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水中恶鬼之、河伯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67章 :水中恶鬼之、河伯

ps:今天系统故障,延迟了半小时发布,抱歉! …………………… 刘十八的一句话,将众人吓得不行…… 其实能来到这里的人物,哪一个不是胆大包天? 但,巧合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在这么一个黑暗的地底洞穴之中,又碰到一些难以理解的东西,众人受到惊吓也并不稀奇…… “算了,我也是乱说!顺着河沿,我们往前找找看……” 刘十八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摸摸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 当下,路小林和宁敏儿留在原地,八个人打开矿灯照着河面,立刻向前缓缓寻去。 众人虽然还有些惊惧,却加强了一些戒备,防止再有不测发生。 祝英台走在最前面,刘十八走在最后,曹雄等人走在中间。 银白色的河面,被矿灯照得通透,诡异的河水泛着银色的光芒,连矿灯也照不见底。 “嗷呜!” 老黑突然叫了一声…… 就在刘十八胆战心惊的时候,突然感觉脚脖子一紧,一个冰凉刺骨的小手拉住自己的脚踝,一下把刘十八拉进水里。 银色的湖水深不见底,刘十八有过呛水的经历,因此被拉住之后,虽然心惊胆战,却赶紧闭住嘴巴,防止湖水灌入。 两手在水中胡乱抓了几把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刘十八空恐惧的低头一看,在左侧竟有一个银色的类人生物,拉住了自己脚踝。 这生物看不清外貌,可力气奇大,捏得刘十八的脚踝生疼。 “额造尼玛!” 刘十八怒吼一声,将走在前面的几人惊醒,罗战回身伸手,一把拉住了刘十八的领口…… 很快,刘十八回过神来,就觉得脚丫一阵痛痒,猛地从腰间抽出黑色的军刺,狠狠往这怪物身上刺去。 “噗嗤!” 紧接着刘十八觉得军刺受阻,感觉到刺进了银色怪物的身体。 对方一震,终于撒开手,一片鲜红的液体,在银色的水面荡漾开来,显得极为妖异。 刘十八赶紧蹬了几下,爬上河沿,罗战和祝英台等人,紧张地看着水面。 见刘十八没事,众人赶紧围上来,曹雄凝重的问道: “是什么玩意看清没有?” 刘十八摇摇头,抬起一只脚卷起裤腿看了看,只见四个乌青的指印,赫然印在脚踝上! “这怪物盯上我们了,非宰了它不可,否则会有意外!” 刘了一把脸,喘着气苦笑道! “赶紧找,它被十八刺伤了,留了血,可以跟着水面的血迹找过去看看。” 艾连胡开着矿灯照射着银色的河面,建议道! 顺着河面偶尔飘起的红色血沫,刘十八等人一路跟了过去。 最后银色的河面血色渐浓,竟然跟到河水的一个转弯处,目标在突然失踪,此地离开三座小桥,顶多数百米…… 祝英台咧着满嘴的黑板牙道: “去哪了,不见了?” “在转角的地方看看,对小河来说,那里应该有一个缓冲回流的地方。” 八人闻言,各自拿着武器,分三面合围过去! 料想这一次,那怪物不得不出来了吧? 可八个人在转角的小河湾处寻找了很大一会,仍旧一无所获。 曹雄古怪道: “难道这家伙真的是精怪?” 刘十八摇摇头,环视周围,突然睁大眼睛看着老: “你们看老黑,它在看那边?” 寻着刘十八的手指,罗战和曹雄一众人看到老黑双耳竖起,朝着一个方向低声的咆哮着…… 离开小河岸边约五六米的黑暗中,有一堆微微凸起的土堆,如同一个小小的坟丘。 也就老黑目光如炬,嗅觉灵敏,才能嗅到地面隐隐的一丝血渍。 刘十八使了个眼色,八个人继续分三面缓缓围了过去。 将矿灯照在上面,刘十八看清了这个凸起土堆的真面目,比一般坟丘要大一些,下面似乎用石头堆砌,上面还盖着薄薄的一层土。 而凸起物四周,竟有一些小型动物的骨头,让刘十八心里不觉一惊。 这些骨头? “吱吱吱!” 碧眼鼠王跟随在老黑身后诡异的叫了几声。 “这是食人鼠的骨头!” 刘十八回头看了碧眼一眼,淡淡说道。 “造!这家伙真的是肉食的?” 郑伟达骂了一声。 刘十八紧紧捏着军刺,艾连胡手持工兵铲,慢慢爬上坟丘,然后示意曹雄用矿灯照一下。 曹雄将帽子上的矿灯亮度调得更亮,用工兵铲拨开坟丘上面那层稀疏的薄土,向里面照了照。 “卧槽!” 突然,艾连胡低声惊叫一声,然后翻身跃下,好似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刘十八一伸手扶住艾连胡,暗道能让土贼都吓到的东西,必然不凡。 右手拿着军刺,刘十八轻轻往坟丘里看去,谁知也让他大吃一惊! 在矿灯的照射下,坟丘内竟然是一个潮湿的洞穴,里面有七八个大大小小的白毛类人的生物。 这些白色的类人生物一律秃顶,额头长了稀疏而又长长的白色长毛。 两只白得渗人的眼珠,长在怪物满是皱纹的干瘪小脸上,小脑袋上的大嘴里,竟然还有两根獠牙! 其中一只生物,用一只手,抚摸着肩头伤口,伤口上流出红色的液体。 在矿灯的照射下,这些生物的眼里,齐刷刷反射出了幽幽光芒,如同凶兽,但是却诡异的,没有任何的动静…… 刘十八赶紧抽身站起来,轻轻吐了口气。 曹雄急忙问道: “什么玩意?” 刘十八古怪道: “和白色的猴子一样的怪物。” 祝英台笑眯眯道: “小主的意思,那就是说这一群怪物,不是鬼了。” 刘十八点点头道: “拿一个手雷扔进去,将这些怪物都杀了!” 郑伟达,随身带了两颗从上面基地中找到的老式破片手雷,闻言就要动手。 曹雄闻言一急,一把按住郑伟达道: “别急,让我看看再说。” 刘十八古怪道: “一不做二不休,炸死它们!” 曹雄凝重道: “我们和这些生物无冤无仇,暂且不要下死手!先看看是什么怪物。” 刘十八差点笑岔了气,指着曹雄道: “妇人之仁,刚才差点要了我的命,你还说无冤无仇?” 曹雄皱着眉,摊开双手道: “没那么严重吧?我觉得它们就是和你在开玩笑而已。 你想想,它们在水底那么大力气,要想害了你,我觉得不是难事,哪里还容得你用军刺? 再者,你看它们的食物,就是一些食人鼠的骨头,没有人骨吧?” 刘十八闻言觉得有理,示意郑伟达收起手雷! 曹雄和艾连胡两个老头,探头趴在洞口研究着! 过了几分钟,宁敏儿和路小林也跑了过来! 这时,艾连胡直起身体,古怪的看着刘十八道: “这些白色的怪物,应该是华夏民间传说的水猴子,老百姓叫它河伯或者水鬼……” 田明建突然插嘴,好奇道: “河伯?你在逗老子?这种封建迷信你也相信?” 田明建的话,让众人乐起来! 宁敏儿娇笑道: “传说中的水鬼河伯,在华夏的古代一些文献中,曾多次出现过踪迹,但缺乏有力的证据,仅仅是史书记载而已。 我在海外留学的时候,曾看到过这样一个课题,华夏人所讲的河伯,可能是人类的一个分支,但不能确定……” 田明建咧嘴道: “敏儿姑娘,我们人类还有什么分支?不就是男人和女人?或者祝英台这样的阴阳人,还有啥子?” 祝英台闻言面色扭曲,一铲子拍在田明建的坐墩肉上…… 众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宁敏儿接着解释道: “人类是灵长类的动物,但却不是地球上唯一的一种。 人类的祖先,也有可能衍生了其他的物种,比如和人类很近的猴子,猩猩等动物。 另外,人类有可能不是地球上第一批有智慧的动物,人类的祖先在地球上的进化史并不长,而恐龙的进化却是用亿年来计算的。 而有证据显示,恐龙的一个分支,也有可能是当时富有智慧的高等生命,而且他们的进化史,要远远胜过目前的人类。 因而,这河伯有可能是我们远古人类的一个分支…… 当然,这些说法目前还是停留在假说阶段,总得需要确切证据,才能证明亲缘关系。” 刘十八笑道: “是不是世界上,只有华夏才有河伯或者水鬼?” 宁敏儿无奈道: “那就很难说了,或许是我们老祖宗杜撰也说不定,在华夏史书上记载的奇怪东西,多了去了……” 曹雄此时插嘴道: “反正,华夏自古就有河伯的说法,比如《山海经》中,就曾记载过这种东西。 其实不光华夏,包括曰本等南亚国家,也有河伯的历史记载。 甚至在曰本还有河伯的生物标本,但具体什么样我没见过实体。 据曰本人说河伯这种东西,在水中力气很大,但力量仅仅在水里有用! 要是在岸上,河伯就没有那么大力气,当然这都是传说而已。” 而此时,刘十八想到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其他的玩意! 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刘十八古怪道: “不过好歹,这帮河伯算是将功补过了,至少我发现了一件事……” 曹雄和艾连胡诡异道: “啥?” “从这里,可以淌水跨过这银色小河,咱们不用踏上那三座汉白玉的小桥是不是?” 刘十八淡淡的笑道! …………………… :明天早上7点,我们不见不散,感谢诸位关注和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