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老鼠曰猫逼:拿命拼!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2章 :老鼠曰猫逼:拿命拼!

周世达在电话那头打着如意算盘,不由得眉开眼笑的问道: “刘兄弟,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让人开车去接你?” 刘十八抬头看了看,刚巧在招商银行的隔壁有一间极为高档的网吧,于是随意道: “我在中华南路的路口,就是招商银行这里,对!这里有一间网吧叫九度空间,我就在里面等吧。” “好!那么等下见了,刘兄弟!” 周世达说完挂了电话。 ……………… 走进装修豪华的九度空间,刘十八也没细看价格,看了看还有不少的空位,随意对前台服务员说道: “给我开一台电脑!” “好的,请问您开几个小时?” 前台小姑娘十分礼貌的问道,并不因为刘十八一身的山寨货而有所轻慢。 要知道在许昌市,能到这间网吧来消遣的人可不太多。 “嗯!开一个小时,再给我来一包烟!” 皱眉想了想,刘十八又补充了一句: “来包五十块的黄金叶。” 刘十八神情淡然,从口袋里掏出仅有的一张百元大钞,心想: 一小时最多二十块,还可以留下三十块吃个饭啥的,一天没吃,肚子都饿扁了! “好的,请出示身份证,一个小时加一包烟,一共一百块,谢谢!” 小姑娘的脸上,仍然挂着职业般的迷人微笑。 这笑容看到刘十八眼里,怎么看都觉得邪恶…… 一个小时五十块?怎么不去抢劫呢? 刘十八脸上哆嗦了一下,仔细看了看价目表上的价格,明码标价: 每小时五十元! 要不要这么贵! 等下自己从网吧出去的时候,就会变成正真的身无分文? 看来,今儿个这两件东西非得脱手才行啊。 啥叫穷? 刘十八这时面色铁青,这才叫穷! 房租还欠着三个月,不算水电费,晚饭没着落。 ……………… 不得不说,网吧的施设还是极好,粉红色双人沙发,铝合金的旋转电脑桌,可以让人躺在沙发上。 无线耳机,宽屏电脑,甚至每个卡座上还有一瓶免费饮料。 看见这瓶饮料,刘十八顿时泪流满面,真是瞌睡来了就有枕头。 这网吧好啊,厚道! 哥实在穷得买不起水喝了,渴死了! 坐到沙发上的那一瞬,刘十八的目光在四周看了一眼,基本上都是一些衣着考究的年轻男女。 这些闲得蛋疼的男女,并不是家里没电脑,而是喜欢这里的气氛。 而刘十八此时山寨版的运动服和小平头,怎么看,都和这里格格不入。 穷人,典型的苦逼穷! 刘十八还没打开电脑,把刚五十块买的香烟扔到桌上,就有一个露出肚脐眼,穿着超短裙,满脸职业化的笑容,长相不赖的服务生款款走了过来,忽闪着大眼睛娇笑道: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本网吧不允许抽烟,您要是忍不住的话,可以先到门外解决之后,再进来享受本吧的服务。” 刘十八翻了翻白眼,古怪道: “我这香烟不是在你们这买的么?既然不许抽,为什么要卖呢?耍我呢?” 还未等服务生解释,就听见隔壁卡座传来了一声嘲笑: “哪里来的穷光蛋,竟然跑这来上网,这网吧也不管管,是人是鬼都放进来?” 朝服务员点点头,一头火大的刘十八追寻着声音往左边看去。 左边卡座上有一对男女! 男的看起来二十不到,穿着一身名牌,相貌不好描述,矮粗矮粗的和啤酒桶差不多! 那女的竟然又是熟人? 赵丽珠? 这女人怎么阴魂不散,到哪里都能碰见她? 真邪门…… 此时的赵丽珠穿得花枝招展,脸上抹的化妆品刘十八都看不下去,这尼玛能出去见人么? 你这烂货在这上网就上网,毕竟是公共场所,自己不知道不能抽烟还说得过去。 但是这两人有意思了,小男人在看不知道啥片子,赵丽珠双手搂住小男人的脖子,半躺在他怀里一会亲嘴一会亲耳朵,腻歪? 要不是顾忌这里是网吧,说不定就要在这里上演现场的人类交配计划…… 刘十八禁不止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自己当初怎么瞎了眼,和这女人有一腿? 此时,赵丽珠也认出了刘十八,满眼阴狠愤怒,那表情就和便秘拉不出屎一样…… 怎么到哪里,都能碰见这倒霉货? 前天把自己的咖啡厅撞了个稀巴烂,自己被周世达甩了。 昨儿个去小青山吃饭,又被汤文灿甩了? 今天早上好不容易勾上了一个富二代,又碰见了你这个灾星? 赵丽珠故意装不认识刘十八,撒娇般的在那小男人怀里娇声道: “老公,那乡下人瞪我。” 老公? 刘十八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你赵丽珠多大了?有二十七了吧? 这小子才多大?肯定没有二十岁,顶多十七八,你竟然叫他老公? 当初在床上把你弄得那么舒坦,也没见你叫我一声老公? 还有,真是邪门,怎么老是碰见赵丽珠这倒霉娘们? 邪门,赵丽珠仿佛就是一个扫把星,阴魂不散! ………… 男人啊,就是见不得女人撒娇,小男人闻言转过头来,瞪着刘十八骂道: “穷鬼看什么?咋了,你还瞪眼?找打是不是?” 正因为身上没有一分钱而闹心的刘十八,顿时火冒三丈。 自己赤脚的难道还怕穿鞋的? 自己是山里出来的野孩子,古尸都摸了,墓也盗了,连人形太岁都敢吃,还怕你这搓鸟? 想到这里,刘十八阴森一笑,缓缓站起来,也不顾边上有没人,满脸阴沉走到隔壁卡座。 然后刘十八转头看看左右,用右手指着墙角的一个灭火器,冷笑道: “你坐着,我站着,我的速度肯定比你快,你信不信我拿起这灭火器,一下子砸死你?” 说这话的时候,刘十八的声音可不小,网吧里的服务生,和附近几个卡座的人闻言,同时瞠目结舌。 所有人,呆痴的看着这个满身山寨货的家伙站在那里,恶狠狠的威胁衣冠楚楚的小男人。 从刘十八眼中的凶光来分析,所有人都不认为他这话是在开玩笑。 这时,出口伤人的赵丽珠也吓坏了,她以前从没见过刘十八如此凶狠的一面。 这是怎么回事? 刘十八好像变了一个人? 水桶一般的小男人,顺着刘十八的手指看看墙角的红色灭火器,嘴角抽了抽,额上的冷汗哗的流了下来。 强咽下一口唾沫,小男人惊慌失措道: “对不起大哥,刚才不好意思,我认错赔礼。” 说起来,这小男子也算倒霉,有钱人的通病,怕死! 这世界上啥最可怕? 穷人,穷人最可怕! 其中,尤以步子跨大了,扯着蛋的穷人最厉害凶残…… 没钱的穷人,就会老鼠曰猫逼:拿命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