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唐季礼的诡异手段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22章 :唐季礼的诡异手段

看见刘十六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刘十八虽然事先已经通过曹雄,知晓了一切,但!此刻还是免不了眼眶泛红…… “老东西,诈死骗我,很好玩吗?” 刘十八哽咽着骂了一句。 刘十六无所谓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缓缓走到刘十八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溺爱的笑道: “劳资不哄你,你还蹲在许昌和那小妖精黏糊,成天买彩票是不?” 听见刘十六的话,刘十八不好意思的抠了一下鼻孔,咕哝道: “我也不知道咱家还有这破事啊,世世代代的盗墓贼……” “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你能成功的带着这帮残差不齐的人来到这里,本身就证明了你的天赋。 你小子,你爷爷我果真没有看走眼,当真是做盗墓贼的料子,好种出好苗,果然是我刘十六的种……” 刘十六笑呵呵,自顾自的自演自夸,丝毫不在意旁边翻白眼的众人。 “师傅!” 这时,曹雄捂着肩膀,犹路小林扶着来到两人身边,恭敬的叫了一声。 “嗯!不错,这次十八能浪子回头,多亏了你了,徒儿你也辛苦了。” 刘十六笑眯眯的拍了拍曹雄的肩膀。 仿佛被刘十六这么和颜悦色的夸奖,还是头一次,曹雄有点受宠若惊道: “不辛苦,帮师傅教导孙儿,也是我应该做的。” 见刘十六和曹雄师徒在交流师徒感情,刘十八便走到一脸淡然的唐季礼身边,轻声道: “唐先生,我……”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就是错怪我了是不是?” 唐季礼笑眯眯的挥挥手。 “我不明白,您为何要让和胜和的坐堂冬胜来威胁我们?” 刘十八迷惑道。 “还不是逼你来这里探险,还能有什么?其实啊,不是我说你,你脑子呢? 难道你父亲刘十七是草包?他的眼力比你还差劲,他都能带着我来到这里,难道不能说明什么?” 唐季礼翻了翻白眼。 “那先前在曰军基地?” 刘十八古怪道。 “做戏懂吗?曰本人用替身李来富来做戏,难道我就不会做戏吗?” 唐季礼大笑一声。 刘十八无奈的摇摇头,接着又走到和郑伟达攀谈的田明建身边。 “老田,你没事吧?” 刘十八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会。 “没事,就是受了一点小伤,被打到那条诡异的小河里面去了。 后来被水里的那帮子水鬼给拉到鬼窝窝里面去了,好在你爷爷和唐季礼赶了过来,否则我就真的成了那帮水鬼的粮食……” 田明建乐呵呵的笑着解释道。 说完,田明建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递到刘十八手中,狞笑道: “就是这玩意打到了我的肋下。” 刘十八拿在手中一看,竟然是一个曰本的忍者六棱飞镖。 “是谁对你出手,你可看见了?” 刘十八看了那个一直坐在地上的人影一眼,淡淡的问道。 田明建眼中浮起一丝狰狞,回身朝地上的那个人影一指道: “就是她……” “唉……” 刘十八叹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我是叫你宁敏儿呢,还是叫你上官雅呢?” 刘十八眼中闪着复杂的目光,轻声问道。 “哇!” 坐在地上的人影,吐了一口鲜血,凄笑了一声道: “还是叫我上官姐吧。” “呸!老子瞎了眼,还沿路保护你?没想到你竟然是曰本人?” 艾连胡扭曲着老脸,在边上手舞足蹈的骂了起来。 “够了!这件事,让十八自己解决。” 站在不远处的曹雄吼了一声。 曹雄是最先和上官雅见面的,自然知道她是什么人。 “上官雅,罗战是不是你动的手?” 刘十八面上闪过一丝厉色。 “不是!” 和宁敏儿面貌一模一样的上官雅,凄惨的苦笑一声。 “是那个李来富动的手?” 刘十八接着问道。 “是的!” 上官雅淡淡的答道。 答完这句话,上官雅用异样的目光直愣愣的瞪着刘十八道: “一路上,我有一万种方法杀死你,最后还是没有动手,你知道为什么?” 刘十八闻言一愣道: “还不是为了我手上的东西,还有什么?” 上官雅凄苦一笑道: “我要是说不是呢?” 刘十八闻言一愣,迷惑道: “那是为什么?” 上官雅摇摇头道: “你还是杀了我吧。” 接着上官雅眼中泛起一丝奇异的光芒,咬着牙道: “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没错,正真的宁敏儿有一点你学不来。” 刘十八冷冷一笑道。 “我自认为学得很像了,哪里不一样” 上官雅好奇的问道。 刘十八轻笑一声道: “我第一次看见宁敏儿的时候,是在许昌,那一次你也在场吧? 你可还记得?宁敏儿的长相说不上惊艳,却有一种平淡的美。 那种淡淡忧伤的气质,很更容易感染身边的人,仿佛一个古典女人,从画中走来,这种优雅的气质,岂是你学得来的? 从你在我身边装傻卖萌,并且大胆的挑~逗我的时候,我就感到好奇了,完全是两个性格嘛!” 上官雅叹了口气,无奈道: “原来,我终究不是宁敏儿,永远也无法代替她……” 接着,刘十八眼中泛起一丝凶光,回头对郑伟达道: “杀了她!” 郑伟达闻言一愣,拿着军刺的手一抖…… 刘十八此时猛的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回头大声道: “告诉我,敏儿在哪里?” 上官雅顽固的一摇头道: “你杀了我好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郑伟达拿着军刺,缓缓了走了过去,站在上官雅身后,抓住她的头发,用军刺横在她的咽喉处…… “等等!” 这时,唐季礼走上前拦住狞笑的郑伟达。 “丫头,我问你两件事,你好好的回答,做主留下你一条命。” 唐季礼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色彩。 上官雅闻言一愣,过了几个呼吸才迷惑道: “我是曰本人,有什么好犹豫的?你们杀了我好了。” 唐季礼古怪一笑道: “我要问的是,你今年多大了?家里在曰本什么地方?对了,你的大姨妈什么时候来……” 刘十八一行人,闻言差点栽倒在地上…… 这唐季礼在搞什么鬼? 该不是看上这曰本妞了吧? “小子,让这唐老头去问吧,你看着就行。” 刘十六淡淡的一笑。 接着不到五分钟,上官雅的眼神便慢慢的凝固了,呆痴了,唐季礼问什么就答什么。 “你叫什么?你父亲是谁?” 唐季礼轻声蛊惑道。 “我叫伊藤雅子,我父亲是山本将军的下属,叫伊藤盛景。” 上官雅终于被唐季礼迷惑了。 “宁敏儿在哪里?” “宁敏儿被关押在华夏国费立国老将军的家中……” “你的任务是什么?” 唐季礼继续问道。 “夺取摸金令,杀死刘家所有人!” 伊藤雅子眼神迷离,仿佛梦游一般。 “为什么还不动手?” 唐季礼回头看了刘十八一眼。 “我和他一起生活了三年,我喜欢刘十八,我下不去手……” 伊藤雅子呆痴的应道。 刘十八闻言心神一颤,长长的叹息一声…… 没想到,唐季礼竟然还会催眠? 直接让伊藤雅子,说出心底所有的秘密…… …………………… ps:圣诞快乐!!明早7点,我们不见不散哦!真没法了,我5点就更新了,结果系统抽风,到五点半还没有显示出来。 感谢大家长期的关注和支持,感谢各位喜爱本书的读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