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花开荼蘼、两分离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10章 :花开荼蘼、两分离

听见刘十八说要跳下去试试,所有人只能默认,因为刘十八在下面第一个位置,他不下去其他人都没法挪动…… 曹雄点头叹了一声道: “富贵险中求,试试就试试。” 路小林则附和道: “有办法总比没办法的要好,小主你就放心的去吧,你要是死了,我也要直接跳下去陪你,看看这地方究竟是不是无底洞……” 听见路小林这话,本来不紧张的刘十八反而紧张起来,不由得抬头怒道: “你个狗曰的会说人话不?什么叫我放心的去吧……” 众人听见刘十八的话,都有一些紧张! 刘十八皱眉看看同样人高马大的秦二问道: “秦二,你确定能看见洞底的秦大和那个很丑的娘们?” 秦二松开一只捏着登山绳的大手,挠挠头道: “俺脑子坏了,但是下面有两个人还是能看见!不过他们好像也看不见我们。” 刘十八紧紧的搂着秦二的肩膀,咧嘴道: “别紧张,跳吧。” 秦二面上肌肉颤动了一下,闷闷的应道: “俺不紧张。” 刘十八最后无奈道: “我把眼睛闭上,你可以跳下去了,下面就是洞底,你站稳一些。” 秦二瞪着圆眼珠子,表情凝重,随即伸手摸了摸背上闭着眼的刘十八,低声道: “主人,俺真蹦下去了?” 刘十八气得又睁开了眼,拍了一下秦二的后脑勺,厉声道: “跳!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轰!” 秦二闻声双手一松,笔直往下落去。 耳边呼呼的风声,仅仅响了半秒都没到,刘十八便感到浑身一震,随后听见双脚落地的声音。 只听秦二兴奋道: “俺还以为有多高,原本以为有十几米,没想到只有两三米高! 奇怪,怎么看起来有十几米高呢?” “小主,你总算下来了!” 随后刘十八便听见了祝英台的声音。 缓缓睁开眼,刘十八长长舒了口气!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蜿蜒的石板路,四周是黑色的石壁,而眼前是个看得不怎么清晰的巨大石窟。 刘十八打开步话机,轻声笑道: “都下来吧,记得闭上眼,让那些活死人背着你们直接跳下来。” 众人闻言大喜,没想到竟然用傻办法,破解了洞中的奇门遁甲术,摆脱了催眠的状态。 同时,刘十八一行人,也感到身心俱疲,都有些虚脱。 在深度的催眠中,每个人的精神和体能都在不停的消耗! 虽然所有人一直悬在半空中没怎么运动,但身体,却好像做了剧烈的运动,大脑在超负荷的运转。 如果不是恰巧破解催眠,摆脱通道的范围,逃离这匪夷所思的奇门遁甲术,说不定这帮人就等死了。 ……………… 过了几分钟,刘十八一行人全部跳了下来站在洞底! 感觉到脚踏实地,曹雄,路小林和宁敏儿都气喘吁吁,他们三人身体最弱,喘喘气也算正常。 刘十八看看周围的黑暗的环境,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看祝英台和秦大。 “没有危险,下面老黑和碧眼简单的查探了几十米!” 祝英台咧嘴,意会的应了一句! 刘十八淡淡道: “先原地休息,吃点东西喝点水,养好精神我们再往前走。” 一行人坐了一会儿,体力恢复了一些,便开始继续前进。 开着矿灯,跟着探路的老黑和碧眼,沿着洞窟中的石板路,拐了几个弯,没走多远,刘十八一行人的前面,便出现了一座更加巨大的洞窟。 洞窟中飘着诡异的雾气,远处若隐若现出现了一丝亮光。 刘十八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激动,隐隐的感觉到,秦始皇陵的正真埋葬地就在前面不远了。 其实更让刘十八不安的是,自己从未见面的母亲,是否和父亲一起也在里面? 洞窟中,到处都是石柱,看起来散乱无章…… 刘十八眼眸一闪,直接认出这又是一个八卦阵? 可见,前途必将还有凶险,绝不能掉以轻心。 一行人跟着刘十八和曹雄穿过八卦阵,凝神望向前方。 诡异的雾气渐渐愈加的浓,矿灯也照不了几米的距离,看不清远处的景物。 依稀的,只能模模糊糊看见远处,似乎有一块巨大的石头。 刘十八回头和曹雄对视了一眼,接着转头对所有人道: “小心!” 众人闻言,更加小心翼翼往前挪动! 洞窟的地面上,石板路消失,此时有些高低不平,看起来仿佛经历过剧烈的地震形成。 漆黑的洞窟中,所有人的视野非常有局限性,除了茫茫雾气,竟然没发现别的什么动静,听起来寂静异常,死气沉沉。 曹雄开着矿灯仰头看去,发现前方的那一块巨大的石头,竟然是一头龙的雕塑! 一行人警惕的慢慢接近,都看到了这个巨大的雕塑。 雕塑的整体,似乎是用开凿洞窟采集的石料,直接雕刻而成。 整体的石龙约长数三十多米,十几米高,虽然看不清石龙雕塑的细节,却能感觉到它栩栩如生。 石龙雕塑绕着洞窟盘旋,好像困龙飞天,雕塑的尾部,与洞窟的石壁天然的结合在一起,悬在半空令人叹为观止。 刘十八神色严峻的看着石龙,越过石龙,他看见石龙的后面有一个陡峭的山壁,像是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 “这是什么?地下怎么还有植物?” 宁敏儿惊呼一声,好像看到什么,用矿灯照过去! 刘十八凝神一看,发现前方不远处的路边石缝中,竟然长着无数的白色花朵! 曹雄此时也很吃惊,就连路小林也很明白,在这深不可测的地下,没有阳光,甚至没有土壤,怎么可能有植物存活? 众人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前走,弥漫大雾中,路边的石缝中,白色的花朵越来越多。 这些白色的花朵,安静的生长在石块间,十分安详…… 阴森的古墓中,突然出现诡异的白色花朵,使众人紧张的心情稍稍有些放松,同时也很好奇。 众人虽然没有靠近那些白色的花朵,却仍能感受到生命的顽强。 随着更加深入,洞窟中的白色花朵渐渐多了起来! “对了,这是什么花?” 刘十八突然问了一句! 走在刘十八身边的路小林摇摇头道: “不知道!” “俺知道这是什么花!” 艾连胡诡异的笑道。 “哦?说说?” 刘十八眼眸一闪道。 艾连胡凝重的往路边的白色花朵走进了一下,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才肯定的点头道: “这是荼蘼花!” 听见艾连胡的话,曹雄从刘十八身后惊讶的窜了出来,惊叫道: “荼蘼花?” 刘十八眼中一凝,疑惑道: “这花,有什么讲究?” 曹雄点头,凝重道: “荼蘼花还有另外两个名字,相比你们也听说过,一个叫:彼岸花,还有一个叫做:曼珠沙华!” ……………… 这时,宁敏儿却异常活跃的接过曹雄的解说,自顾自的说道: “荼蘼花也代表着末路之美!花开,则代表女子的青春已成过去。 荼蘼花开,表示感情终结。爱到荼靡,意蕴生命中最灿烂、最繁华或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失去。 它是一种伤感的花,是春天最后开花的植物,花开了,也意味着春天结束了。 三春过后诸芳尽,形容女子的青春将逝,或是感情走到了尽头……” 刘十八默默的凝视着宁敏儿,倾听着她娇声的诉说,眼中泛起一丝复杂之色…… 这时候,曹雄拍了拍刘十八的肩膀,凝重道: “荼蘼花,在华夏的佛教典籍中,也有提及! 佛典中说,它是天上开的花,白色而柔软,见此花者,恶自去除,是一种天降吉兆,可是这吉兆,对于尘世中的人却并非好事。 就如彼岸花一般,花开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如此解说,一朵荼靡,一支彼岸,都是分离的象征,没有无与伦比的超脱,即使自命忘情,也不免会为她流泪。 尽管愿望美好,不希望你我荼蘼,不希望看到悲伤的彼岸花,却依旧祈祷籍着你的手,让她发芽、绽放……” 刘十八默默的听着曹雄的解释,幽幽叹了一口气道: “老曹,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口才?说得这么伤感?” 曹雄淡淡的看了低头不语的宁敏儿一眼,轻声一笑道: “老头子也有年轻的时候,人不风流枉少年嘛!” ………………………… ps:明早7点,不见不散哦!我们粉丝群的第二大盟,荼蘼花小姐的女二主,即将上线,嗯!预告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