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竟还有一个曰本间谍?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58章 :竟还有一个曰本间谍?

过了半个小时,老黑渐渐恢复过来,和那碧眼老鼠竟然成了好友,你蹭我我蹭你的不亦悦乎…… 开路先锋,仍然是身灵手巧的艾连胡这个土贼! 只见他,熟练的用登山镐,在尸坑的山壁上敲进一个个安全钉,然后扣上登山绳和安全扣…… 乘着这间隙,曹雄凝重的看着黑兮兮的尸坑,对刘十八说道: “不是打算把这里烧掉么?准备派谁上去开挖掘机掘进?” 刘十八严肃的看了一眼持着手枪,在一边警戒的罗战和郑伟达! “我打算让郑伟达去,把那个黄泉幽境竖井上面的小型挖掘机开到这里来挖通油库。” 刘十八轻声解释道。 “基地上面的曰本人,还不知道怎么了,李来富他……” 曹雄犹豫着提醒了一句。 刘十八闻言,猛的拍了一下脑袋,焦急道: “差点忘记了。” 说罢,刘十八忙掏出步话机,调试一番按下了通话键: “暴风暴风,我是刘十八!” “嘶嘶!嘶嘶!” “大爷,我是鼻毛!” 步话机中,传来留守的鼻毛,有些焦虑的声音。 “赵狗蛋呢?还有罗钢?” 刘十八疑惑的问道。 “大爷,出了点事,一个小时之前赵狗蛋出去了,说是要透透气,结果过去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回来。” 鼻毛焦急的说道。 “什么?” 曹雄闻言大惊失色。 而刘十八却面色阴沉,仿佛在预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 暴风战舰是自己最大的底牌,是跟随自己这一行人生命的保障,万万不能有事。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只要暴风开启了防御罩,就算曰本,美利坚和华夏当局一起来,也打不开暴风战舰。 但是打不开却可以围困,自己一行人也接近不了暴风。 目前有操作权限的罗战和自己在一起,其他的人根本没法操控暴风。 “现在情况怎么样?” 刘十八凝重的问道。 “罗钢那小子疯了似的,拿着一把手炮和步话机就追了出去…… 目前情况还算好,暴风智脑已经锁定了赵狗蛋的方位,只要罗钢速度够快,完全能将他抓回来。” 鼻毛急促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那赵狗蛋不是被路小林下过蛊虫嘛?还有,他为什么要逃?” 曹雄瞪大眼珠子,迷惑不解。 刘十八皱眉沉思,良久才微微一笑道: “看来我想的没错,刘家屯的覆灭可不仅仅是一个叛徒造成的,肯定还有内应。 从赵狗蛋和那省督司马父子一起过来,我就觉得有问题……曰本人,真的是用心良苦! 唯一让我诧异的是,那赵狗蛋是怎么摆脱路小林的蛊虫控制的?难道是因为功德师的缘故?” 曹雄也皱眉分析道: “功德师是一个诡异的职业,极为稀少!其中的奥妙不为人所知。” 刘十八淡淡一笑道: “其实,我也是功德师,在黑狱外的那一晚,我偶然悟道,成就了一品功德师。” “真的?还有这等好事?看来你爷爷的眼光不差,你爷爷和你爸爸都没有捂得功德师的奥妙! 没想到被你突破了?好好好!刘家今后极有希望再出一个九品的摸金校尉。” 曹雄欣慰的大笑起来。 “难道功德师,也可以回避或者免疫路小林的蛊虫呢?就和祝英台一样?” 刘十八迷惑不解。 想不通就暂时不想,刘十八接着对鼻毛道: “叫暴风智脑过来!” “嘶嘶嘶嘶!” 步话机中传来一丝噪杂的声音。 “舰长阁下!” 暴风三号的声音,仍然那么优雅僵硬。 “暴风三号,没有我的源代码,你是否可以操控暴风战舰?” 刘十八淡淡问道。 “当然可以,只要舰长存活,并且在我的感应范围之内,您的指令就是最高权限。” 暴风智脑应道。 “好!现在你给我扫描一下,基地上面,还有多少曰本人,还有华夏人?” 刘十八焦急的问道。 “还有五个人,其中两个曰本人,三个华夏人,其中四个和另外一个华夏人正在展开激战…… 其余的人,全部被那个华夏人杀死,但是他也受了轻伤,身体状况很不好。” 暴风冷静的描述着基地上方险恶的情形。 “好!我知道了,现在激活最高权限将暴风号下沉潜航到地底两千米, 另外派遣鼻毛拿上武器,去支援罗钢。一定要将赵狗蛋抓回来,抓不回来,就算是死尸也可以。 最起码,要夺回他手上的一个三级源代码。” 刘十八冷静的下令! “遵命!” 暴风三号应道。 接着刘十八关上步话机,凝重的看着等待在尸坑底部准备攀爬的几个人,严肃的叫道: “罗战,祝英台,你们两个过来!” 罗战,和祝英台闻言回头一怔,快步走了过来。 “给你们两个一个紧急的任务,坐电梯上基地上面,去营救那个黑衣老人李来富! 记住,他现在和两个曰本人和唐季礼两人在激战,受了伤,你们两个人一定要将李来富救回来。 除此之外,你们还要将小型挖掘机开到尸坑里,挖通油库,然后用步话机和我联系。” 刘十八慎重的下令道,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道: “必要的时候,动用手炮……” 罗战和祝英台对视一眼,罗战凝重道: “我们现在就出发?” “立刻!” 刘十八肯定的点点头。 说完,罗战和祝英台也知道事情的眼中,一言不发,两人背起自己的背包,转身往众人身后的坑沿跑去…… 刘十八看着罗战和祝英台开始攀爬原先留下的登山绳,在心里默念道: “老屯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翠花婶子和四狗妹子快要生了……不,李四狗应该改名为李月婵了。” 想着想着,刘十八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宁海东这家伙今后有福了,柔柔弱弱的李月婵,可不简单…… ……………… 此时,艾连胡已经登上了有数百米高,转头对着坑底叫道: “可以上来了。” 刘十八点点头,将手一挥道: “上吧!秦始皇的陵墓就在眼前,登上去,我们就是华夏仅存的几个亲眼见到千古奇迹的人。” 紧接着,众人鱼贯而上,刘十八护着宁敏儿走在最后…… 刚刚攀登了没几步,宁敏儿就差点掉了下去,她羞恼的回头娇嗔道: “死鬼,你不要老是托我那里好不好?弄得我浑身发软……” 刘十八瞠目结舌道: “我不是怕你掉下去嘛,不是故意的……” “你再说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每次摸在那里,你都要揉几下?手感怎么样?” 宁敏儿噼里啪啦一顿说,也不怕上面的几个人听见。 刘十八一时没防备敏儿的奸计,鬼使神差应了一句: “你别那么大声好不好?手感不错……” “去死吧你……” 宁敏儿羞愤的一脚蹬了下去。 “轰!” 坑底传来一声巨响,刘十八四仰八叉的躺在碎骨上动惮不得…… “哈哈哈!” 上面攀爬的六人闻声,不由哄堂大笑…… …………………… ps:今晚0点,书友们,我们不见不散! 0点过后,刘十八又大了一岁唉!懵懵懂懂几十年,遥忆当年少年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