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25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接下来的时间,刘十八便和父母爷爷呆在一起! 而刘十八一行其余的人,则被对峡谷极为熟悉的唐季礼带着,在方圆百亩的范围内,自由活动休息。 刘十七含笑看着自己的漂亮老婆,牵着儿子的手左看右看,欢喜得不行,苦笑道: “玉漱,爹,咱们上去坐下慢慢说吧。” 说罢,刘十七伸手指了指天上两块巨大的浮石…… 刘十六下巴上的胡须抖了几下,瘪瘪嘴道: “这小子和我过了几十年,天天在我眼前晃悠,我也厌了。 你们去吧,老头子带着老黑和小老鼠去遛弯……” 说完,刘十六颤巍巍的转身,朝峡谷中缓缓走去,身后跟着老黑,还有老黑背上,鼠尾打着转儿的碧眼…… 刘十八木然的抬头看了看浮石的高度,低声道: “我,我跳不上去……” 刘十七淡淡一笑,伸手在刘十八肩膀上拍了一下,轻声道: “现在武道几品了?” “四品。” 刘十八抠了一下脑门,如实答道。 “好了!别一见面就考究儿子,你看他累成什么样了?先上去坐下,喝点水慢慢说。” 满脸笑意的玉漱心疼儿子,埋怨道。 刘十七白了玉漱一眼,转头淡淡道: “好!我们先上去。” 接着,刘十七看着别离道: “你带他上来。” 同样一身素白的别离,恭敬的点点头…… 唯有刘十八一片茫然,带着? 难道让别离这美得冒泡的女人,抱自己上去? 紧接着,刘十七夫妇轻喝一声,双双腾空而起,往二十多米高的浮石上跃去。 刘十八没来得及感叹父母的强大,便被一根突然出现的黑色藤条缠住身子,瞬间被吓坏了脑子…… 听着半空中的风声从身下呼呼吹过,呆痴的看着在自己上方飘飘欲仙的别离,还有别离身上诡异出现的黑色藤条,刘十八顿时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好使了…… 别离,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你说这女人和秦大他们一样,被生物病毒感染的活死人吧,又不像。 你说她是妖怪,也肯定不是…… 但是,这腰间出现的黑色藤条是咋回事? 这,这明明就是峡谷中随处可见的那种,开着白色花朵的荼蘼花,而这黑色的藤条,就是花藤…… 难道这别离,是传说中的精怪化形…… 刘十八脑中连七八糟,胡思乱想着,几个呼吸后,便来到了半空中的浮石上。 刘十七夫妇老早就含笑等在上面了。 落地后,刘十八往四周看了一眼,顿时愣了一下。 这浮石的面积大约有五十平米左右,上面竟然还种着花花草草,有一个石桌,四个石凳,在边缘有一间石屋。 “坐吧。” 刘十七指了指石桌,含笑道。 玉漱笑盈盈的拉着刘十八的手,来到石桌边,在石凳上坐下。 “儿啊,让娘好好看看,二十多年没见了,长成大小伙了。” 玉漱喜滋滋的左看右看,眉眼儿间藏不住的喜意。 刘十七则淡然坐在另一张石凳上,轻声对别离道: “去沏一壶茶来。” “是!” 别离恭敬的应了一声,往石屋走去。 刘十八的视线则随着别离的消失,回到了父母身上。 “爹!” 刘十八哽咽了一声。 “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和你娘?” 刘十七淡淡一笑。 “没错!” 刘十八点点头,接着道: “你和娘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娘,真的是秦朝人?” 刘十七和玉漱对视了一眼,刘十七含笑道: “让你娘和你解释吧。” 玉漱拉着刘十八的手,静静的看着他的双眸,轻笑一声道: “儿子,你和你爹当年,长得果真很像,连那眼神也很像,死死的盯着别离,都不眨眼的……” 刘十七闻言,翻了个白眼,满头黑线道: “没事别扯我,儿子不像我像谁?废话……” “呵呵!” 玉漱娇笑一声道: “说儿子像你,是夸你呢。” 刘十八听见这淡淡的夸奖,心头一暖…… 接着,玉漱端起别离沏好的茶,放在唇边喝了一口,缓缓道: “娘是秦朝人,这一点没错,同时娘还是当年被高丽,进贡给秦朝和亲的妃子。” 刘十八瞬间瞪圆了眼珠子,夸张道: “二千多年?” 玉漱皱了皱琼鼻,娇笑道: “那种生物病毒你也见识过了,可以让人的体内源源不断的产生一种特殊的物质,保持活力。” 说道这,玉漱补充道: “后来偶然感染了这个病毒,没想到我却活下来了,而嬴政却没有熬过来。” 刘十八古怪的瞪了刘十七一眼,呐呐道: “我不会是那秦始皇老头的什么遗腹子吧?” 刘十七和玉漱闻言一愣,相互对视了一眼…… 刘十七好笑道: “你在想什么的?当年你娘虽然是嬴政最后的妃子。 但,那时候秦始皇已经老了,还没来得及……便一命归西了……” 玉漱面色含羞道: “后来,在胡亥那家伙的严令下,所有的后宫妃子都被陪葬,唯有我因为感染病毒,侥幸活了下来。 最后,在这里孤独了过了数千年,才等到了你的父亲和唐季礼两个进来盗墓的家伙……” 刘十八古怪道: “然后你们就一见钟情,再然后就有了我。” 刘十七和玉漱同时点头道: “没错!就是这样。” 刘十八闻言若有所思,他还是有一些疑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最后,刘十八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别离,纳闷道: “那么她呢?真的是秦始皇嬴政的女儿赢贞?” 玉漱看了别离一眼,叹息道: “没错,她正是嬴贞,被那狠心的胡亥下令殉葬…… 本来已经死去,却机缘巧合下,被墓中同样感染病毒的荼蘼花种子感染。 结果,那荼蘼花的种子在别离身上生根发芽,同生共死,就成了如今的摸样。” 刘十八听到这里猛的站起来,呆痴道: “那在小山下,吞噬那些魔化士兵的花藤,还有花藤中的白色人影,就是别离?” 别离淡淡道: “正是奴。” “你,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妖怪?” 刘十八呐呐道,眼中满是惊骇。 玉漱拉着刘十八的手,安慰道: “别离也是个苦命人,她不是妖怪,按照现在世界的说法,应该是一种生物变异人。” 刘十八抬手擦了一把冷汗,古怪道: “难怪她身体内,能诡异的出现花藤。” 刘十七哈哈一笑道: “这个你不用害怕,别离平时和一般的女子并无不同,唯有施展本事的时候,才变得极为厉害恐怖。” 说完刘十七又补充道: “别离厉害起来,连你爹我也甘拜下风!” 玉漱白了刘十七一眼,拉着刘十八的手幽幽道: “嬴贞是个可怜的姑娘,娘不忍心让她在这里过一辈子。 所以,希望你出去的时候,带着她出去生活,从今天开始,别离就是你的妻子,你要好生待她……” 刘十八闻言大惊失色,眼珠瞪得溜溜圆: “不!我不要妖怪做老婆……不!不是,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不能再搞第二个。” 玉漱好奇道: “有了一个?是谁?” 刘十八理直气壮道: “她叫宁敏儿,不比别离相貌差的。” 玉漱眉眼间泛着一丝古怪的笑意,随口道: “别离现在还带着面纱,你怎么知道她的相貌? 再说,华夏历来就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我和你父亲决定的事,你没有权利拒绝。” “不行!肯定不行,我要从一而终,我喜欢的女人,只有宁敏儿一个!” 刘十八的头,摇得象拨浪鼓一般。 “哼!” 别离冷哼一声,缓缓的抬起纤手,轻轻的扯下了面上的白纱…… 白纱滑落面颊的瞬间…… 刘十八张大了嘴巴,痴了…… 良久,刘十八才茫然不觉的自言自语道: “好像!也不是不能商量……” 玉漱含笑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转头瞪了刘十七一眼,娇笑道: “你看,是不是和你当年一眼?” 刘十七悠然自得,得意洋洋道: “我的儿子,怎么会差了……” …………………… ps:下午5点,不见不散,今晚0点,小冲一下销售排行,希望各位力挺一下,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