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07章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镇字棋打开,秦始皇陵近在眼前,刘十八一行人不由得惊喜交加,先前因为罗战和孙文明死去而留下的阴影,似乎也消散了一些。 曹雄皱眉道: “危险无处不在,十八别磨蹭了,下吧。” 刘十八点点头,从背包内拿出一根登山绳甩了下去,接着他沉思了一会,又腾空了一个背包,将老黑的半个身子勉强塞了进去。 “让老黑和碧眼先下去。” 刘十八淡淡的说了一句。 说完,刘十八用登山绳系住老黑和碧眼,将矿灯开到最大,将老黑和碧眼慢慢放入洞中。 祝英台站在刘十八身边,帮着他将登山绳一点一点往下放,眼看着老黑缓缓下降,这时候还可以勉强看清地洞光滑的石壁。 石壁看起来好像是灰积层,由上至下分为很多层,一开始是整齐光滑,然后渐渐的变成灰色,之后是黑色,再往下就看不清了。 地洞中黑漆漆的,不时有诡异的阴风往上飘,矿灯的光被笼罩成一个小点,越来越小。 到地洞深处十几米处,矿灯的光芒便再也看不见了。 刘十八沉稳的继续往下放老黑和碧眼,众人在一旁紧张的看着,老黑和碧眼的顺利与否,代表着人是否能安全的下去。 这时,已经看不到光亮,只能通过登山绳的长度,来推断这个地洞的深度。 登山绳越放越深,过了好一会儿,刘十八突然觉察到手中绳索一轻,老黑和碧眼落到洞底了…… 刘十八皱眉,稍微提起登山绳晃了晃,又再次放了几米下去,如此试探几遍,断定登山绳不再继续负重,便肯定老黑已经到了底部。 曹雄站在刘十八身后,轻声道: “绳子还有一半。” 刘十八点点头,凝重道: “镇字棋下面的地洞,有大约一百米深,怎么会这么深? 要是从曰军基地开始算起,我们这里是第三层,再往下就是第四层了。” 曹雄也迷惑不解,不由开头乱说道: “古籍中不是记载,秦始皇陵的深度要穿三泉么,说不定暗指的就是穿过三层地下水呢?” 刘十八闻言白了曹雄一眼,轻笑一声道: “说不定还就是这么回事。” 说完,刘十八将登山绳慎重的在镇字棋上绑好,用力的拉扯了几下,回头看着众人道: “下吧,都小心一点。” 听见曹雄和刘十八的对话,众人瞅瞅放下的登山绳约有数百米,都有些暗暗咋舌。 见刘十八要首先下去,祝英台连忙拦在他的前面咧嘴一笑,露出一嘴的大板牙道: “小主,还是我先下吧,万一有事,在下面也有自保的能力。” 刘十八点点头,拍了拍祝英台的肩膀打趣道: “小心,梁山伯那小曰本还在暴风上等你……” 说完,刘十八回头看着秦大道: “秦大,你跟在祝英台身后下去。” 秦大点点头,将手中的短剑,横着咬在嘴里,翻身便随着祝英台滑进了洞口…… 登山绳轻轻的抖动,绷紧,就这样过去了十几分钟…… “嘶嘶!小主,我是祝英台,下面暂时没有危险,就是看起来有一点阴森,老黑和碧眼已经在慢慢的查探周围。” 步话机响起,传出祝英台的声音。 众人闻言,同时松了口气…… 刘十八拿起步话机,轻笑道: “你和秦大注意警戒周围,不要轻举妄动,你们还记得先前的那个白衣女人么?一定要警惕……” 说完,刘十八淡淡的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凝重的说道: “我下去之后下来一个活死人,敏儿跟在我后面,然后是路小林和老曹, 记住,每次下去一个人,必须要秦大的手下跟着下来一个,中间隔一个人。” 说完,刘十八便翻身进了地洞…… 刘十八缓缓下沉,深入地洞大约有二十米的时候,便看见下面的石壁中,钉着一根金属钎子,看起来很牢固。 钎子上,还绑着一根绳子,看来当年的父亲和唐季礼,也是顺着这根绳子爬下去,不知道他后来是怎么出来的,但这根绳子,却一直留在了这里。 刘十八一边向下缓缓滑动,一边观察着四周石壁的情况。 地洞中阴气森森,虽然刘十八带着矿灯,只能勉强看清五六米左右的范围。 头顶上,入口出的光亮越来越小,渐渐的只有胳膊粗细…… 一开始,石壁上只有一点凹凸不平的岩石,向下滑了一会儿到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刘十八突然间看到黑暗的石壁上,仿佛出现一个什么东西? 刘十八大吃一惊,卡住绳索,右手握紧军刺,凝重的停了一会。 屏气凝神,刘十八再次向下滑了一点,仔细看过去,才发现原来是一个石雕! 刘十八暗自出了口气,再次小心翼翼的向下滑去。 五十米以下的石洞中,石壁上出现了许多的雕刻。 刚才的阴影,便仿佛雕刻着一只恶鬼! 恶鬼面容狰狞,身体的一大半镶在石壁中,栩栩如生。 再往下,石壁上竟雕琢着众多的妖魔鬼怪,一个个面容凶恶,青面獠牙,阴森森。 刘十八屏住呼吸,凝重的继续向下滑动…… 先前祝英台和秦大向下滑动的时候,应该也发现了这些东西,可惜的是不懂这些,所以没有汇报。 这时,已经快到洞底,能看见祝英台的矿灯闪烁,刘十八才发现,石壁上开始出现一些艰涩难懂的符号。 洞中十分阴森古怪,弥漫着一丝诡异的气氛,死死阴风不断从下往上吹来,令刘十八不禁脊背发凉,手臂一僵。 刘十八继续向下滑动,这时,石壁上的图案和符号也渐渐的消失了,变回原来嶙峋的石壁! 感觉,应该快接近石洞底部,祝英台和秦大还等在下面。 哪知,刘十八再次向下滑动了一会儿,竟还没有到头? 石洞中漆黑一片,下面祝英台的矿灯好像也熄灭了,洞中好像没有尽头一般? 此时的刘十八突然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此刻,自己仿佛置身在深深的虚无中…… 这地洞,怎么没有尽头?不就是数百米深么? 刘十八心中一凛,有一些不妙的预感! 再次小心翼翼向下滑了一段距离,下面仍然是黑洞洞的空间,没有尽头…… 刘十八感觉,若按照祝英台探测到的深度,他应该已经落到洞底,登山绳也应该到底。 但现在,自己却仍然悬在半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诡异,有些不对…… 也许是错觉? 刘十八甩甩脑袋,继续下降,感觉手中的登山绳早已超过一百米了,竟然还没见到任何落脚之处? 凝重的看看四周的环境,只有凹凸不平的石壁,刘十八抬头向上看,黑暗遮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连头顶龙眼大小的一丝光亮,也消失了…… 刘十八谨慎的拿出步话机,轻声道: “老曹,你能听见我说话么?我好像在登山绳上迷路了……” “嘶嘶嘶嘶!十八,你胡说什么?我们明明看见你在我们脚下,我和宁敏儿就跟在你后面,我们已经快到洞底了。” 曹雄的声音传来。 刘十八浑身一松,古怪道: “我真迷路了!” 曹雄瞠目结舌的应道: “从上面下来只有这直线的一个地洞,没有分支,你怎么可能迷路?” 刘十八咧嘴问道: “会不会这里有某种阵法,我下来后,地形有一些变化?” 曹雄沉默了一会,从步话机中答道: “原地等一下,要是你没有尽头,那么代表我们后面的人全部一样。” 刘十八无奈道: “所以,我们现在被困在半空了……” …………………… ps:系统有一些延迟,下午5点不见不散,感谢大家支持和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