本士兵,走到了山本小英身边,压低声音道: “山本小姐,要不要我再上去骂几句?” 山本小英眼中寒芒一闪,嘴里冷冷吐出两字: “不用!” 接着山本小英冷笑道: “我们坐在这,就是对华夏,对指挥学院最大的羞辱。” 山本小英旁边,黑田经久双眼眯起,仅仅只剩下一条微不可查的缝隙。 你如果注意到黑田经久的两手,便会发现,黑田经久的手指,在诡异的变换着各种手势…… 这是一种秘法,也可以说是一种诡异的风水阵,在挑战的前一天晚上,黑田便偷偷潜入到国术馆,布下了这个诡异的阵法…… 实际上,不管是黑田经久还是山本小英,心中的鄙视都已经到了极点。 他们没有想到,上万人的国防指挥学院,竟没有对手? 除了一开始的十几个废物,和后来上来的几个装帅的家伙,便再也没有一合之敌。 这,就是大曰本帝国长期提防着的华夏精锐? 简直是天大笑话…… 黑田经久,作为仙台军校交流团的团长,来到华夏,他代表的就是大曰本帝国。 然而,刚刚威风没多大一会,他们便没了对手,更何况,自己还放出豪言要等到晚上零点。 要真没人来迎战,总不成无限期的等在这? “啪!” 想到这,黑田经久抓着座椅扶手,猛然用力,木制的扶手,竟然生生的被捏断! 好强的力量…… 这一幕,如果有其他人看到,一定会震惊不已! 这种令人绝望的力量,简直恐怖到极点,根本不应该从黑田经久单薄的身体内发出。 这种力量,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士兵,所拥有的…… 用拳头砸断扶手,还可以接受,然而,生生用几根手指将扶手捏断,这不光是力量的问题,还包含了极为巧妙的技巧,以及对力量的自如运用! 这个黑田经久,绝对是一个相当厉害的高手。 东川小英眉眼流转,低声道: “黑田君,没人上来挑战,怎么办?” “我知道了!” 黑田经久淡淡道: “既然华夏的军校士兵,不愿意上来做我们大曰本帝国的垫脚石,那么就用别的方法,骂他们出来。” “很好!给这些卑贱的华夏人,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道,自己永远是东亚病夫。” 山本小英满意的点点头,补充道: “用你的拳头,让他们知道大曰本的怒火,让他们品尝到鲜血的滋味!” 山本小英,是大日本帝国的天之娇女,她的爷爷便是曰本海军中将,议会议员,东亚财团社长:山本柳义…… 她此次奉命来华夏,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任务! 她要引出一个人,并且将他抓回去,同时给潜伏在华夏的二号派遣员下达一个重要的指令…… 与此同时,擂台另外一边,京都国防指挥学院的一帮看起来彪悍的士兵低声商议着什么。 在他们旁边,站着一些指挥学院的教官,其中包括指挥学院的院长陈震南将军,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脸阴沉。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平时在军校耀武扬威,啊?到了关键时候就不顶事了?” 陈震南将军一脸怒容。 旁边的军校武术教官,一个彪悍的中年人周须陀,摇摇头道: “这帮小曰本相当厉害,要真的是普通士兵,那就太可怕了。 我观察了一下,就我们目前学院的士兵,没一个是他们对手。 先别说那个叫黑田经久的领队,就算是那个叫山本小英的女兵,都不见得打赢了。” “那也不能输得太难看,好歹打倒一个也行。” 陈震南皱眉,接着道: “如果让小鬼子赢了个大满贯,我们华夏国的脸往哪里搁? 要知道,我们可是国内的一流的军校,就这水平?全国人民都看着你呢……” “除非超人来了,否则丢脸丢定了。” 周教官无奈的摇头叹息! 他有一些眼力,感觉到了一丝不对,但哪里不对,他却说不上来,那些曰本人的力量,太大了…… 周教官说完,转头往国术馆大门看了一眼,猛的瞪圆眼珠,大怒道: “好大的胆子,哪里来的纨绔小子?竟然在这叼着香烟到处走? 宁海东那小子怎么跟在他后面,这个小子是谁?好眼熟,后面那个黑大个是谁……” 此时,周教官身边,恰巧有一个家世不菲的尉官,好巧不巧的听见周教官的话,无疑回头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变得精彩万分! 这小子,伸出手哆嗦了一下,指着那个双手放在口袋里,嘴上冒青烟的家伙,咬牙道: “他……是他……” “他什么他?这小子是谁?” 周教官本来心情极度不爽,自己手下的士兵被人家小曰本打出屎来了! 这家伙说话还结结巴巴,坏心情…… 听见周教官的话,陈震南校长也好奇转头看了一眼,不由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小子,好面熟的感觉…… “周教官,这人可能你不认识,但是在京都地界,这家伙绝对有响当当的名号……” 那说话的尉官,叫做孙进,说完不管站在那瞠目结舌的陈震南和周教官,屁颠屁颠跑了过去。 边跑,这孙进的脸上,还露出一脸媚笑…… 不光如此,从士兵堆里,又冒出来几个家世不凡的士兵,同样追着孙进的脚步冲了过去…… 三人这一跑,明显将那个衣冠楚楚的青年吓了一跳…… 接着,就听见孙进三人异常恭敬看着宁海东叫道: “宁教官,您来了!” 这还不算,问候了宁海东,三人转头给刘十八来了一个九十度鞠躬,将刘十八弄了个云里雾里! 貌似,自己不认识这几个士兵吧? 这一幕,将不远处看见这一幕的一众军校士兵和教官弄得一愣一愣。 这孙进在军校绝对是个纨绔,怎么象老鼠见了猫似的? 那个站在宁海东前面的年轻人,是谁?一脸欠揍的相貌,背后还跟着一个美得冒泡的冰山美人…… ……………… 擂台边,一群曰本人轻蔑的往这边瞟了一眼,就不再注意。 唯有,曰本娘们山本小英的嘴里,用曰语,崩出来一句狞笑: “这就是华夏特色,他们称作官二代,很好!我们的最大目标,竟然也出现了,真正想不到啊。” 山本小英的话说完,围在那的一帮曰本矮子闻言,同时狂笑不已。 此时,国术馆擂台,飞奔上去一个身材魁梧的华夏军校的学生。 看这学生身手矫健,估计是很能打的那种类型。 同时,曰本军校一个身材比较高大的士兵,也同时飞身上台。 两人稍微对视一眼,没有废话,便直接开打! “咔哒!” 几秒之后,华夏的那个士兵,被曰本军校的那个家伙一脚侧踢,踢中肩部直接踢飞。 “哼……” 落地之后,华夏军校的士兵连声惨哼,原来这一脚,竟然将他的肩胛骨给踢碎了…… 所有人愕然,望着擂台上那个凶悍而又强壮的身影,场面静悄悄,很是诡异…… …………………… ps:明早7点,不见不散,感谢诸位的关注和支持,打到曰本帝国主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