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粑粑是米做的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41章 :粑粑是米做的

看到这里的各位读者,应该明白礼拜一0点冲榜加更,望各位好友祝天书一臂之力,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求打赏,月票,推荐票! …………………… 其实,别墅被人买走倒无所谓,谁有钱谁买,天经地义。 但,是一想到自己曾喜欢过的女人,曾经依偎在乡巴佬的怀里,费安平就浑身不舒服。 难道,自己还比不了一个乡下小地方来的乡下人? 想到宁敏儿的坚持,费安平心头就无名火起。 费安平转身就走,冷冷笑道: “汤文灿,你今后就跟我混,现在跑快点,把那几个人给我拦下来。 我要打断那小子的腿,连我费安平看上的女人,他也敢动?” 听到费安平要自己今后跟他混,汤文灿不由心花怒放满脸笑容,应了一声就屁颠屁癫往外冲去…… 汤文灿以前虽然在许昌地界混得不错,但终究是小地方的人,但今后要跟着费安平就不一样了,绝对一步登天,今后翻身做主人也不是没可能…… ……………… 有说有笑,走到明日之星一楼大堂,准备拿鞋的刘十八等人,猛的听见身后传来杀猪一般的嚎叫: “刘十八,你给爷站住,有人找你!” 刘十八一行五人诧异回头,一眼就看到汤文灿气喘吁吁从电梯内追上来,脸上还带着一丝阴险的笑意。 跑到近前,汤文灿拦住刘十八,咬牙切齿的低声狞笑道: “刘十八,报应来了,你敢给劳资叫板,我看你怎么死……” “废话少说,有事说事,没事闪开,我看看谁找我来着?” 刘十八微微皱眉,一脸纳闷! “爷找你,怎么?你还找不得?” 这时,从后面电梯间再次出来三个人,打头的青年身穿高档休闲服,高大英俊,傲然说道。 “是你?” 刘十八眯着眼,看着费安平古怪道。 “怎么?见着我很意外?” 费安平眼中闪烁着一股不怀好意。 “哼!” 刘十八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 正要去夜探费家,这费安平就凑了上来? 伊藤雅子和宁敏儿掉包,这费安平绝对脱不了干系…… 面带邪气的费安平走过来,眼中闪过一抹惊艳,死死的看了看美得不似凡人的别离一眼。 接着,这家伙又用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一番刘十八! 现在刘十八的打扮,一看便是货真价实的土鳖,不存在扮猪吃老虎的可能性。 “费少爷有事说事,叫住我们有事?” 李宝山扶了扶眼睛,满脸厌恶的问道。 “原来是吃姐姐软饭的李宝山,这么久不见,你老还是那么大的火气? 你给我闪一边去,我不找你,我找你身边的这个乡巴佬。” 费安平毫不顾忌李宝山的身份,半讽刺半挖苦的笑道。 “你……” 李宝山气得满面通红,指着费安平说不出话来。 李宝山做生意,虽然也借了姐姐在宁家的势,但好歹没有为非作歹,大部分还是靠着自己努力赚来的。 闻言,李宝山当然气得不行…… 刘十八冷冷瞧着,他虽然没有在外面混多长时间,但在黑狱混了那么久,岂是平常人? “李先生站一边,这里没你什么事。” 刘十八伸手将岔岔不平的李宝山,拉到自己身后,然后转过头来,盯着费安平冷笑道: “费少爷找我有什么事,说罢,不管啥事,我刘十八今儿个都接下了……” “癞蛤蟆打哈气,你小子好大的口气?” 费安平意外的讽刺了一句。 刘十八的话充满张狂,他也确实有这个本钱张狂! 在京都,还真的就把他费家的人看在眼里。 哪怕你费家是军方大佬又如何? 动起手来,一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十八不是怕事的人,既然人家叫板,自己就不能认怂,否则就不是刘家人,不配做摸金校尉…… “先说别墅的事,我给你说明白,那别墅我不卖,我老早留下的东西你也敢抢,我看你活得腻歪了? 乡巴佬识相一点,别墅让给爷,然后让你身后那小妞陪我一晚,咱今儿这事,就算完了,看在宁家的面子,咋样?” 费安平说话,也留有余地,他是久经宦海和商场的人物,也不想得罪宁家。 哪怕宁家再不济,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华夏顶级豪门,不容小视…… 真惹恼了宁家,他们家那老东西的雷霆之怒,可不是一般的家族能承受呢! 万一宁家发疯,扔一颗导弹到你家,谁受得了…… 最主要的一点,在财力上来说宁家始终略胜费家一筹,并且宁家是握有军权的实权派,而他费家人却都是文官! 虽然费家老爷子也是北方军区司令员,在硬实力上来比较,可以说和宁家不在一个档次。 宁家,还掌控了一部分空军和海军,导弹部队,甚至还有京都驻扎的一个师, “我先付钱,就是我的,你小子给我死开!” 刘十八冷冷的看着费安平说道! 宁敏儿到底在哪,这事还没完,现在到了自己手中的别墅,还让自己拱手相让? 那不是自己的风格,否则就白瞎了摸金校尉这个称号。 别离放在口袋中的双手动了一下,却被刘十八及时发现,阻拦了一下…… 听见刘十八强硬的口气,费安平不由一脸怒气,他刚才说得很清楚,没想到刘十八还不买账? 大概因为知道,有宁家在背后,自己不敢动他是吧? 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宁家怎么会为你出头 刚才费安平看过那张支票,那是宁家的,这就充分证明这小子是小白脸,肯定是通过宁敏儿的关系得到手。 想到这,费安平不由冷笑一声道: “看样子,不给你吃点苦头,你就不知道京都这一片的水有多深。 给我把这小白脸的腿打断喽,看你还得瑟?” 听见费安平下令,一直站在他身后,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魁梧大汉往前跨了一步,站在了刘十八面前,一拳往他的脸上打来…… 站在一边的别离眼中一冷,看见大汉动手,反而一脸冷笑。 因为别离太了解刘十八的实力,好歹是摸金校尉,也有四品武道的实力,不可能吃亏! 相反,瞟见别离一脸冷笑,费安平却脸色一变,猛的吼道: “林虎,回来……” “咔擦!” 这时已经迟了,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叫林虎的保镖,抱着胳膊往后退了五六步,一下坐在地上。 大堂中,被这边的喧闹已经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当下就有人倒抽一口凉气,惊呼道: “你们看那个保镖的胳膊……” “真不敢相信我看到了什么!” “手断了?不会吧!一下就断了,这小子可是费家少爷的贴身保镖,身手在京都也算得上不错。” 大堂中所有人,竟看见那保镖的手,诡异的扭曲过来,小臂断成两截,整个胳膊象面条一样软软的! 整个手掌上的骨头,竟然被人一拳击碎,那得要多大的力量? 而此时,刘十八仍风轻云淡,面带微笑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连身后的李宝山,也面不改色冷眼瞧着这一切,只是在嘴巴中憋出两字: “额造……” 这时,众人的眼神才回头看向刘十八,只见他的身前,站着刚才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魁梧大汉,秦大! 高大威猛的秦大,虽然还穿着满是泥土的迷彩服,光着双脚,但身上那股凌厉至极的杀气,让周围看热闹的人暗暗毛骨悚然,面带恐惧。 秦大眼珠泛红,隐隐溢出一丝淡淡威压,冷冷看着坐在地上,满脸冷汗不吭一声的黑衣保镖,低声道: “敢对主人动手,找死!还算是个汉子。” 说完,秦大冰冷的目光,盯着下令要打断刘十八双腿的费安平,回头恭敬的对刘十八问道: “冒犯主人者死,是否要秦大将这为首之人,斩杀?” 斩杀? 这句血淋漓的话,站得远的人听不到,但站得近的费安平却听得清清楚楚,不由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奇异。 费安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面色阴沉,身穿运动装的中年人。 一直站在费安平身后沉默的中年人,脚尖一点,轻飘飘往前踏了一步,冷冷道: “好强的力道!身手不错,我看今天这件事,到此为止怎样? 你们,也打残了我们的人一只手,就这样算了,对大家都有好处,费家和宁家面子上也过得去!” 秦大闻言,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刘十八…… 刘十八古怪的看了一眼中年人的脚尖,心中不由一突,虽然自己目前力量和武道不如秦大,但眼力却不差! 这中年人,才是个绝顶的武道高手,真正的内外兼修,至少单修武道五品或者六品,擅长轻身功夫,或八卦门功夫! 虽然,这家伙离秦大的本事还有一段差距,但刘十八却不打算就这样善了…… 今天,你让了一步,明天,人家就会更进一步…… 想到这,刘十八微微一笑,回头看看李宝山,大声笑道: “我今天,把这个家伙的脚打断,你姐夫,能不能摆平?” 李宝山瞪大眼珠,翻了个白眼,下意识的呵呵一笑道: “只要不是炸了京都,没有宁家摆不平的事……” 霸气,这就是顶级豪门的霸气…… 在这地界,没有我家摆不平的事…… 听到这话,刘十八心中一定,抬头看着费安平,和那中年人冷笑道: “虽然爷们不想找麻烦,但你想打就打,想算了就算了?那爷爷我岂不是没面子? 秦大,给我把这两个站着的家伙,腿都给我打折了!老子也让你明白,粑粑是米做的,锅是铁打的……” 别离眼中泛起一丝异色,痴痴了看了刘十八一眼…… 这一眼,充满别样的味道…… 可惜,刘十八却并未发觉…… …………………… ps:明早7点左右,我们不见不散!感谢诸位鼎力相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