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八个诡异的石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97章 :八个诡异的石棺

跨过这一道石门,刘十八一行十六人,终于走到夹墙房间的另一头。 石门背后竟然又有一条通道! 一行人紧张的走进通道停下脚步,不停的喘着粗气! 所有人的身上全是汗水! 刚刚那条小道,虽然只有三十多米的距离,却走了二十分钟,十分惊险,且极度紧张,耗费体力。 “稍事休息!” 刘十八阴着脸,轻声说了一句。 众人闻言,沉默的各自找地方坐下休息! 刘十八拿出矿泉水喝了几口,回头看着来时的夹墙和深坑,还有深坑里面寒光闪闪的刀刃,仍感觉心惊肉跳! 如果刚才,有人掉下去,肯定千刀百孔…… 这时,秦大却局促的走到刘十八身前,忸怩了半晌,面色涨得酱紫,也没有打出一个闷屁出来…… 坐在刘十八身边的曹雄,满脸捉狭道: “秦大咋了?便秘,要草纸?” “便秘?” 秦大眼珠瞪得溜溜圆。 “就是说,你在这里挺尸两千年,难道肚子里面没有千年陈屎么?不需要找个地方出恭一下?” 曹雄手舞足蹈的比划道。 “俺!不想出恭。” 秦大瞬间明白了曹雄的意思,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曹雄眼珠一番道: “那你把脸憋成这样,是啥意思?” 刘十八听见二人的对话,好奇的看了过来! “俺们八人肚子饿极了,想问主人讨一口吃食,就一般的麸饼就行。 出去之后,主人今后的吃食都包在俺们身上,熊肝虎胆,俺们随便都能抓来……” 秦大自顾自的解释道。 刘十八一听,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 “你们今后的吃食我包了,也不要你们去打什么虎豹……” 秦大闻言呼吸急促,严肃道: “那怎么行?俺们当贴身亲卫的,一定会将主人的吃食准备好。” 刘十八好笑的摆摆手道: “好了好了!我这里还有一些牛肉罐头和压缩饼干,你们先将就着充个饥。” 说完,刘十八心念一闪之间,地面上便多出了一箱铁皮的牛肉罐头,半箱压缩饼干,一打矿泉水。 秦大呆痴的看着地上的这些干粮,瞠目结舌道: “主人,这些能吃?” 刘十八苦笑不得道: “绝对能吃。” 边说,刘十八边用手拧开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又拿起一包压缩饼干撕开放进嘴里咀嚼起来。 秦大见状不再疑惑,抱起地上的一堆食物,将八个大秦士兵召集到一起,蹲在地上,就着曹雄的矿灯开始大吃起来。 刘十八和曹雄见状,也不再注意秦大八人,而是转头关注众人眼下所处的通道中来。 这条通道看起来并不长,唯有两边的墙壁上,同样刻着一些古怪难懂的符号。 “这是什么文字?” 刘十八迷惑的问道。 “没见过,不像小篆,更不象甲骨文。” 曹雄摇摇头。 刘十八和曹雄两人打开矿灯,在通道中缓缓四处查看,其余的人则围成一堆,沉默的进食休息。 老黑驮着碧眼鼠王,站在原地,静静的盯着众人,金色的眼眸中不时的闪过一丝厉芒。 老黑背上蹲坐的碧眼鼠王,则半眯着碧绿的眼珠,金色的鼠尾不停绕着圈儿,尖尖的鼠尾仿佛钢刀一般,泛着冷冷的寒光…… 刘十八和曹雄两人转了一圈,在这条通道中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没发现,便缓缓的走回众人休息的地方。 路过秦大八个士兵蹲坐的地方,刘十八脚步一顿,好奇的回头看着地面,古怪道: “这么多东西都吃完了?” “都吃完了,这些东西俺们没吃过,真好吃,比麸饼好吃多了……” 秦大鼓着腮帮子,咕哝道。 跟在刘十八身边的曹雄闻言,额上瞬间淌下一抹冷汗,呆痴道: “半箱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吃完了,老汉还能理解!但是……但是……” 刘十八看了曹雄一眼,迷糊道: “咋了?” “牛肉罐头呢?” 曹雄往地面一指道。 “啊?牛肉罐头?” 刘十八呆痴的再次往地面看去,竟然没有看见一瓶牛肉罐头,或者罐头的铁皮盒子。 秦大听懂了曹雄的话,咕哝道: “牛肉真香,就是外面的壳子不好吃,太硬了,有点咾嘴……” 刘十八瞠目结舌的指着秦大八人,良久说不出话来! 这八个大秦活死人,竟然把牛肉罐头,连铁皮罐子一起吃了下去? 这是有多好的牙口? “你们没有什么不舒服?肚子不疼吗?” 刘十八咬牙切齿的问道。 “主人,俺们是不是吃多了一些?你不高兴了?” 秦大咽下嘴中的压缩饼干,哽咽道。 “没!我很高兴……” 刘十八无语的摆摆手,好奇的看看这几个家伙的肚子。 好像?真的没问题? 另外一边,刘十八的一行六人,听见这边的动静,也瞬间石化,瞠目结舌的看着秦大等人! 牛肉罐头,连壳带肉全部吃了? 刘十八摇摇头,严肃道: “出发吧,老是呆在这通道里面,感觉不踏实。” 说完,刘十八含笑看看宁敏儿,柔声道: “敏儿,累不累?” 宁敏儿嫣然一笑,摇摇头道: “不累,感觉好刺~激啊,心脏嘭嘭的跳……” 过了几分钟,见众人准备好了,一行十六人便再次缓缓的前进。 这一次,众人感觉安全多了,每个人的身后都跟随着一个凶悍的大秦士兵! 路小林比较特殊,跟随了两个士兵,一前一后将他死死的护住。 祝英身一人,带着老黑和碧眼继续开路! 众人走了没多远,便发现了一座阴冷的石室,面积约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一行人小心翼翼走进石室用矿灯四处照射,发现整个石室由大块石砖砌成,墙壁上还镶着几盏泛黑的铜灯。 最诡异的是,这些铜灯上还燃着微弱的火苗! 火苗的颜色很暗,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刘十八和曹雄谨慎的对视一眼,同时轻声道: “人油灯?” “这里有八口石制的棺材。” 不远处,艾连胡轻声叫了一句。 众人闻言纷纷围了过去! 刘十八却暗暗的皱起眉头,阴森空旷的石室内,摆放八口棺材? 怎么又是八? 先前的大秦活死人,也是八个,这里的棺材也是八个! 很怪异,非常不合理! 难道,八这个数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八个活死人,八个石棺? ………………………… ps:下午五点,不见不散! 天书今天出门有事,qq群和书评区就不和大家互动了,包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