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一只白皙的手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66章 :一只白皙的手

人类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对未知事物的揣测,才能带来人类内心深处的恐惧…… 而此时,刘十八一行人,除了背对着那条六米宽的银色河流的宁敏儿之外,其余九人,都面色呆痴的看着她身后。 宁敏儿汗毛直竖,她很明白自己不能轻举妄动,轻轻的轻轻的往前,碎步的移动…… “嗷呜!” 老黑双目中泛着金光,恶狠狠的低吼了一声! 碧眼鼠王则畏惧的躲在老黑身后,金色鼠尾一颤一颤…… 几分钟后,宁敏儿终于扑进刘十八怀里,接着回头看了一眼,软软倒了下来。 除开刘十八抱着宁敏儿,其余的八个人都拿着各自的近身武器,或是军刺或是工兵铲,一脸惊惧的看着银色的小河。 “老,老曹!那是嘛?我没眼花吧?” 路小林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对啊,那是什么玩意?吓死人了。” 田明建的喘着粗气问道。 曹雄阴沉着脸,用矿灯照着小河边的那个仿佛人手一般的东西,久久说不出话来。 刚才,就在宁敏儿转身的刹那,这个惨白色,有五根手指,白皙胳膊的手浮出了水面,仿佛随时都可以将宁敏儿一把抓下小河…… 要不是老黑临时低吼一声,将这只手吓回到河里,说不定现在,就看不见宁敏儿了…… “呼!” 过了几分钟,宁敏儿长长吐了口气,醒了过来! 刘十八凝重的看着宁敏儿,拿手在她眼前晃晃,焦急道: “没事吧,敏儿?” 宁敏儿突然用哭腔道: “湖里有鬼,有鬼!” 终于,曹雄听到宁敏儿的尖叫回过神来,沉重道: “这个银色的湖中有古怪,千万不要太过接近!” 刘十八心里一凉,忙问道: “老曹,那是什么?一支人的手?” 这时,却听到祝英台用公鸭嗓叫道: “不用说,肯定是淹死鬼,我小时候听说过,淹死鬼就是这样的,用一只惨白的手把你拉下河。” 淹死鬼? 刘十八回头瞪了祝英台一眼,怒道: “屁话,有这个有可能吗,淹死鬼的传说在华夏历来就有,但是谁见过? 谁能拿出一个确实的证据出来?都是以讹传讹罢了!我就不信鬼神……” 曹雄此时却仿佛想到什么,看着刘十八凝重道: “这玩意,必须要弄明白是什么,否则在我们过桥之后,从我们后面来一下,谁也吃不消……” “没错!一看就是人手,真不敢相信秦始皇的陵墓中,传说中的水银河中,还有这么诡异的东西,难道真的是人?” 罗战此时也一脸惊惧,别看他是军人,却也从没见过如此古怪的事情。 刘十八摇摇头道: “要说是人的手,白惨惨乍一看确实很像,但是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看来,必须要需要仔细查看一下,这种不确定的危险首先要排除掉……” 刘十八边说边抄起军刺,罗战,孙文明郑伟达和祝英台也准备好了,田明建还特意将罗战的手枪要了过来拿在手上! “路小林,你护着敏儿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 刘十八凝重的嘱咐道,说完仿佛又想到什么,补充道: “郑伟达,把你的手枪给路小林!” 郑伟达随手将已经上膛的手枪扔给了路小林…… 说完,刘十八带着几人,缓缓接近了银色河水! “十八!” 这时,宁敏儿古怪的叫了一声,将刘十八前往查探的几人吓了一跳。 “咋了?吓我一跳!” 刘十八不悦的回头看着宁敏儿。 宁敏儿不好意思的指着手上的玻璃瓶子,古怪道: “银色的水,其实不是水银,而是水中含有大量的硝酸银造成的。” “硝酸银?” 刘十八呆痴的转头看着罗战,又回头看着曹雄,迷惑道: “你们知道什么是硝酸银?” 曹雄和刘十八一样,纳闷的摇摇头! “敏儿,你不要说些俺们不懂的,你直接说这硝酸银是啥米玩意?” 祝英台大大咧咧的问道。 宁敏儿此时平静下来,嫣然一笑,解释道: “其实,一般的自来水都要经过氯气消毒,在水中生成次氯酸和盐酸,因此就有氢离子和氯离子。 银离子与氯离子可以生成不溶于硝酸的银白色沉淀,其实,含有银离子的白色沉淀还有其他的盐! 但,只有氯化银不溶于硝酸,硝酸银中含有硝酸,水中含有氢离子,因此水中就有了硝酸。 所以这河水泛着银白色,只能是硝酸银。” 刘十八瞠目结舌道: “俺还是没听明白,什么是硝酸银?” 宁敏儿白了刘十八一眼,娇声道: “硝酸银就是一种盐嘛!” “盐水?” 刘十八古怪的回头,瞪着泛着银白色光芒的六米宽的银色小河。 这就是传说中,以金珠为星辰,以水银为江河湖泊的秦始皇陵? “呵呵呵!” 刘十八和众人闻言,尽皆自嘲一笑! 原来,很多传说也不靠谱,什么水银为江河,完全是骗人的。 想想在几千年前,以当时人类的手工业和技术,怎么可能提炼出大批的水银? 能环绕这庞大到极点的地下宫殿,绕行一周,宽度六米,深度未知的一条河,得多少水银? 不敢想…… 不过现在一切都解释得通了,原来传说中所谓的水银河,就是硝酸银或者说“盐”造成的。 这时,突然听到祝英台惊恐的喊道: “水里有东西,又是那玩意!她又抓过来了,额滴娘唉……” 在恐惧状态下,祝英台胡乱的举起工兵铲往水中砍去! 站在祝英台身边的几个人也被吓得神经兮兮,看也不看就同时举着军刺,工兵铲往小河中一顿招呼…… “吱吱吱!” 河水中传来几声诡异的惨叫,尖锐的穿透力,令人 毛骨悚然…… 几个人中,唯独刘十八没有动手! 不是他不想动手,而是根本没法挤进去轮一把! 这几个家伙,太暴力…… 刘十八赶紧打开矿灯,调整一下亮度,往祝英台那边看去。 只见银色的水花后面,有一个白花花的东西,迅速向深处游去。 “什么怪物玩意,还长了和人一样的手?” 祝英台咕哝着,站在河边,不满的挥舞着手中的工兵铲! 铲子上,诡异的滴下几滴鲜红的血…… 刘十八迷惑的看着曹雄问道: “老曹,看清楚了没?啥玩意?” 曹雄皱眉,惊惧的看看四周道: “老头子敢肯定,绝对不是鱼,这东西有手指! 说真的,真有点象女人的手,或许就是一个女人……” “扯淡,老子才不信,能有秦时古人,能在河水中生活到现在,还是女人……” 刘十八愤怒的骂了一句,接着也同样惊惧的在银白色的河中到处张望,一副后怕的摸样! 曹雄不屑的笑道: “你不是说扯淡么?干啥子那么害怕?” 刘十八面色铁青,狰狞的回头瞪着曹雄道: “你说老曹,你见过鬼没有?这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鬼?” 刘十八这一说,顿时将河边的所有人都吓得倒退三步,心胆俱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