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来自身后的恐惧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65章 :来自身后的恐惧

“自己一行十个人中间,还隐藏着一个曰本人?或者是卧底?” 这个惊人的消息,对尚未黑化的刘十八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这个消息背后的意思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自己的很多秘密都被那个未知的曰本人探到了,很可能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将这些消息传出去…… 先是暴风战舰上无故逃离的赵狗蛋,紧接着又来一个隐藏得更深的家伙。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能避过路小林的蛊虫控制? 自己一行十人中,表面上没有没蛊虫控制的就是自己和宁敏儿。 难道是宁敏儿? 开什么估计玩笑,谁都有可能,唯独宁敏儿不可能,人家的家世摆在那里,正儿八经的红三代。 难道是路小林? 不像…… 路小林仅仅凭父亲留下的一句话,便在黑狱中熬了三十年,他不可能。 祝英台,罗布泊沙匪的后代,也不可能…… 曹雄,罗战,郑伟达,孙文明,艾连胡,田明建,每一个人刘十八都默默的看了一遍…… 谁都不像,但是却谁都有可能…… 除开刘十八和宁敏儿,其余的八人都相互戒备的看着彼此,人和人之间的亲近距离,也拉开了少许。 刘十八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了路小林一眼,路小林会意的点点头,接着面部扭曲在一起,叹了口气又摇摇头。 很显然,凭借体内的蛊虫,无法察觉…… 这时,刘十八自然而然的想起了爷爷刘十六! 这老东西,寒冬飞雪的日子,挺尸诈死把自己从许昌哄回来,就为了今天? 想着想着,刘十八不禁有些失神,他想起小时候,爷爷刘十六经常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要做人,先做鬼…… “呵呵!好了好了,刚才是老曹在开玩笑的,大家不要想多了,各自休息吧,一刻钟后我们出发。” 众人紧张兮兮,刘十八反而放松下来安慰众人。 曹雄见状眼眸中闪过一丝明悟,暗暗的点头! “鼻毛!” 刘十八拿出步话机走了十几步,独自坐在一块黑色石头上。 “嘶……” “大爷,我在……” 几秒钟后,步话机中传来鼻毛的声音,边上还有罗钢的声音。 想必鼻毛个罗钢两人已经会和。 “情况怎么样?” 刘十八凝重的问道,眼珠的余光却不经意的瞟着十几米外的七八个人。 “那一架来接人的不明国籍的直升飞机,被俺和罗钢直接用手炮打下来了,里面的人全部死了。” 鼻毛边说边喘息,想来累得不轻。 “赵狗蛋呢?” 刘十八掏出一支喇叭,悠悠点燃吸了一口! “还没抓到,就在我们前面几百米,跑不了,放心吧大爷。” 鼻毛狂笑了一声。 刘十八微微点头,凝重的对着步话机叮嘱道: “以就地击毙为原则!还有,保护好罗钢,不要让他死了。” “知道了大爷,俺鼻毛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嘿嘿!” 刘十八轻轻关上步话机,仍回了次元空间。 刚才在和鼻毛通话的时候,刘十八就默默在观察自己带进来的一行人。 特别从步话机中传来鼻毛的汇报,说直升飞机被击落的刹那,自己这一行十个人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有焦虑的表情。 好镇定的心态…… 好可怕的卧底,竟然能潜伏在自己这帮异人内部这么久,肯定有些真本事…… 但是,现在却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不合时宜! 过度的去核查,反而会让队伍离心离德,失去了凝聚力。 这一点,在漆黑的古墓中,是非常致命的。 卧底也罢,自己人也罢,在这里面,至少有一个目地是一样的,那就是求活…… 想到这,刘十八不再犹豫,缓缓站起身将自己的背包背好,往曹雄和宁敏儿身边走去。 “出发!” 刘十八看了神色各异的九个人一眼,微笑道。 “慢着!” 曹雄面色发青,再次伸手拦住刘十八。 “老曹,又咋了?” 刘十八咧了咧嘴。 “万人绝杀战阵,进去必死!” 曹雄咬牙切齿的狞笑道。 所有人闻言一愣,古怪的看向几十米万的那个广场,还有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兵马俑。 “怎么个必死?” 刘十八不解道。 “你们过来!” 曹雄颤巍巍的站起身,带着刘十八等人来到三座石桥的桥头站定。 “这就是进入秦始皇陵墓的第一关,万人绝杀战阵,踏上任何一座石桥,就会激活大阵。 进去之后,一步错步步错,会有无数生死危机等着你。 从桥头到那边的宫殿入口有五百米距离,这数万平方的广场上,共计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兵马俑,每一个都是秦朝时候的精锐战士。 至于它们为什么还能保持战斗力和一丝神智,这一点十八你比我清楚……” 曹雄凝重的解释道。 刘十八等人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九千九百九十九个? 活着的兵马俑? “这些兵马俑,就是那些感染了生物病毒的变异体是吗? 几千年来,他们陷入休眠状态,只要一个特定的环境就会被激活,比如踏上这座石桥?” 刘十八不确定的看着曹雄问道。 曹雄微微点头,凝重道: “这只是第一关,更加恐怖的是第二关,进入宫殿大门之后,还有另外一个万人绝杀战阵,那里有两万零一个兵马俑在等着你。” “嘶……” 刘十八倒抽了一口凉气,抬手摸了摸额头。 “老曹,没你说的那么玄乎吧?俺不是没看过兵马俑,那咸阳骊山的也看见过不少,不就是泥人吗?” 孙文明疑惑的咕哝了一句。 曹雄淡淡的瞥了孙文明一眼,冷笑道: “你不信?走过去试试?” 虽然是说说,但是要孙文明去试试,他却不愿意了,没人是傻子…… “万人绝杀战阵?” 刘十八自言自语的咀嚼着。 接着,刘十八古怪的瞪着曹雄问道: “既然这战阵那么邪门,我爷爷刘十六那个滚刀肉是怎么过去的?” 曹雄咧咧嘴,回头咕哝道: “您能和你爷爷比?他是六品武者,能飞檐走壁从这万丈穹顶上穿越过去,你们这些人谁能做到?” 听曹雄这么一说,刘十八顿时就没生意了,六品武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特么太过遥远了。 接下来,刘十八回头看了看自己一行人,严肃道: “都原地待命,郑伟达,把你背包里面的地面探测器给一个我。” 说完,刘十八独自一人,小心翼翼的走到桥头,凝视着脚下的汉白玉雕琢的三座石桥。 石桥雕琢得十分精美,筒体泛着白玉般的光芒,从表面上看不出有哪里异样。 石桥仅仅六米多长,对面就是静默在黑暗中,黑压压的一片兵马俑。 这些面色僵硬,浑身泛着呆板青色的兵马俑,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有生命力的样子。 唯有从惟妙惟俏的面部表情,能看出这些兵马俑和骊山出土的陶俑略有不同。 不光如此,刘十八能非常肯定,这些兵马俑手中杵着的长矛和长戈绝对不是摆设,每一把都泛着冷冽的光芒,让人心生寒意。 侧头往石桥的两边看去,能看见桥下流淌着白色的,或许泛着银光的水源。 刘十八回头看看曹雄,疑惑道: “这桥下面,是水银?” 曹雄摇摇头道: “传说中,有关秦陵地宫的传说,历来众说纷纭。史料汉旧仪一书中,有一段关于秦始皇陵地宫的介绍。 秦始皇三十七年,丞相李斯向秦始皇报告,称其带了七十二万人修筑陵墓,已经挖得很深,好像到了地底一样。 秦始皇听一个风水师的建议后,下令将陵墓转移到了别处。 这一传说,让秦陵地宫的位置更加扑朔迷离。 民间曾传说秦陵地宫其实修建在秦岭,骊山和秦岭之间其实还有一条地下通道。 每到阴天下雨,地下通道里就过阴兵,人欢马叫,非常热闹,其实那些阴兵,说的就是我们眼前这些兵马俑。” 刘十八听到这里,疑惑道: “你的意思,这石桥下面就是地下甬道?这银白色的是什么?肯定不是地下水,我感觉就象水银。” “没错,老头子也感觉象水银!” 艾连胡探头看了一眼。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 曹雄叹了口气,古怪道: “其实我也是道听途说,当不得真!不过,我在小时候,听老一辈的一些高人说,秦始皇陵墓里,有一条河,河道里全是水银。 这些水银,就是为了保持秦始皇尸体不腐,然后有一条黑色的船,装着秦始皇的棺椁,在那条水银的河道上流动。 他,每天都在不停的巡逻,随着水银转便整个地下王城,巡视着他的地下王国。” 听到这里,众人忍不住对视一眼,同时感到阴风秫然,脊背发凉…… 刘十八咬着牙,顺着桥下的银色河流看向远处的黑暗中,呐呐道: “老曹,你说的不会就是这条河吧?” 曹雄面色泛青,不确定的应道: “我也不知道,俺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有一点能肯定,那就是老汉我后背现在都汗湿了,感觉这里阴气逼人……” 众人闻言,同时惊惧的往四周看了看,心头泛起一丝莫大的恐惧…… 阴森的地底空间,诡异的兵马俑,古怪的石桥,流动的银色河流,还有未知的有幽深黑暗,这一切让所有人胆战心惊…… 这时,宁敏儿快步上前,在刘十八没反应过来之前,趴在地上用一个玻璃瓶,勺了半瓶银色水源…… 宁敏儿回头看着刘十八嫣然一笑道: “这,不是水银,更不是重水,水银哪里这么轻的……” 但,宁敏儿看见的,却不是刘十八的微笑和赞赏,而是九个人一脸的恐惧…… 他们的恐惧,来源于宁敏儿的身后,那条河里面…… “敏儿你不要回头看,慢慢的,慢慢的离开河边……” 刘十八颤抖道。 宁敏儿闻言浑身一僵,满眼恐惧…… 身后? 有什么东西? ………………………… ps:明早7点我们不见不散哦!求推荐票! 感谢今天打赏的兄弟姐妹,今儿个特意感谢一位美女读者:荼靡花末路之美! 感谢荼靡花美女,成为本书的第二位盟主大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