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九心命盘、不死之身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79章 :九心命盘、不死之身

接下来,刘十八和曹雄两人,又往前深挖了三四米远,一直挖到后面的第二个纹丝不动的兵马俑前,才停下来。顶点小說, 毫无意外,这个兵马俑也同样的,双脚被钉死在地面深处数米的铁板之内 而第二个兵马俑脚下的铁板,和第一排的那个兵马俑脚下的铁板稍稍不同 铁板和铁板之间,还有些许缝隙,缝隙呈弧线,要是站起来顺着缝隙的走向来看,你会惊讶的发现,整个广场都在这个弧线之内。 严格来分析,整个广场的地底就是一个巨大的铁铸圆盘,按照距离来预测,圆盘从外到内分成九层左右,每一层都是活动的。 见到此情景,刘十八和曹雄两人才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骇然对视一眼,倒退着缓缓从大阵内退了出来。 “呼” 刘十八深深的喘了一口粗气,心有余悸的看了同样一脸惊惧的曹雄一眼。 “真是万幸,咱们还要感谢那第一口棺材,否则咱们现在早就全部死在里面了。” 曹雄拍拍干瘪的胸膛,后怕道。 刘十八咬着嘴唇,双目闪闪发光道: “老曹你忘记了爷爷钉下的镇气钉说我一年之内必有逆天改命的气运 既然爷爷是六品命师,那么也就是说,这个预测是真的,最起码有六成真,说不定就这次百分之百呢俺的运气好到爆棚” “你们在说啥子俩个人象地老鼠一样灰溜溜的” 不远处石桥上,李来富杵着那杆黑色大旗,遥遥问道。 刘十八和曹雄两人对视一眼,默默走到桥头,将自己两人的发现说给李来富听。 “整个广场地下,是由一个九层的铁铸圆盘组成” 李来富闻言,猛的等下眼珠子,不自觉扯着自己的胡须,狠狠的拔了几下。 刘十八和曹雄惊惧的对视一眼,同时从李来富的眼中读出了一丝不寻常。 李来富此刻,神色十分凝重,斟酌了一番,格外沉着的原地一拐一拐的走了几步,才猛的回身道: “九心命盘,逆转不死之身。” “九心命盘” 刘十八诧异的问了一句。 “什么玩意” 曹雄也瞪着眼珠子。 李来富皱眉思索了一下,才缓缓道: “这九心命盘,据传是秦朝国师徐福所创的一个命阵,原本是一整块白玉所铸,用来治病救人的东西。 没想到,没想到了,竟然被运用到了这里用到了秦始皇陵墓中,当成了护陵大阵。 难怪,这些被生物病毒变异的士兵,能数千年不死,还能站在这里” “师兄,这九心命盘有什么讲究” 曹雄迷惑道。 李来富叹了口气,凝重道: “命盘分为九层,上面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阵眼,古人认为数九为极致,四九改命。 最重要的是,这九千多阵眼,形成一种古怪的磁力,能源源不绝吸收一种天地间奇怪的力量,让死尸不腐,让重病之人续命” 说道这,李来富抬头看着桥下的数万兵马俑,咬着牙道: “这些兵马俑,已经不是当年大秦纵横天下的那三万劲旅了。” “那是什么” 刘十八迷惑道。 “他们的血肉和骨髓,经过了几千年天地间那种力量的滋养和治疗,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 他们,比当年的秦军更加厉害,如果说这三万秦兵,当年可以和三十万楚军硬抗的话,现在的他们可以和当年的数百万大军争锋。 特别,铸造这超级九心命盘之时,他们作为人柱,将自身血肉和体外的精钢铠甲融为一体,数千年早已恢复,那恐怖的战斗力不敢想象 你也可以理解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头战争怪兽 就算,外面世界一般的重型武器,都对他们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李来富不紧不慢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嘶嘶” 刘十八和曹雄闻言,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老村长,你在逗我我就不信一颗导弹还灭不了他们” 刘十八瘪瘪嘴,不信道。 “呵呵” 李来富苦笑一声,补充道: “还别说,真灭不了。” “扯淡” 曹雄也瘪瘪嘴。 “不信” 李来富气得鼓起眼珠子,胡子一翘一翘的。 “哼那老头子就给你们说道说道,很简单,你那个探测器的材料,应该和暴风战舰的主体材料差不多吧” 李来富看着刘十八问道。 “没错” 刘十八阴着脸道。 “连现在的科技都无法对你的暴风产生真正意义上的伤害,那么 既然他们的铠甲和武器,所用的铸造材料比这暴风的更先进,也就是说现在的科技很难对这些士兵造成致命打击。” 李来富静静的分析着。 刘十八仿佛回忆起了什么,掉头看了看曹雄一眼,古怪道: “上个世纪,华夏的一号曾经下令在罗布泊试爆了一枚核弹,目地就是为了消灭一帮沙匪 而这些沙匪,其实就和这些活死人一样,都是受到了那种生物病毒感染的变异人。” 李来富听到这,古怪道: “最后呢” “沙匪们全军覆没,仅仅逃出来一个” 刘十八淡淡的答道。 李来富闻言眼眸一闪,回头看了看驻地正在休息的祝英台一眼。 刘十八会意的点点头 “那些沙匪,没有这些秦军身上和血肉融为一体的铠甲吧” 李来富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刘十八闻言眼眸一缩,露出一丝惊骇。 “呼” 紧接着,刘十八深深吐了口气道: “幸亏他们都不能动,和九心命盘连在一起,否则,将是华夏的滔天大祸。” 曹雄站在一边,闻言咧咧嘴道: “十八,谁说他们不能动我敢说,其中不能动的只有十个当做主阵眼的士兵,其余的士兵都是可以活动的。” 刘十八疑惑的回头道: “那刚才,连续在一条线上,破解了两个士兵是怎么回事” 李来富面色铁青道: “那是因为你有逆天的气运,运气好刚巧被你碰上了,假如那九心命盘再稍稍运动一下,第三层往左右动动,你再去试试看” “轰” 仿佛是验证李来富的乌鸦嘴,随着一口巨大的黑色棺材趟过石桥,整个广场上发出一声轰鸣震动 紧接着,数万的兵马俑绕着圆圈,走马观花一般运动起来 左左右右,右右左左,活死人们穿花蝴蝶一般的运动轨迹,瞬间将先前祝英台开路的痕迹,加上刘十八和曹雄挖坑的痕迹,都抹去得无影无踪 短短一刹那,所有的所有,又回到了原点 “嘶嘶嘶嘶” 此时,刘十八腰间步话机,突然响起急促的电流声。 “舰长舰长,我是鼻毛” 步话机中传来鼻毛气喘嘘嘘的声音。 刘十八压住自己满脸震撼,快速应道: “情况怎么样” “俺和罗钢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赵狗蛋那家伙截住。 那家伙死硬死硬拒不投降,最后自杀身亡,但在死亡的前一刻,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鼻毛迷惑的解释道。 听见赵狗蛋身死,刘十八吐了口气,随意问道: “说了什么” “他说,天皇和将军万岁,进到古墓中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来,所有人都逃不出将军的手心” 鼻毛哼气解释道。 但,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临死之言,却让刘十八心中仿佛惊雷一般,划过一丝隐约的明悟。 紧接着,又带来一丝胆战心惊,刘十八的后背瞬间冰凉,他想到了一个不可能中的可能 罗战之死,或许有了答案 唯一让刘十八迷惑的,则是田明建的失踪,毫无头绪 但是这一切内心的惊悚,都没有在他的面上浮出丝毫异样 刘十八仍然,面色镇定如常 ps:晚上7点不见不散 感谢昨天打赏的读者: 荼靡花ぶ红颜ぶ多薄命千源盛浩空空ino日tyreport 忙忙人海巅峰飞舞空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