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这个老头、跑得快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51章 :这个老头、跑得快

听见有铁门,刘十八一个健步便冲了过去…… 铁门虽然比较牢固,却也没拦住众人多久的时间。 “嘭!” 一行人无计可施之下,秦大直接一脚给踹了开来! 铁门之后黑漆漆的,刘十八拿出一个小手电一晃,竟发现了一个盘旋而下的铁楼梯。 这个废弃的电机房内,竟然还有一个地下室? “这里,应该是以前的防空洞,由于荒废了,平时极少有人到这里来。” 郑伟达皱眉思索,肯定的说道。 “管他是啥,下去看看再说。” 路小林一马当先,顺着楼梯缓缓踏了下去。 刘十八和别离跟在路小林后面,郑伟达和宁海东也随着下来,秦大则守在铁门附近,保证大家的退路。 下到地下室,内里又有一扇木门,一进门,路小林边吓得退了出来道: “里面有一副棺材。” 路小林紧张道: “一口薄皮棺材!” 刘十八嘴一咧道: “你这胆子也太小了,好歹也是黑狱出来的狠角色,又去秦岭走了一遭。” 路小林瘪瘪嘴,愤愤不平道: “那咋办?我胆子不小能活到现在么。” 听见路小林咕哝,刘十八当做没听见,举着手电筒便走了进去,一摸棺材的材质,便道: “这是什么棺材?不就是五夹板钉起来的一个盒子?” 说着,刘十八心中有些不安,他害怕,害怕宁敏儿不在里面…… 这个地下室的空间也不小,看起来极为空旷,靠墙的四周放着一堆堆腐烂的木架子,唯有这个薄皮棺材放在地下室的中间。 一行人都看着刘十八! 宁海东阴着脸道: “打开看看,要是敏儿不在这里,咱们也好去别的地方找找。” 刘十八缓缓点头,突然觉得心中恐惧,万一宁敏儿不在里面怎么办? 打开棺材里面有什么 一具风化的尸体 又或者是一具爬着蛆虫的白骨 或者什么都没有? “你开不开不开我来,你闪一边去。” 沉默终于让别离打破,她从来都是这样有胆色。 刘十八摇摇头,手掌轻轻用力,棺盖一点点被移开,发出一阵摩擦声! 一行人,紧张的看着刘十八的手,将棺盖渐渐推开! 刘十八将眼睛微微的闭了一下,才定睛往里面一看,表情瞬间凝固…… “十八,咋了?” 宁海东不敢看,但是看见刘十八的表情,他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刘十八双目圆瞪,死死的看着棺材中! “呼!” 过了几个呼吸,几人才听见刘十八长长吐了一口气,缓缓弯腰,从棺材中抱出了一个女人! 女人长发披肩,遮住了面部,看不清晰,但是,众人从刘十八激动的表情中已经猜到了结果! 果然是宁敏儿! 刘十八抱着宁敏儿缓缓的蹲下,看着那张倾国倾城的娇颜,轻轻在她面上抚摸了几下…… “敏儿?敏儿你醒醒……” 刘十八轻声的呼唤着。 绝美的宁敏儿,穿着一件加长的羽绒服,就这么静静躺在刘十八怀中,一声不吭…… 从胸~部的微微起伏,和细微的呼吸声来看,宁敏儿并没有什么大碍。 宁海东也焦急的摇晃了自己妹妹的肩膀几下,轻声道: “这是怎么回事?” “我来看看!” 郑伟达皱皱眉,走上来将宁敏儿的眼皮翻起来看了看。 “没事,她好像是某种药物被麻醉了,带回去过段时间,就会自然清醒。” 郑伟达轻声解释道。 刘十八咬牙切齿道: “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否则老子一定会……造!” 想起来,刘十八就恼火,刚才他无意中看见宁敏儿的手背上,有密密麻麻的针眼…… 想来这么长的时间,宁敏儿就被困在这里,靠输液维持着生命…… 按照刘十八的设想,肯定是费家的那个纨绔小子费安平做的好事。 “小主,天快亮了,我们得走了。” 路小林劝道。 “走……” 刘十八坚定的点点头,翻身将宁敏儿背在自己背上。 半个小时后,刘十八一行人便出了丰台大营,回到隐蔽两辆车的地方。 将宁敏儿在越野车上放好,刘十八又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她身上,这才回头道: “路小林,里面的虫子都收回来没有?” “都收回了。” 路小林肯定的点点头。 宁海东和郑伟达两人闻言,不由对视一眼,遥遥向丰台大营的门口看去。 果然,那两个放哨的士兵正在说话,眼中充满迷茫…… “监控室的磁盘什么的,都销毁了没有?” 郑伟达阴阴的一笑道: “干干净净!” 刘十八含笑回头,温柔的看看酣睡在驾驶座后座的宁敏儿,面上泛起一丝温柔…… 此时,陪伴着宁敏儿坐在驾驶室中的,是别离…… 刘十八的目光,别离也感受到了,但她知道,这个目光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这个昏迷酣睡中的女子…… 别离的面上依旧冷酷,只是目光有稍许的闪烁,心中却黯然一声叹息…… “走,我们回家!” 刘十八将手一挥。 宁海东则严肃道: “我把你们送回别墅,然后再回去,四狗在家想必也等得焦急了。” “嘿嘿嘿……不用等,乖女婿,四狗不急的。” 刘十八一行人身后的灌木中,突然出现一个憨厚的半大老头,咧着嘴,杵着几颗大板牙…… 宁海东瞬间呆痴,语无伦次道: “爹?你咋来了?” 来人,竟然是李来富的儿子,一脸憨厚,傻不拉几的李二狗…… “我咋不能来?” 李二狗瘪瘪嘴,接着道: “小主子走的时候交代过了,你们宁家一家老小的安全,交给俺们了。 就你下楼出门那动静,怎么瞒得过俺?你就要当爹了,所以老子一直跟着你们。” 说完,李二狗笑眯眯的走到刘十八身边,咧嘴道: “小主回京都也不回宁家看看俺们,翠花快生了,医生说是个带把的,嘿嘿!谢小主赏赐……” 刘十八瞠目结舌道: “二狗叔,你刚才说你一直跟着什么?你咋跟着的?” “俺又不会开车,所以只有跟着你们的车后面跑呗,好在不远,一会就到了。 你们一个是我小主子,一个是我的女婿,不能出事啊!” 李二狗憨厚的,老老实实的答道。 刘十八闻言,鼻腔一酸,抬手拍了拍李二狗的肩膀,轻声道: “二狗叔!” 连五大三粗的宁海东,也惶恐不安,眼中沁出一丝猫泪,跑上前死死抓住李二狗枯瘦,且长满老茧的双手,动情的叫了一声: “爹……” 听见宁海东这一声爹,李二狗才老怀大慰,安慰着拍拍宁海东的手道: “乖孩子,快些回去,四狗快生产了,受不得惊吓,你不回去,她不安稳啊!” 此时,唯有刚才开车的郑伟达,瞠目结舌的瞪着李二狗道: “大叔,我刚才从京都室内来丰台,开的是一百五十码,您老说是跑来的?咋跑的……” “走了走了,先回家,天都亮了!” 刘十八最后做了总结,将手一挥! 宁海东临走之前道: “老子等下回家,怎么和家里两个老头说?” 刘十八头也不回道: “照实说,但是记住,不要打草惊蛇!不要惊动费家。” 说到这,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补充道: “记住我的话,只能和你爹和爷爷说,不要告诉你娘李美佳!” 宁海东浑身一震,瞪眼大怒道: “那是你丈母娘……” “万一是曰本间谍呢?她可是你妈……” 刘十八淡淡的看着宁海东。 良久,一行人才分作两个方向散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