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爱扒灰的老爷爷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46章 :爱扒灰的老爷爷

刘十八一行五人,在宁海东的带领下轻车熟路,很快便来到了相距宁家不远的费家别墅。 刚刚在一个隐蔽的绿化带蹲下来,军区大院内的灯火顿时明亮起来…… 短路被极为迅速的修好了…… 虽说时间到了大半夜,但是费家的别墅灯光,依然明亮。 对此,刘十八倒可以理解,费家的少爷费安平白天被踢断了腿,费家焉能没有动静? 以丛刘十八如今的修为,根本无需太过接近费家别墅,躲在不远处一株高大的梧桐树上,就足以看到别墅内的些许情景,听到里面稍许声音。 “呼!” 静静的趴在树上,刘十八深深吸了口气,浑身武道修为,觅气诀缓缓运转,顿时耳聪目明…… 透过大门上的一扇窗户,刘十八看清了别墅内大厅的情景。 费家大厅内,只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和一位风姿绰约的面对而坐,美妇在抹着眼泪,轻声的哭泣着…… 从相貌上粗浅的判断,刘十八却感觉是费安平姐姐的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那女人给刘十八的印象,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身穿水绿色的睡裙,衬托出其身材的玲珑精致。 女人的乌发长及臀部,面若桃花,腕如莲藕,皓齿星目,琼鼻樱口。 这时,宁海东也抖抖索索的爬到了刘十八身边,举目看去。 “那个狐狸精,是费安平的老娘,今年五十多岁了!那老头就是费立国,费安平的爷爷!” 宁海东轻声解释道。 刘十八暗暗点头,瘪了瘪嘴,暗道: “五十多岁?看起来如三十多的少~妇,这可保养得真好啊。” 梧桐树离费家别墅仅仅五六米,一阵交谈的声音隐隐传来…… “公公还是早点休息吧,如此操劳,千万不要伤了身体,安平已经连夜送去美利坚就诊了,没事的!” 费安平的老娘,不仅人长得好看,就连声音也宛如黄鹂鸣柳般,清脆悦耳,柔嫩圆滑。 “哼!风雨欲来风满楼,我怎么睡得着。” 满头白发的费立国冷哼了一声。 “白天,那位张大夫不是说了嘛,安平只要好生医治,几个月就能复原。 美利坚的纳米医学技术肯定不华夏这边要先进一些,难道公公对张大夫的话有所怀疑?” 美妇娇声安慰着费立国。 “以张大夫的能力我肯定相信!只不过,这次安平出事,是宁家的那个乘龙快婿出的手。 我要是利用手中的兵权去捉拿那刘十八,肯定会和宁家有大规模冲突。 我们两家一旦交手,势必会引起不可收拾的局面,造成众多伤亡且不说,对我们费家今后的发展和即将发动的战争,会有不可预料的结果! 后来,一号亲自来电话,说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否则我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只是委屈了你……” 费立国边说边叹气。 接着,一幕让刘十八和宁海东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那费安平的美貌老娘,竟然娇躯一软,躺倒了费立国这白发老头的怀里…… 刘十八和宁海东无语的对视一眼,同时咧嘴无言…… 看样子,这费安平,还不见得是费立国的孙子啊! 说不定是费立国自个儿扒灰,和自己的媳妇啪啪啪,做出来费安平这孽种? 正所谓: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这费家的红杏不是往外哦,而是往内伸…… 正真是肥水不留外人田…… 听到这,刘十八也明白,费立国口中的“一号”,自然是指华夏的主人,华夏的总统了。 看样子,宁家在一号面前很得宠啊! 能为了自己的事情,一号亲自给费家施加压力。 仿佛知道刘十八的想法,宁海东掩嘴在刘十八轻声道: “有条件的,击败美利坚和曰本的联合舰队……” 刘十八回头咬牙切齿道: “你们家三个怎么不去死?” “别介,那是你老丈人,老子是你大舅哥,你怎么能这么说……造!” 这时,躺在费立国怀里腻歪的美妇声音再度传来。 “公公,你说安平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那宁家的女婿,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 说到这,美妇眼中满含泪水,一幅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样子。 “咕咚!” 死死瞪着眼珠的宁海东,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谁知道呢,要说为了一套别墅和宁家的丫头,也不至于吧,安平虽然纨绔了一点,也不至于让那刘十八下那么重的手。” 费立国也迷惑着摇摇头! “腿断了就算接好了,今后也不利索,我恨死宁家那女婿了!” 美妇咬牙切齿的厉声诅咒着。 看见美妇似乎想要继续咒骂,白发苍苍的费立国却顺势把美妇一把拉进怀里,抬起另一只手轻轻为其擦拭眼角的泪水,说道: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无论咱们费家的人有多么高贵,或多么卑贱,早晚都要死,死后都会化成一抔黄土。 那时候,就再也不分什么高贵贫贱,这就是普通人的一生。 所以美仑啊,咱们也要忍,给子孙后代留一条后路。 最重要的是,咱们费家和宁家要是有了冲突,苦的还是咱们华夏国。 加上前段时间,我也从宁家那老头手里,讹了一点好处,所以这事不好办啊……” “好处?什么好处?” 刘十八鼓着眼珠,回头问道。 宁海东扣扣脑袋,无语道: “费立国从我家那老不死手里,敲诈了一把青铜剑……” “造!你家老头倒是大方。” 刘十八瘪瘪嘴! 由费立国的这段话分析,刘十八暂时肯定,这费家兴许和曰本人还真没什么关系。 顶多就是豪门的一些糗事,扒扒灰之类的家丑…… 既然如此,那么伊藤雅子和宁敏儿到底是怎么被掉包的呢? 那天,宁敏儿和费安平一起去什么姨妈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刘十八脑中一亮,面色古怪道: “海东,这费安平的老娘叫什么?” 宁海东迷惑道: “赵美仑!” “和你妈是表姐妹?” 刘十八再次问道。 宁海东面红耳赤道: “没错!据说是表姐妹,年轻的时候失散了,后来才认的亲戚。” 刘十八眼中泛起一丝奇异的精光,他顿时想起了伊藤雅子,三年前的上官雅! 假如,自己没有识破上官雅,那么她肯定会和自己成为一对儿…… 不对不对! 后来上官雅是曹雄揭破的,但是曹雄也是间谍,为什么要揭破伊藤雅子呢? 难道他们的目地,仅仅是让曹雄深~入的隐藏在自己身边,而埋下的伏笔? “十八?咋了,费安平的老娘赵美仑有什么问题?” 宁海东皱眉问道。 刘十八沉默了一下,悄声道: “我怀疑这费家,至少费老爷子没问题,但是这赵美仑我却感觉有点不对劲! 她和我认识的一个曰本女间谍的行为,太像了……” 说道这,刘十八扭头道: “平时这费安平或者说,费安平母子两人最喜欢去什么地方?” 宁海东闻言一愣道: “费安平别看是个生意人,却蛮喜欢枪械,经常和他母亲赵美仑一起,去丰台警卫师驻地实弹打靶!” “果然,还是和京都警卫师有关,走我们去夜探丰台!” 刘十八转身下了梧桐树,简单的做了决定! 最后,刘十八熬不过宁海东苦苦哀求,便也带上了宁海东。 出军区大院的时候就简单多了,一行人直接躲在宁海东的军用吉普车内混出大院,然后再回到停越野车的地方将车开走…… 两辆车一前一后,在茫茫的夜色中,向京都郊外的丰台大营疾驰而去…… ………………………… ps:下午五点不见不散哦!间谍到底是谁?宁敏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