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人形太岁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7章 :人形太岁

刘十八闭上嘴巴,点了一根香烟,默默的沉思了几分钟,转头问道: “这个尸体是怎么变成灵体的,你给我解释一下?” “这个问题很简单,你知道在中药上,有一个叫做太岁的东西吧?” 曹雄微微一笑,神秘的说道。 “太岁?这个我知道一点点,但是没见过。” 刘十八疑惑的看了曹雄一眼,心中一动。 “太岁在远古的时候就有发现,又称肉灵芝,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的主药就包括太岁。 东晋的传奇道家葛洪,在抱朴子一书中有稍许记载,诸芝捣末或化水服,令人轻身长生不老。 一般的人其实就知道两种太岁,分别为土太岁和石太岁,石太岁产于大山;土太岁产自大地。” 曹雄眯着双眼,看着窗外缓缓的述说着,仿佛陷入在回忆中。 听到这里,刘十八心中一动,古怪的问道: “老曹,别说些我不懂的,你就直接说你知道另外几种太岁是不是?这和这具男尸有我什么关系?” 曹雄下巴上的胡子翘了一下,咧了咧嘴,苦笑道: “除开那两种,其实还有水太岁和木太岁,分别产于深海沼泽和火山岩浆之中。” 说道这里,曹雄眉头微蹙,抬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棺材中的男尸,凝重的说道: “而他,就是天下绝无仅有的第五种太岁,人形太岁。” “人形太岁?” 刘十八倒抽了一口冷气,唇焦口燥。 接着刘十八古怪的笑了起来,拍了曹雄的肩膀一下,乐道: “老曹,你就给我装,我才不信太岁能长成这样,这都跟活人似得。” 曹雄吹胡子瞪眼,一把拍开刘十八的手,怒道: “你慌个锤子?等老汉说完不行?” 刘十八又转头看了棺材中的男尸一眼,点点头: “那你说。” 曹雄清理了一下思路,继续娓娓道来: “其实第五种人形太岁,并不是天然长成,而是古人用养尸之法,后天培养的。 要是这种后天培养的太岁成精,醒了神智,就叫做后天灵体。” “哦?老货你还懂得不少啊?你说说那古代的养尸之法,是怎么养这人形太岁的?” 刘十八好奇的问道,眼中却有隐隐的恐惧。 曹雄沉默了一会,才淡淡开口解释道: “养尸形成的人形太岁,必须要是完整无病的童男之身才行,并且不能大于十五岁。” “你逗我?完整无病的人怎么会给你做人形太岁?” 刘十八不屑的笑了笑。 曹雄阴森的转头看着刘十八,唇齿轻吐的说道: “比如,人为在水缸中淹死的那一种,或者闷死的。” 刘十八闻言一愣,脸上闪过一丝惊惧,接着就平静下来。 想来他也明白,在古代来说,这种杀人吃肉的事再正常不过了。 “然后呢?” 刘十八淡淡的问道。 “然后将尸体洗净擦干,在其三魂六魄还未离体的时候,将一枚拳头大小的石太岁从尸体的菊门塞进去,最后进棺入土,深埋地下。” 曹雄此时的表情有些狰狞,阴森森的样子让刘十八看了有些害怕。 “老,老曹!等下说,我去尿一个……” 刘十八说完,掉头就往卫生间跑去。 跑进卫生间关上门,刘十八大口的喘了一口粗气,接着捏出自己的大家伙对着马桶尿了一泡。 “哗……哗哗” 卫生间关着门,里面没开灯黑漆漆的,尿着尿着刘十八猛的感觉后背发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怪,他不敢回头,仿佛背后的黑暗中,有一个东西在暗暗的盯着自己。 一刹那,刘十八觉得心跳比平时快了几倍,口干舌燥,忍不住打了几个冷噤,几滴尿也甩在了地面上。 曹雄瞪着从卫生间出来,面色苍白的刘十八,古怪的问道: “十八,你咋了?是不是病了,面色不好?” 刘十八摆摆手,擦了一把冷汗,苦笑道: “我没事,老曹你继续说。” 曹雄疑惑的看了眼刘十八,点点头继续说道: “深埋地下的尸体在短时间内,由于棺木的密封等条件不会腐烂。 于是从菊门塞进去的石太岁,就在尸体内靠着尸体的内脏吸收养分,长期的存活下来。 有的棺木由于安葬的地点,选择了风水龙脉或者是宝地的话,太岁吸纳天地灵气更加便利,于是就形成了这种人形太岁。” “人形太岁?” 刘十八咀嚼着这四个令人汗毛倒竖的四个字,再次看向曹雄。 见刘十八瞪着自己,曹雄干咳一声道: “人形太岁其实就是传说中的后天灵体,历经千年甚至万年的天地灵力滋养,尸体的皮囊下面已经布满了太岁。 严格来说,人形太岁早就不是原先死去的那个尸体了,而是另外一种生物,它在机缘巧合之下能够自己产生神智。 在山海经中,经常会提到一些有大威力的妖怪,或者是有大智慧的贤者,其实他们就是这种人形太岁成精化人之后的产物。” 听到这里,刘十八终于明白,自己两人昨晚挖回来怎样的一件东西? 这是一件巨宝,也许在世上绝无仅有…… 难怪曹雄这老货眉飞色舞,一个中了五百万的德行? 但是这人形太岁有啥用? 他成不成精怪且不说,难道还要自己养着他?这玩意对自己有啥用? 曹雄仿佛了解刘十八的疑惑,端起茶几上的凉白开一口灌下,得意洋洋的说道: “十八,咱俩发财了。” “你说清楚?这玩意有什么用?发哪门子的财?” 刘十八撇撇嘴。 曹雄阴险的一笑,伸出五个手指在刘十八眼前晃了晃,轻笑道: “人形太岁,我们五五分,我就告诉你这玩意有什么妙用。” 刘十八面无表情,身体却震了一下,全身莫名其妙的一紧。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一刹那,刘十八从曹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杀意? 难道人形太岁就这么值钱,让这都快进土的老东西,起了杀人夺宝的杀心? 果然,这世道就是如此,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刘十八突然一笑,嘴里面甜甜的叫道: “曹叔,你这话说得,什么五五分多见外,我的不就是你的?” 曹雄摇摇头,狞笑道: “小子,后面还差了一句:你的全部都是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