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柳暗花明、峰回路转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21章 :柳暗花明、峰回路转

果不其然,左边第一口棺材之内,出来的也是和先前第二口棺材中一样的女尸。 在别离的指挥下,秦大等八人的合力扑杀下,很容易便解决掉了。 其中,让刘十八感到迷惑不解的,便是那白衣女人别人身边,神出鬼没的藤条,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接下来,其余的六口棺材内,也分别蹦出来其他的四具女尸。 这些女尸攻击性极强,好在都有惊无险的分别被杀死大卸八块…… 最后,白衣女子别离,独自一人静静的站在金属墙壁前,痴痴的看着墙壁上龙嘴中的那个扁平的插口…… “别离姑娘,你看……” 刘十八站在别离的身后,犹豫着叫了一声。 白衣女子别离,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深邃的眸子死死盯了刘十八一眼,接着越过刘十八的肩头,看向他身后的六人。 “你,来到这里,想干什么?” 别离的声音仿佛不带一丝人间烟火。 “我就想找我爹……还有我娘。” 刘十八眼巴巴的看了别离一眼,才答道。 别离闻言,眉眼间竟然罕见的付出一丝笑意,淡淡道: “你就没想过进到这里面?” 说罢,别离伸手指了指身后的那一面金属的墙壁。 “想!怎么不想?秦始皇是华夏最传奇的皇帝,我做梦都想着进去看他一眼。” 刘十八毫不犹豫的答道。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刘家人就是盗墓贼,就是摸金校尉,进来就是倒斗盗墓发财的,否则进来做啥? 别说自己也想捞一些好处了,还有艾连胡这孙子也虎视眈眈呢! 白衣女人别离闻言轻轻摇头道: “进不去,只有一半的钥匙,要不是进来的人多了,惊动了守灵的白起,这枚钥匙也得不到。 当年,你爹和一个叫做唐季礼的人一同进来,结果就没见过这中间的黄金棺材,所以也没有进入这墙壁的机会。” 刘十八眼眸一闪,心神一动间,淡紫色的摸金令出现在右手掌心,泛着淡淡的紫光。 “有了这个,不知道钥匙是否完整了?” 刘十八含笑道。 “咦?” 白衣女子别离惊呼一声,接着仍然摇头叹道: “没想到你真的得到了你爹的传承!但,还是不行,其中还缺少一个最重要的东西。” “还差什么?” 刘十八目光炯炯的问道。 别离黝黑的眸中,闪过一丝红芒,左右顾盼了一番,才幽幽道: “你就那么想打开这座墓么?” “没错,我们一行人千辛万苦才到了这里,怎么也要进去见识一下。” 刘十八斩钉截铁的答道。 “咯咯咯!” 白衣女子别离,竟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 刘十八呆了一下。 别离面色一整,轻声道: “这座皇陵,是谁设计建造的,你可知道?” “徐福,或者李斯!” 刘十八毫不犹豫的答道。 “没错,李斯只是督造,正真的设计者正是徐福那老儿。 我刚才说这墙壁打不开你知道为什么?因为差了最后的一样东西。” 别离抿着嘴,淡然一笑。 “差什么?” 刘十八瘪瘪嘴。 “徐福的血,或者有徐福血脉的后人都血。” 别离轻声娇笑一声,补充道: “所以,就算钥匙完整,这最后的龙壁,也打不开。” 说道这里,别离用古怪的眼神看了看刘十八身后的六人一眼,眸中一闪道: “不过,也说不定……” “啥个意思?你说清楚?” 刘十八茫然道。 别离悠然转身,长裙飘飘,摇摆着迷人的身姿在室内走了几步,停在了秦大身边,指着秦大娇笑道: “你可以问问他我是谁,我想的话他已经清醒了,可惜他们八人已经被你下了蛊,其实你无须如此……” 刘十八闻言一愣,阴着脸看着满面严肃的秦大问道: “她?别离是谁?” 秦大面色一整,毫不犹豫道: “主人,其实……其实她就是先皇最小的女儿,赢贞公主!” “啥?” 刘十八闻言大惊,心中一颤,倒退了三步。 白衣女人看见刘十八的惊诧之色,不由冷冷一笑道: “很惊讶么?别怕,其实我早就不是原来的赢贞公主了,大秦已经灭亡了。 被我的兄长胡亥,强令陪葬的时候,赢贞公主就已经死了,后来机缘巧合……唉!” 说着说着,别离幽幽一叹,伸手将手中的那一半的钥匙递了过来。 刘十八接过一看,发现这钥匙,真的和自己的摸金令几乎一模一样,就是颜色不同而已。 自己的摸金令是淡紫色的,这这一面是金黄色! 但是,这面金黄色的摸金令上,此刻却泛着一丝淡淡的红芒…… “这?” 刘十八茫然看着手中泛着红芒的摸金令,古怪的看着别离。 “你想问,为什么这个钥匙闪烁着红芒是吗?” 别离轻笑一声。 刘十八默然点点头…… “因为……” 说道这,别离猛的转身,看着刘十八身后同来的六人,语气狰狞的接着道: “因为,和你一起来的人之中,有人是徐福的直系血脉。” 刘十八闻言一愣,接着恍然大悟! 徐福东渡曰本,创建了曰本早期的信仰文化,发展了武家文化,并且自封神武天皇…… 那么就是说,此次潜伏在自己一干人中的那个人,其实就是徐福的后人…… 他跟随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刘十八看看自己手上的那面金色的摸金令,又看看自己的那一面紫色的摸金令,不由心中一惊。 那人要的,并不是什么秦始皇陵中的东西,而是? 他要的,而是正真完整的两面摸金令? 得到摸金令的目地则再简单不过,除了自己的那一面能控制暴风战舰之外,他更想得到的,只怕是这面打开秦始皇陵最后龙壁的钥匙? 说不定,这金黄色的摸金令还有其他妙用? 刘十八迟疑了一下,片刻之后才沉声道: “是谁?你自己站出来,我不杀你。” 宁敏儿,曹雄,祝英台,郑伟达,艾连胡,路小林六人闻言,瞬间散开,警惕的相互拉开了一点距离…… “站出来,到底是谁在外面用军刺捅了俺的菊花?” 路小林愤怒的咆哮一声。 别离静静的看着六人,转头看着刘十八嫣然一笑道: “何必那么麻烦呢,拿着那钥匙走到他近前,红芒自然会大盛……” 别离的话还没说完,便有一道身影,快若闪电的从刘十八身前的六人中窜了出去,往房间外面的通道中冲去…… 刘十八一行人瞬间呆痴…… “嘭!” 但紧接着,那个逃出去的人,不知道被谁一击又给打了回来,半坐在地上口吐鲜血…… “哈哈哈!没想到,果然是你……” 黑漆漆的通道中,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大笑。 刘十八艰难的转动脖颈,瞠目结舌道: “田明建?老田?” 路小林则走到刘十八身边,狐疑的眨眨眼,呆痴道: “不光是老田,还有唐季礼那孙子?” 这时,在通道的黑暗处,缓缓的出现了三个人影…… “这谁啊?怎么说话呢?难听死了!” 唐季礼的声音,大笑着传来。 曹雄也颤抖着走到刘十八身边,大笑道: “十八,你看那是谁?唐季礼和田明建身后的是谁?” 刘十八凝神一看,惊喜道: “爷爷?你个老不死的……” 一脸猥琐的刘十七,穿着一件黑不拉几的破棉袄 ,挺胸凹肚,露着干瘪瘪的一身排骨昂首挺胸的迈着方步走了进来…… “呜呜!” 老黑撒着欢儿呜咽一声,箭一般扑上去,用大舌头在刘十七皱巴巴的老脸上,舔了又舔…… “轰!” “呜!” “格老子滚一边去,嘴臭死了……再舔老子把你炖狗肉吃……” 刘十七下巴上的白胡子一抖一抖,飞起一脚将极有眼力劲,表忠心的老黑给踢飞出去,惨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