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恐怖绝伦、兵马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69章 :恐怖绝伦、兵马俑

罗战,一个为华夏默默奉献了十几年的军人,一个最精锐的潜龙部队的尉官,就这么死了? 如果是战死的,还情有可原…… 但是如今,他却不明不白的死在睡梦中,被一个未知的敌人抹了喉咙? “十八,振作一点,大家都看着你。” 曹雄严厉的瞪了坐在地上的刘十八一眼。 刘十八浑身一震,瞬间清醒过来! 摇摇晃晃站起身,刘十八分开围在罗战身边的众人,见到宁敏儿正嘤嘤的蹲在罗战身边小声的哭泣…… 进来十个人,目前只剩下了九个…… 谁?是谁? 这么残忍的手段,只有曰本人才下得去手…… “老田,你是怎么发现罗战兄弟被害的?” 刘十八面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田明建满头白发飘扬,双目圆瞪,紧紧捏着拳头呜咽道: “俺睡醒了,觉得口干舌燥的,就起身拿水喝,便看见罗战身边有一滩血……” 刘十八边听边在罗战身边蹲下,默默的凝视罗战微张的嘴巴,死不瞑目的凄厉眼神…… 从罗战的眼神中,刘十八能看懂其中的怒火和不可置信,那是怎样一种让人心碎的眼神? “唉!” 刘十八轻叹一身,轻轻抚上罗战怒瞪的双眼,轻轻在宁敏儿的肩膀上安慰的拍了几下。 紧接着,刘十八顺手在罗战身上,摸出了那一枚控制暴风战舰的二级源代码。 那个隐藏的曰本人很聪明,没有将这枚源代码据为己有,否则刘十八一瞬间就能确定他的身份。 这时,曹雄颤巍巍的走上前,拍拍田明建的肩膀,凝视了罗战的尸身好一会,才轻声道: “从伤口看,是军刺所为。” 刘十八闻言心中一亮,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缓缓站起身来。 接着,刘十八转头看着剩下的几个人,轻声道: “回到你们刚才休息的睡袋边上去。” 众人闻言不发一言,沉默的回到自己的睡袋前坐下,无一例外,众人都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身边的同伴,并且将手边的武器都死死的捏在手上。 一眼看去,罗战的睡袋左边就是田明建的睡袋,右边是路小林的睡袋。 三人的对面两米处,则是艾连胡,郑伟达和孙文明,在他们六个人的更远处,则是祝英台和宁敏儿的睡袋。 曹雄和刘十八两人一直在说话,所以没有搭睡袋。 刘十八静静的凝视着众人,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看过去。 此时的刘十八,虽然心中有自己的设想,但是却没有一丝蛛丝马迹来支撑这个想法。 所以,自己的怀疑根本就是捕风捉影,算不得数。 “大家都知道,罗战死在军刺下,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军刺拿在手上,我要检查一下。” 刘十八此时已经镇定下来。 边说话的同时,刘十八边用余光暗中观察了每个人的表情。 很可惜,每个人都很坦然自若,很自然的将自己的军刺和工兵铲拿出来放在自己面前。 刘十八快步走了一圈,在地上的这些武器上快速的浏览了一遍。 “那个隐藏在暗中的曰本人,你以为将军刺擦干净了,我就找不出你是不是?大错特错了!” 说道这,刘十八自信的环视了众人一眼,接着道: “你们不要忘记了,还有老黑……” “喋喋,没错!老黑虽然是山魅,但它的鼻子可比一般的搜救犬要灵敏多了。” 曹雄此时也附和了一句。 “老黑!” 刘十八挥手在身边老黑的头上拍了拍,指了指罗战的尸身,又指了指地上的这些军刺,低声下令道: “找出来……” 此时的老黑,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但是闻闻血腥味却没有难度。 金色眸子闪了闪,老黑读懂了刘十八的意思,迅速跑到罗战面前,亲昵的在他面上嗅了嗅,舔了舔。 接着,老黑一路小跑,在每个人身前的武器上一个个嗅了过去…… “呜呜呜!” 走了一圈的老黑,最终在一个人的面前停了下来。 这个人,便是路小林…… 路小林瞠目结舌的看着呲牙的老黑,又看看自己面前的军刺,古怪的伸出手指着自己道: “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刘十八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路小林,不光如此,其余的几个人也暗暗的站起来,隐隐把路小林围在当中。 路小林面带惊恐,欲哭无泪道: “小主,不是我下的黑手啊,我在黑狱关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是曰本人? 再说了,我以前不叫路小林,我叫孔卓文啊,这一点艾连胡可以作证。 俺刚才睡着了,醒来就这样了,这,这明显是栽赃嫁祸啊……” 孔卓文? 刘十八心中闪过一丝明悟…… 自己爷爷给自己的锦囊中,第一个就是寻找孔卓文…… 很明显,路小林不是那个下黑手的人。 路小林虽然行事诡异,并且圈养了几只厉害的蛊虫,但是他对自己却是忠心耿耿的,这点无需置疑。 刘十八挥手制止了众人的小动作,淡淡道: “行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路小林不是曰本人,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众人闻言一怔,神色复杂的相互对视一眼,缓缓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大家继续休息,罗战的遗体我会安置好,大家不用担心。 不要乱想,我让老黑和碧眼鼠王在这里放哨,没人可以再下黑手。” 刘十八慎重的说道。 说完,刘十八走回罗战的遗体旁边,亲自动手,慎重的用睡袋将罗战的遗体包好,转移到了摸金令中的次元空间内放好。 顺便,刘十八感应了一下次元空间内的那些红眼食人鼠,已经全部进入到了休眠状态,和隔桥相望的那些泛着青色的兵马俑一样一动不动…… 经过了这次来自暗中的袭杀,所有人根本没有睡意,一个个躺在睡袋中,眼珠子瞪得老大…… 哪怕老黑和碧眼趴在众人中间放哨,也难以让人有一丝的安全感。 刘十八则单独叫上曹雄,拎着罗战的背包,缓缓走到了花岗岩雕琢的三座石桥的桥头边。 “老曹,这件事你怎么看?” 刘十八严肃的问道。 “刚才,我细细的看过了所有人的面相,竟然有一种看不清的感觉,很奇怪……” 曹雄语气阴沉。 “哦?不可能吧,老曹你的相术也达到了五品境界,难道一点端倪都瞧不出?” 刘十八目不转睛的看了曹雄一眼。 曹雄缓缓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众人休息的地方,左顾右盼,东张西望一番,才捂着嘴在刘十八身边轻声道: “只有一种人,能扰乱我的相术,让我查探不到。” “什么人?” 刘十八低声问道。 “命师!不是那种一般的命师,而是篡命师,是命师的一个变种。” 曹雄的眼中闪烁的寒芒。 “篡命师?我记得你说过那……” 刘十八不确定的疑惑道。 “赵丽珠?” 曹雄阴森的笑道。 刘十八冷着脸点点头…… “没错,我怀疑那赵丽珠就是一个篡命师,或者是极有修炼篡命师潜力的人。 篡命师能逆转他人的好运,最主要的是,能屏蔽风水师和相师冥冥中的那一丝感应和天机,非常诡异。” 曹雄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咱们的队伍里,那个隐藏的曰本人,不光出手狠厉,还是一个极为诡异的命师,篡命师?” 刘十八不露声色的凝视着曹雄的眼睛…… “没错!” 曹雄阴森的笑笑,暗暗点头。 得到了自己需要的答案,刘十八便不再纠结,从罗战遗留的背包中拿出一个地面探测器和一个遥控器。 曹雄古怪道: “干啥?” “放一个探测器过桥去试试,我倒要看看这个万人绝杀阵是不是真的没法破解?” 刘十八边说,边弯腰打开了探测器的开关。 “嘎吱嘎吱!” 探测器在刘十八的操控下,灵活的扭动几下,稳健的朝中间的那座石桥爬去…… 探测器爬上石桥地面数米,没有任何的动静…… 紧接着,探测器又往前快速的爬了两米,还是没有动静。 幽暗的空间中,就剩下探测器嘎吱嘎吱的前进声。 毫无意外,探测器十分顺利的爬过六七米宽的石桥,踏上对面站满兵马俑的巨大广场,静静的停在当地。 刘十八和曹雄对视一眼,面上露出一丝惊讶…… 为什么没有动静? 不是说这是万人绝杀阵么? 为什么这些兵马俑没有动静? 想着想着,刘十八拿着手上的控制器,按下了前进键。 “嘎吱嘎吱!” 探测器灵巧的迈动六条机械腿,再次往前踏了一步,这一步,踏进了兵马俑站立的四方阵中。 “轰!” 眨眼的瞬间,围在探测器周围的四五个兵马俑,同时睁开血红的眸子,同时挥舞手上泛黑的武器,同时招呼在探测器上。 挥舞武器的同时,那些兵马俑身上的青色全部褪去,化为粉末飘落在地面,竟是一层厚厚的尘土。 尘土下面,是清一色的黑色铠甲和高高的发簪,冷酷的目光,惨白的面颊,坚定如一的动作…… “轰!” 用未知金属锻造,坚固到极点的探测器,竟然被五名手持各式各样冷兵器的变异活死人,同时一击,打得粉碎…… 瞠目结舌的刘十八和曹雄,脊背发凉,苦涩的对视一眼…… “额造尼玛,强到离谱了,还是人嘛?” 曹雄骂骂咧咧的爆了一句粗口。 刘十八格外沉着,瞪着曹雄古怪道: “老曹,咱们还是先撤吧?我感觉这玩意莫说一万个,就算一个兵马俑,就能把咱们这些人全歼了……” 曹雄咧咧嘴,赞许的点头道: “撤……” ……………… ps:本章也是大章节,今晚0点或许要冲榜,各位请大力支持!感谢思密达! 早上7点我们不见不散,您的订阅支持,就是天书最大的动力,请诸位力挺刘十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