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母子相见、泪两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24章 :母子相见、泪两行

低着头想着心思,刘十八沉默着跟在白衣女子别离的身后,往房间外的通道走去…… 秦大八人,则负责在房间内看官重伤呆痴的伊藤雅子…… 其余的人,则都跟了上来! 特别是路小林和艾连胡这两个八卦党,一路上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谈些什么…… 郑伟达和田明建两个也笑眯眯的,兴致勃勃…… 唯有祝英台,仍然警惕的落后刘十八一步,紧紧的跟随着。 而唐季礼和刘十六,曹雄三人则走在最后…… 一行人走到那所谓的奈何桥的桥头,白衣女子别离,则停下脚步,回身道: “在这里走路轻一些,不要惊醒了下面的那些士兵。” 一行人闻言,顿时安静下来…… 别离在前面带路,仿佛不需要任何灯光,就能知晓前面的路上哪里有石头,哪里有坑洞,行走得极为平稳。 刘十八一行人在后面打着手电筒和矿灯,还有些磕磕碰碰。 带路的别离没有上桥,而是径直往桥的右下方走去。 桥底下? 难道父母在桥底下? “咕咚!” 刘十八纳闷的跟在别离身后,谨慎的注视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材,暗暗的吞了一嘴的口水…… 别离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回头淡淡的看了刘十八一眼…… 冰冷的目光,让刘十八心中一寒! 跟着别离走到桥下又往前走了一会,便来到了一个狭窄的小峡谷的下方。 小峡谷中布满了浓雾,开着矿灯也看不清前面的路。 就这样摸瞎一般,一行人走走停停,顺着小峡谷行走了约半个小时,前方才渐渐的宽敞起来,竟然还能看到一丝光亮。 ………… 几分钟后,刘十八一行人,爬上了一个十几米高的小山坡。 越过山坡向下看去,一幕令人震撼的场景出现在众人眼前…… 谁会想到在地下几千米的地方,还有一个如此诡异的地方? 出现在刘十八眼前的,是一个占地约百亩大小的地缝。 “地缝”其实是地质学中的一个“喀斯特地貌”的关键术语。 地缝指的是非常狭窄,且有相当深度与长度的沟谷,形态上表现为一条深切“天然岩缝”。 由于其形成和保存都十分困难,一般的地缝下面窄,上面宽。 而此时呈现在刘十八面前的这个峡谷,就是一个上面窄下面宽的巨大地缝。 而在两边峭壁最狭窄的地方,离开地面约数百五米高的地方,则镶嵌了一个巨大的原型物体,散发着淡淡的白芒,将整个峡谷中照射得透亮。 刘十八呆痴的仰头看着那原型物体,扭头吞了一口口水,看着别离道: “天上那个发光的是什么?” 别离头也不回,淡淡应道: “夜明珠。” “夜明珠?” 刘十八瞠目结舌,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夜明珠? 就这么隔着数百米的高度,都能感觉到,这个夜明珠只怕有一间屋子那么大。 而在峡谷中,浓雾飘飘,峡谷的两端,一边吹着热风,一边吹着冷风。 两股冷热空气交融,烟雾缭绕,更有峡谷中间的一个数亩大小的一个地热温泉匹配,水天相谐,宛如世外桃源。 峡谷的四周峭壁上,还有几丝飞瀑落下,溅起无数的银色水珠。 峡谷的四周则怪石遍布,碧流潺潺,尤其令人震撼的是,峡谷的半空中,还有两块巨大的飞石,漂浮在空中游荡…… 空气中漂浮着薄雾,沁着淅淅沥沥的细雨,更为这诡异的峡谷增添神秘的气息。 刘十八一行人站在小山上,随意看去,便觉得自己置身于幻境中,整个身心都得到了放松。 众人往四周望去,仿佛生活在梦中,无拘无束…… 其中,最让刘十八记忆深刻的,则是峡谷两边的山壁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荼蘼花…… 看着那漫山的荼蘼花,刘十八便想起了那恐怖的花藤,将一些魔化士兵吞噬的场景,心中不寒而栗。 “俺的老天爷……” 曹雄瞪大眼珠子,不可思议的仰头看着空中。 刘十八迷惑道: “咋了?” 曹雄伸手一指道: “老汉猜得不错的话,你爹娘还有师兄,就在天上那两块浮在半空的平台上。” 刘十八闻言一愣,再次仰头看去,良久才呐呐道: “这怎么可能?那么大的两块石头,不可能浮在半空啊……” 这时,一头白发仿佛乱鸡毛的刘十六,也站到了刘十八身后。 “你们两个,什么眼神?你们谁见过石头能浮在半空的?” 刘十六瘪瘪嘴笑道。 边说,刘十六边悠然自得的在身边摇头晃脑的老黑脑袋上摩挲了几下,便去研究老黑背上的碧眼鼠王去了…… 刘十八和曹雄对视一眼,眼中充满震惊…… 唐季礼在一边凝视着空中的两个平台,淡淡道: “那个啊,其实是两块巨大的铁矿石,记得当年进来的时候,我和你爹都下巴都快惊掉了。” 刘十八好奇道: “铁矿石也不能浮在空中吧?” 唐季礼摇摇头,神神秘秘的笑道: “要是整个峡谷,是一块巨大的磁石呢?就是吸铁石……” 刘十八闻言,瞬间愣住,若有所思…… 郑伟达,祝英台,田明建,路小林几人,更加瞠目结舌,他们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景象。 ………… “你们看天上?” 这时,眼尖的祝英台惊叫一声! 刘十八一行人闻声,全部仰头看去,之间上空的其中一个平台上,飞身跃下三个人影。 三个人影中,一个身穿黑衣,手上拿着一杆大旗,另外两个则是两个穿着白衣长袍的男女…… 三人,下落的速度很快,眨眼便到了近前…… 刘十八此时呆在原地,痴痴的看着含笑站在自己几米远的这一对男女身上…… 至于说同样含笑的李来富,则直接被刘十八忽视了。 站在右边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古装长袍的优雅到极致的女子,看起来顶多三十岁。 她的白色长袍,衣领部分很有特色,是秦汉时代的交领,领口很低,能看见素白的里衣。 宽袖紧身的袖沿绕至身后,用绸带系束,白色长袍上,还绘着精美华丽的纹饰。 说道这女子的容貌,则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好一个绝代佳人。 ……………… 刘十八恶意的揣测着,难怪自己的老爹刘十七,被迷晕了,在这地底古墓中一呆就是二十年,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快活日子。 接着,刘十八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老爹刘十七身上。 刘十七也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袍,头上的长发还挽起来梳了一个辫子,一眼看去,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一个温文尔雅的儒雅美男子…… 从眉眼间看出来,刘十七和刘十八倒有五六分相似,但是刘十八更多的,却沿袭了母亲的相貌。 “爹……” 刘十八哽咽的一声。 刘十七含笑点点头,顺手牵过身边白衣女子的素手,看着刘十八,用眼神鼓励着…… “咕……” 刘十八喉头艰难的蠕动了一下,愣愣的看着面前貌美的白衣美妇。 他的眼中不自觉的浮起一丝水雾,两颗豆大的泪珠不知不觉滑落,终于颤声道: “娘……” 白衣美妇侧头看了刘十七一眼,同样一行清泪滑落,转头看着刘十八,哽咽道: “十八,我的儿……” ………………………… ps:明早7点,不见不散!母子终于相见了! 秦始皇最后的墓葬中,到底是什么样子呢?玉漱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别离最后会成为刘十八的小老婆吗?请各位读者敬请期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