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夜半无人放火天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45章 :夜半无人放火天

日上三杆灭口时,夜半无人放火天…… 夜色渐渐沉寂,小洋山豪宅群也渐渐的陷入了诡秘的夜色中…… 小洋山的山脚,一个隐蔽的角落中,地面突然凸起,出现了一个卡车大小,黑漆漆的庞然大物。 从庞然大物上跳下来五个人,刘十八,别离,秦大,郑伟达,路小林。 五个人全部身穿漆黑运动服,用黑色的毛线帽子遮住面部,每个人的腰间都有一把军刺和一把暴风战舰上的标配手炮! “记住,我们先去京都军区大院,探一探费家小洋楼! 要是没有发现,就去京都丰台大营,那里是京都警卫师的驻地,以前师长是康德。” 刘十八在黑暗中凝重的解释今晚的行程。 末了,刘十八又补充道: “咱们腰间的手炮,能不使用就尽量不要动用,这是远超现代科技的武器,免得被有心人看出蛛丝马迹来。” 一行人听着刘十八的话,沉默的点点头! 接着,一行五人,静悄悄的绕过小洋山的繁华别墅群,来到了公路上,有军人出声的郑伟达带路,躲过一些隐蔽的摄像探头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 公路边的一个隐蔽小树林内,有一辆白天就准备好的无牌越野车,也是郑伟达去弄来的。 ……………… 一个小时后,这辆黑色的越野车,便停在了军区大院的外围,离开高高的院墙仅数百米。 路小林,遥遥望着黑漆漆的围墙上的一排铁丝网,呆痴道: “小主,咱们怎么上去?有电网啊!” 郑伟达瘪瘪嘴道: “电网是小事,搭一个人梯,一条毛毯就能轻易过去,重要的是围墙上有无数的针孔探头,我们不可能全部躲过去。” 刘十八静静的看着夜幕中的军区大院,眼眸一闪道: “弄断电源呢,哪怕就短路十几秒也行?” “那就没问题了,但是电源的主控室,在驻守军区大院的连队军营隔壁,那军营也在大院里面!” 郑伟达凝重的解释道。 “在里面啊?” 刘十八若有所思。 过了几分钟,刘十八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手机,这个手机的型号是苹果5,仍然是曹雄当初使用的那一个。 看见这个手机,刘十八便仿佛看见了曹雄! 看见了那个逗比老头,挥舞着一只破拖鞋,口中狂吼:看我一挖一条沟……这一招是我师娘教我滴…… 刘十八心中,微微有些酸楚…… 他实在搞不明白,曹雄为什么会是曰本人? 难道,在曹操墓室中的一切表情,都是他装出来的? 人心,真的太可怕…… 想到这,刘十八沉默的又将手机关机,放回了自己的口袋,转头问道: “郑伟达,你带了手机没有?” “带了,但是我关机了!” 郑伟达闻言一愣。 “开机之后,给宁海东打个电话,就说我找他!” 刘十八淡淡的解释道。 ……………… 宁家别墅三楼,宁海东趴在床上侧身酣睡,面上带着幸福的微笑。 他的右手,搭在身边快分娩的未婚妻,改名李月婵的李四狗肚子上…… 想着李月婵肚子里面的孩子,宁海东睡着了都快笑醒了…… 一个月前去做检查的时候,大夫告诉宁海东,李月婵怀的是双胞龙凤胎,可把宁海东给乐得。 这不,现在宁家上上下下,都把李月婵当小姑奶奶供着! 天地良心,从宁家有族谱可查开始,宁家就从来没出现过双胞胎,这是天大的喜运…… “嗡嗡嗡!” “嗡嗡嗡!” “我滴小宝贝啊……” 一阵铃声,将酣睡的李四狗吵醒,她伸手推了推身边睡得和猪一样的宁海东。 “四狗咋了,是不是饿了?别怕,我马上起来给你弄吃的……” 宁海东迷迷糊糊的咕哝一声。 “老公,起来接电话,你电话再叫唤咧!” 李四狗面上带着幸福的微笑,轻轻在宁海东的耳边笑道。 宁海东咧着嘴,翻了个身怒道: “这几点了?大半夜的?” 李四狗娇笑道: “半夜两点了!” “谁的电话,哪个孙子?” 宁海东气呼呼的问道。 李四狗拿起电话一看道: “是郑伟达的。” 宁海东双眼一瞪,一个翻身爬起来,回身给未婚妻盖好被子,披上睡衣拿起电话接听道: “伟达,啥事啊?半夜两点打电话,缺德啊!” “我是刘十八!” 电话中传来刘十八的声音。 “妹夫啊?啥事?” 宁海东迷糊道。 “…………” 静静的听完刘十八诉说,宁海东的面色渐渐严肃起来,渐渐的又变得狰狞。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宁海东回身温柔的在李四狗面上亲了一口,柔声道: “四狗,你在家安心睡觉,我出去有点事!” 此刻的宁海东,哪里有五大三粗的铁血军人的摸样…… “嗯!” 李四狗含笑点点头。 接着,李四狗双眼放光,看着宁海东从衣柜中翻出一套黑色迷彩服穿好! 接着,他又打开床头柜,将手枪拿出来,退出子弹,用一块绒布擦拭一遍,又重新装弹。 最后,宁海东面色严肃,又从抽屉里面拿了两个替换的弹夹和一个消声器放进口袋。 李四狗静静的看着丈夫,轻声道: “小心一些,你要出事了,俺肚子里的孩子就没爹了!” “嗯!我走了!” 说完,宁海东便头也不回的关门离去! 刘十八告诉宁海东的事情,让他火冒三丈,怒火中烧! 出门的宁海东,偷偷摸摸的溜出自家别墅,往军区的驻守军营摸去。 按照刘十八的说法,他要去军营的控制室,制造一个断路的假象。 ……………… 此时,静静等候在军区大院外的刘十八一行人,默默的等待着…… “小主,你说宁海东那小子能行不?” 路小林瞪着眼珠子,咕哝道。 刘十八沉默着,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院墙上的灯光…… “能行,宁海东的军事素养不要小瞧,当年也是军中翘楚的尖子生!” 郑伟达严肃的补充了一句。 “走!我们近一些,去院墙十米外的阴暗角落等着。” 刘十八率先下车,将手一挥道! 一行五人,刚刚走到院墙边…… “啪啪……啪!” 三四米高的院墙上火光一闪,明亮的灯泡瞬间熄灭! “行了,得手了,但是我们要快一些进去,军营控制室有警报,短路之后顶多十分钟就能恢复!” 郑伟达焦急道。 一行人匆匆走到院墙边,郑伟达忙贴着墙角蹲下道: “路小林,你先上去,然后拉舰长上去。” 刘十八呆痴的看着郑伟达,古怪道: “郑伟达,你歇会,别离和秦大已经上去了!” “啥米?” 郑伟达呆痴的一抬头,果然看见一脸冷酷的别离和憨憨的秦大站在墙头上。 而此时,别离一只胳膊,诡异的变成一根黑色的藤条,刚刚放到墙角下…… 一分钟不到,刘十八一行五人,便站在军区大院内和宁海东汇合。 此时,郑伟达的嘴巴还没闭上,仍然咧着嘴呆痴的看着别离那双白皙的手…… 看见宁海东,刘十八冷冷一笑道: “费家在什么地方?” 宁海东阴着脸,严肃道: “你说的是真的?” “不知道,去找找才知道!” 刘十八淡淡的应了一句。 “好!老子也早就怀疑了,那康德死得蹊跷,上次黑狱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我们就怀疑有人暗中出手!跟我来……” 宁海东面上闪过一丝狰狞。 刘十八一行六人,沿着夜色和大院中的绿化带,悄悄往费家别墅潜去…… ………………………… ps:费家到底是不是隐藏的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