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无耻的老逗比、又诈死?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33章 :无耻的老逗比、又诈死?

刘十八张大嘴巴,呆痴的看着爷爷刘十六倒在父亲怀中,爷爷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惊骇……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刘十八茫然自语,眼中大滴的泪珠儿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啪!” 一只温和的手掌轻轻的拍在刘十八肩上。 刘十八回头一看,是唐季礼! “不要多想,你爷爷活了一百多岁,其实寿元已尽,他用篡命术为你指点明路,也算了了一个心愿!” 唐季礼面色沉静,淡淡的说道。 大殿中,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此时此刻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悲伤的刘十七父子两人。 别离,仍然是那副冰冷的样子,只不过眼眸中多了一点异样,静静的看着刘十八。 刚才刘十六的话,她显然也听明白了! 玉漱则缓缓的蹲在丈夫刘十七身边,和他一起紧紧的抱着刘十六还显得温热的尸身。 曹雄和李来富两个老头,面容悲戚,跪在刘十六面前,眼中泪珠滚滚…… 刘十八怒视着自己的父亲,厉声问道: “爹,为什么要爷爷去推算什么未来天机?我这有人形太岁,给爷爷服用一根就能延寿五年到十年……” 刘十七面上也满是泪痕,抬头看看自己的儿子,轻声应道: “这是你爷爷自己的决定,这倔老头子的脾气,难道你不知道?” 玉漱白了刘十七一眼道: “行了,公公去世,你少说几句!” 刘十八看了母亲一眼,也沉默着不说话,大殿中顿时安静下来…… “咕咕……” 正在众人哀声悼念的时候,躺在刘十七怀中的刘十六,喉头中竟然发出了咕咕的响声…… 又…… 又诈尸了…… 刘十八瞪大眼珠子,满眼不可思议…… 玉漱和刘十七也瞠目结舌,古怪的看着张大嘴巴喘气的刘十六。 这老逗比,竟然又搞了一次?诈尸? “哎!” 刘十六花白的头颅抖了几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 “爷爷?” 刘十八咧着嘴,试探着叫了一句。 “人老了,想死阎王爷也不收!对了,我还是咱们刘家屯唯一的党员,我记得今年的党费还没交……” 刘十六伸着脖子,喘着粗气,瞪着眼珠子,侧头看着玉漱胸~前的一抹雪白…… “爹……” 刘十七满头黑线,不满的哼了一声。 大殿中所有人,瞬间石化…… 这老头还真,这都啥时候了,还盯着自己媳妇的身子…… 唐季礼,拍在刘十八肩头的手臂还没有收回,就那么凝固在当地…… 别离,则瞪着眼珠乱转,一副见鬼的表情! “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很想老子嗝屁不成?” 刘十六躺在儿子怀中,不满的咕哝了一声! 边说,刘十六边挥手一巴掌,将凑过来舔脸的老黑和碧眼,呜咽着扇到了墙角…… “额造!” 刘十八在心里怒骂一声。 刘十八一个健步,飞身跑到刘十六身边,扶着他枯瘦的肩膀,焦急道: “爷爷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你以前搞了一次诈尸,这次又来?还嫌我吓得不够?” 刘十八摇着花白的头颅,苦笑一声道: “用篡命术窥视天机,特别是算的大命,是要受天罚的。 老天爷收了老子的老命,也理所当然,前几天我算过,自己阳寿不久,所以就算了一下! 古怪的是,刚才我确实背过气了,冥冥中感觉自己的魂魄飞了起来,看见了孙儿你的悲伤,还有你爹和你娘心里的痛苦。” 说道这,刘十六挣扎着坐了起来,顿了一下,却猛的看向原本刘十八带来的一行人,面色狰狞道: “但是在这大殿中,老子在半空中,却看到一个人在笑,那种笑意很狰狞,很奸滑。 那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笑容,老子活了一百多年,什么样的幺蛾子没见过,岂能骗过老子火眼金睛? 没想到,你隐藏得这么深?第一次诈死,引出了王二梆子这个奸细,今儿个机缘巧合,竟然又发现了你? 你深谋远虑费尽心机,就是为了今天吧?就是为了让刘十八带你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那艘太空战舰?” “啊?” 刘十八张大嘴巴,迷惑的看着胡子一抖一抖的刘十六。 曹雄和李来富两人闻言,对视一眼,同时从地上跃起…… “吼!” 紧接着,曹雄抽出随身军刺,厉啸一声往李来富胸前杀去…… “桀桀桀!” “轰!” 李来富狞笑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黑色大旗,用旗杆拦下这必死的一击。 大殿中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 曹雄一击不中,左手猛的闪现七根金针,一把扎在自己天庭穴上。 刘十八呆痴的看着这一切,金针刺穴? “吼!” 七窍流血,貌似厉鬼的曹雄厉吼一声,身形一变,挥舞着军刺,不进反退…… “轰!” 右脚点地猛的一蹬,曹雄身形快若闪电,用一种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猛的往大殿外的石室冲去, 石室外,有除开秦大之外的另外七个活死人士兵…… “嘭!” “轰!” 刘十八,刘十七父子带着一行人,快速的追了出去。 入眼所见,曹雄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力量,强行和七个活死人交手,爆发出震撼人心的音爆声…… 七个活死人中,其中两个倒在地上,被削掉了头颅,满地黑紫的液体。 另外五个士兵,则个个身上带伤…… “这是怎么回事?老曹这是咋了?” 刘十八瞠目结舌。 祝英台面色凝重的站在刘十八身侧,身躯微微发抖,惊惧道: “这何止五品武道的实力?” 路小林抖抖索索的颤声道: “七品武道,或者……八品!” 刘十六此刻,被玉漱扶着也跟了出来,闻声叹息道: “金针刺穴,自毁根基,同归于尽!你这是何苦……” 刘十八到此时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和曹雄交手一招的李来富,此刻谨慎的站到刘十八身侧,凝重道: “没想到,师弟竟然也是……” 刘十六凄楚的一笑道: “老子英雄一辈子,没想到收的几个徒弟,一个又一个,都是曰本间谍。 山本柳义,王二梆子,曹雄,不对他肯定不是曹家的子弟,这瞒天过海的手段真厉害!” 几人说话的短短片刻,剩下的五个活死人士兵,便被实力突增的曹雄击得连连后退…… 刘十八震撼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老曹所向披靡的战斗场景。 这……就是八品武者的实力? 但是,令刘十八疑惑的是,曹雄从大殿中冲到这里,能瞬间斩杀两个士兵,击退五个,完全有能力和时间跑出去啊? 他为什么不走? 想着想着,刘十八心中一冷,眼光在石室中看了一圈…… “小主,别看了!那个曰本娘们不见了!” 路小林阴测测的说了一句。 ……………… 刘十八祖孙三人,加上玉漱和别离,还有刘十八带来的郑伟达,路小林,祝英台,田明建,艾连胡一行人,面色凝重的看着曹雄和五个士兵的交手…… 石室中挪腾的空间不大,仅仅六个人交战已经极为勉强,任何人都插不上手…… “老曹金针刺穴,耗尽生机潜力,仅仅就为了救出那个伊藤雅子?” 刘十八百思不得其解。 刘十六诡异的回头看了冷静的孙子一眼,轻声在刘十八耳边咧嘴笑道: “孙儿,你也很不错!别以为你的小动作我不知道。 伊藤雅子逃出去,原本就是你一早预计好的吧?就算没有老子这孽徒,你也会找机会是不是?” 刘十八面色一变,目光闪烁道: “真的老而弥坚,这样都逃不过爷爷的眼睛!” “哼!你这臭小子,还好这孽徒被你糊弄了……” 刘十六哼了一声。 此时,战况依然焦灼…… 刘十六猛的回头,满嘴流涎,舔着脸看着自己的媳妇玉漱的那一抹雪白。 “公公!” 风轻云淡的玉漱,终于受不了,骄哼了一声! “不是!乖媳妇,让别离姑娘出手,结束了吧?再打下去,那几个活死人可死完了……” 刘十六眼珠乱转的笑道。 玉漱微微点头,白了自己这老不羞的公公一眼,回头对一头黑线,怒视刘十六的别离,轻轻点点头! 别离淡淡的往前走了两步,回身看了刘十六一眼,冷冷道: “死的,还是活的?” 刘十六闻言一怔,痛苦的闭上眼! 刘十六的脑中,回旋着刘家屯的数百冤魂,回想着几十年的师徒情义,回想着曰本国侵华战争中犯下惨绝人寰的杀戮…… 一双浑浊的老眼中,滚滚老泪沁出,刘十六干瘪的嘴唇,颤抖着吐出一个字道: “死!” ………………………… ps:感谢诸位支持!下午五点我们不见不散!更新时间由于系统故障,前后一般不超过一个小时,请大家谅解! 今天是公历2015年的最后一天,天书预祝大家元旦快乐,生活美满,本章是大章节! 嗯!最后一天,求个打赏吧,也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