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镇字棋盘的秘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306章 :镇字棋盘的秘密

“想当年,吃鳖肉,喝鳖汤,鳖满堂!大鳖小鳖团团转,当中坐个鳖大王……” 刘十八瞠目结舌,仔细的咀嚼着这句坑爹的说辞。 除开刘十八之外的其他人,则个个面露无语之色,这要多坑爹的一个爸爸,才能想出来这么下作的词? 过了好一会,刘十八眉头紧皱,舔了舔干枯的嘴唇,瞪着曹雄问道: “老曹,既然你以前听说过,那么解释一下,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和这个镇字棋有什么关系?” 曹雄闻言,眉头紧锁,缓缓走到镇字棋边,缓缓蹲下来细细的观察了一会。 良久,曹雄才凝重的答道: “你父亲说,用了五次才找到正确的开启方法,这一点他不会胡说八道。 现在研究的是,这镇字棋上的纹路,和你父亲说的那几句话有什么关联?” 刘十八闻言眼眸一闪,抬头看了看宫殿四周的八个通道组成的门洞。 接着,刘十八又低头看看中间的镇字棋,不由心中一动道: “前面的那一句先放放,我说说后面的一句,大鳖小鳖团团转这一句,是否可以理解为这间宫殿四周的八个通道? 而后面的那一段,当中坐个鳖大王,我想的话就是暗指这宫殿中心的镇字棋。” 曹雄微微一笑道: “孺子可教也……” 这时,艾连胡扭曲着老脸,好奇道: “那前面一句怎么解释?” 刘十八回头看了艾连胡一眼,轻笑道: “想当年,吃鳖肉,喝鳖汤,鳖满堂!这一句就有些讲究了。 想当年三个字,则代表着一种古老的传说,传说中,鳖肉为阴,而鳖汤为阳。” 艾连胡闻言一愣道: “不对吧?应该是鳖肉为阳气,鳖汤为阴。” 刘十八淡淡一笑道: “这只是通俗的说法,其实正真的鳖汤指的是鳖血,你没见有的人喝鳖血壮阳么?你说这鳖汤是阴还是阳?” 艾连胡闻言一怔道: “照这么说也有道理,那么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曹雄猛的拍了一下脑袋,眼眸一闪道: “你爹的意思是,反其道而行,正确的打开这个镇字棋子的方法应该是先阴后阳?” 刘十八凝重的点点头道: “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还有极大的不确定,你没见上面写着,错误了五次死了五个人?” 听刘十八这么一说,一行人除了秦大几个活死人之外,其余的几个再次仔细看了一遍刘十七留下的字迹。 顿时,众人的面色就不好了…… 谁,愿意站在这里打开这个镇字棋? 万一弄错了了? 岂不是倒了血霉? 刘十八面色凝重,轻轻的将手一挥道: “你们都退出大殿,这里留我一个人就行了。” 众人闻言一愣,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 曹雄则在边上淡淡的看着,心中暗道: 这一招不错,品世态炎凉,看人生百态…… 想到这,曹雄摇摇头,率先离开宫殿,站到了宫殿外满是灰尘的台阶上…… 见刘十八最亲近的曹雄当先离开,所有人默然跟随,全部走到殿外和曹雄站在一起。 整个大殿内,只留下了刘十八和秦大八个活死人…… “秦大,你为什么不出去?没听见我的话?” 刘十八瞪了秦大一眼。 秦大憨憨一笑道: “主人置身险地,俺们哪里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主死仆辱,唯死而已,算得甚么……” 刘十八闻言,欣慰的一笑,回头在殿外众人面上淡淡的看了一眼,和其中的几人暗暗交流了一下眼神。 本来对那个曰本间谍,刘十八一直不确定是谁,但是今儿个这一出戏,让刘十八心中的迷惑渐渐明朗起来,也有了一些答案…… 接下来,刘十八让秦大八人分别站到八个通道石门处,用来应对突发事件。 而刘十八自己,则静静的盘坐在巨大的镇字棋边,伸出双手,开始启动镇字棋。 缓缓闭上眼眸,刘十八在心中默念几句,才伸手在镇字棋的外圈找到刻着“坤”字的宫格。 按照常理,乾坤乾坤,应该是乾在前坤在后,但是父亲的提示,则是阴在前,阳在后,那么…… 刘十八将眼一闭,右手轻轻按在“坤”字上,镇字棋上的那个宫格,竟悄然缩了下去。 第一步,非常正确…… 大殿外的众人见状都很紧张,按照刘十七留下的隐喻所说,先按下“坤”字宫格,整个镇字棋才会解开,镇字棋上其它部分才可以动手。 那么即是说,从现在开始,刘十八不能有一点点的失误! 否则,万劫不复…… ……………… 刘十八紧张的盯着镇字棋上的那个镇字,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再次伸手,按照步骤将外圈的棋盘逆时针轻轻转动。 “哒哒哒!” 没想到,巨大的外圈棋盘看似无比沉重,转动起来却毫无阻力,并随着转动“哒哒”作响。 刘十八缓缓的将“坤”字对齐内圈的“乾”字,将刻度对准,便又开始下一个步骤。 众人站在殿外,就着矿灯的照射,聚精会神的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按照阴阳相克的步骤,小心翼翼的在棋盘上转动着一个个棋盘。 就这样过去了半个小时…… 刘十八擦了一把额上的汗珠,抬起手颤抖着按下最后一个“离”字,镇字棋的内圈,突然自动旋转起来,仿佛精密仪器一般。 众人不禁相顾骇然,这是秦汉时代的科技水平,能做出来的机关么? 镇字棋转动完毕,随即下沉与地面平齐。 同时,中间刻着“离”字的字符,突然向太极图一样裂成两半,各自分开,露出一个黑黝黝,深不见底的洞口。 刘十八一下瘫坐在地上,随手拿出一只大中华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才转头笑道: “都进来吧,机关解开了。” 众人闻言同时从了口气,缓缓走到漆黑的洞口边,小心翼翼向里望去。 镇字棋的下面,是一个漆黑的地洞,笔直通向地下深不见底。 郑伟达是个现代的军人,平时哪里见过这等稀奇古怪的事?此时他第一个趴到洞口边,笑眯眯道: “这下面,应该是秦始皇的陵墓了吧?外面传说那么多,没想到我郑伟达今儿个,能见着秦始皇陵的真面目。” 刘十八站起身,谨慎的向漆黑的洞口看去,下面只有无尽的黑暗,很多年前,已经有一个人率先下去,他就是自己的父亲刘十七…… 此刻,刘十八一行人,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冲动与好奇:刘十七在下面会遇到了什么事? 下面究竟是什么地方? 秦始皇真的葬在下面? 一系列的疑问接踵而至,众人开始缓缓的整理自己的背包,准备爬下去一探究竟。 …………………… ps:明早7点,不见不散,这几天有些卡文,在考虑给大家一个怎么样的秦始皇陵,大家多包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