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相约黄昏后、心要走人难留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20章 :相约黄昏后、心要走人难留

身材棒得不像话的白衣女人,回身快若闪电,将短剑架在了刘十八的脖子上…… 剑刃上的丝丝寒气,刺得刘十八脖颈冰凉,额上沁出一丝冷汗…… “娘!我是刘十八啊。” 刘十八意犹未尽,又补充了一句。 白衣女人听到刘十八爆出名号,不由得一惊,脚下又是一个踉跄,低头仔细打量着刘十八。 似乎她认出来,似乎又没认出来,突然皱眉,用极为好听的,带着一丝高丽棒子的口音,迷惑道: “你……你是,小主人?” 刘十八脸上流下眼泪,颤抖着道: “娘……我……我是……我是十八啊!” 白衣女人瞬间愣在原地,呆痴道: “小主人,真的是你?没想到转眼二十六年,你都这么大了。” 刘十八这时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泪流满面,完全没听清楚白衣女子应的神马,直接点头道: “是!是我……” 接着,刘十八还没忘记补充道: “娘!” 白衣女子脚下一个蹒跚,收回短剑,随手扔给莫名其妙的秦大,气急道: “我不是你娘……你这混蛋!” “啥子?” 刘十八这下总算清醒了,也听清楚了? 不是娘? 刘十八面上瞬间涌上一股热血,羞得通红,认错人了,自己还叫了好几声娘? 卧槽尼玛…… “那你是谁?” 刘十八扭曲着面颊,咬牙切齿道。 白衣女子闻言犹豫了一下,表情复杂,轻轻应了一句道: “奴叫,别离……” 白衣女子正待继续说话…… “嘎嘎……” 这时,房间内再次响起机关转动,六口棺材中左边的第二口,发出了嘎嘎的响声。 发出响声的棺材,正是中间那个黄金棺材出现之前,发出沙沙声的那一口。 白衣女子横眉冷目,转身道: “等等再说,把先皇的几个妃子解决掉。” 白衣女子说话的声音有些咕哝,好像很久没有说话一样道: “后退!” 刘十八闻言一呆,心中浮起一丝惊骇,因为他清楚的听见这个白衣女子叫秦始皇为:先皇? 果然,这白衣女子是秦汉时代的活死人,这名字倒还别致,别离…… 相约黄昏后,心要走,人难留! 挥泪饮苦酒,豪情溢觥筹,泪洗眼,别离终有时,何须问原由…… 好一个别离…… 白衣女子,淡淡看了若有所思的刘十八一眼,娇声道: “你,跟我过来。” 说完,白衣女子又转头凝神看了看秦大一眼,淡淡吩咐道: “大秦金吾八卫,你们也过来!” 秦大八人闻言一呆,露出一丝迷惑,紧接着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恭敬抱拳朗声道: “金吾八卫领命。” 刘十八转头看着秦大八人,震惊的想道: “原来,你们是秦始皇殿前的金吾八卫?” 此时,路小林,郑伟达,祝英台扶着曹雄退到远处。 他们明白,刘十八和秦大他们一起,要和这个被刘十八叫做“娘!”的女人,要一起对付接下来在棺材中出现的东西。 现在,他们几个人只能保护好曹雄,路小林和宁敏儿,不能拖累刘十八。 剩下的事情,还要靠这个神秘的女人和刘十八来解决。 白衣女子快步走到左边第二口棺材后面,对刘十八淡淡道: “你,就站在原地,吸引棺材里面东西的注意,要小心!” 刘十八呆痴的点点头,他知道白衣女子的意图,不论棺材里出来是什么,自己要吸引它的注意力,白衣女子和秦大八人,在后面下手。 摆弄着手中的黑色军刺,又检查了一下腰间的手炮,刘十八回头给祝英台,曹雄几人暗暗点头,便做了个深呼吸,紧握军刺,严阵以待。 此时,刘十八看到白衣女子赤手空拳站在棺材边,与棺材距离极近,心中莫名的有些担心: 如果棺材里出现的怪物,一出来就袭击白衣女子,而不是自己,她将很难躲避…… 白衣女子极为从容,静静的立在棺材后,时间仿佛有所凝固。 “轰!” 左边第二口棺盖,响起咚咚的撞击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苏醒,想冲出棺材。 这时棺材盖开始缓缓升起,露出许多金色的棺材钉,棺盖封口极严,怪不得以父亲当年的能力,都无法破解。 “嘭!嘭!” 棺盖上的七寸棺钉,一个接一个崩开,发出嘭嘭的巨响。 “哗!” 棺盖猛然被掀开,一个娇小的黑影,突然从棺内凌空跃出…… 刘十八面上一惊,没想到东西直接蹦出来,速度还极快,和白起慢慢的爬出来,完全是两码事。 “吼!” 娇小的黑影飞出棺材,首先便向正当面的刘十八扑来。 这时,站在棺材后面的白衣女子伸出双臂,黑光闪现,几乎在黑影飞出棺材的同时,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两根藤条将黑影的双脚死死缠住。 “嘭!” 黑影重重摔落在地,溅起一地的灰尘! 众人这才看清,竟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披头散发的诡异女人! “嘶!” 黑衣女人面色狰狞,面上还探出许多布满花斑的尖刺,口中两排利齿闪闪发光,双手还长着数尺长的黑色利爪。 刘十八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大惊失色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正儿八经的僵尸?” 黑衣女人被诡异的藤条缠住双脚,在地上剧烈挣扎,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斩!” 白衣女子淡淡说了一个字。 站在棺材另一边的秦大八人,同时持剑飞身而上,将黑衣女人瞬间大卸八块…… 刘十八,看那黑衣女子,被面无表情的秦大八人,斩成数十块,分散在地上,淌出许多黑水。 黑衣女子的脑袋也被砍掉,似乎仍未死透,还在眨眼死死的瞪着刘十八。 刘十八心头浮起一丝惊骇之色,杀戮中的白衣女子心如钢铁,形如坚冰,好一个别离…… 难道,专门别离别人的脑袋和身体么? ………… 一行人长出一口粗气! 这黑衣女尸绝不简单,看那凌空跃起的姿态就知道,不会比那武将白起差多少。 若不是一出棺就被大卸八块,众人定难以对付…… 但,刘十八的注意力却不在棺材上,而在面前这个自称别离的白衣女子身上。 “别离,你知道我爹和娘在哪么?” 刘十八打破锅盖问到底的架势,让别离微微皱了皱黛眉…… 别离淡淡道: “解决面前六口棺内的先皇几个妃子,你就可以见到爹娘了。” 两人说话间,左边的第一口棺内,也传来了嘎嘎的机括之声…… 而这时,谁也没发现,有一人用万分阴毒的目光,死死瞪着鬼一样出现的白衣女人,别离! 别离仿佛有所感应,回头斜着眼瞥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 ps:今天是平安夜,天书祝我的读者兄弟,美女们平安夜快乐,感谢大家长期对本书的支持和厚爱…… 明早8点,俺们不见不散!各种求,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