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尸坑绝地、鼠患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50章 :尸坑绝地、鼠患

所有人听见郑伟达的话,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在遥远的死人坑对面,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黑色人影…… 紧接着,黑色人影高高跃起,闪了两闪就消失了踪迹! “那是谁?” 众人心中的疑惑和惊惧愈发强烈。 这个人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单身一人杀进了秦始皇的陵墓中,身份未知,敌友未明! 不光如此,众人身后还有虎视眈眈的曰本人,李来富如今的境地生死未卜,输赢未知…… 这一点,让刘十八和曹雄最为担忧…… “那个人没有恶意。” 宁敏儿死死的盯着对面,静静的说了一句! 众人闻言,都好奇的看向宁敏儿! 刘十八用奇异的目光看着这个自己命中注定的优雅女子,不禁笑道: “好了,我家敏儿说没恶意,肯定就没。” 艾连胡古怪的看着宁敏儿道: “命师?” 宁敏儿叩首道: “三品命师。” 艾连胡砸吧了一下嘴唇道: “了不起,听说世上修命的人极少,老头子今儿个算是开了眼界,能算吉凶,避福祸,真是不可思议。” 郑伟达捂着喉咙,艰难的问道: “你们说的这些我和罗战一窍不通,能不能说说什么是命师?” 曹雄沉默的看着尸坑底部,没有理睬…… 艾连胡的经历也颇为不凡,看刘十八轻轻点头,于是摇头晃脑的卖弄自己的学识,轻声笑道: “我这也是道听途说,传说古时候传承下来的天下十修各有所长,其中的最强者便是摸金校尉,比如刘十八。 此外还有两个极为稀少的修者,一个就是宁小姐所属的命师,还有一个应该是功德师。 我就说命师吧,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中,命摆在运之前,这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命和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命不可改,运可以转,这是千百年来所有人的误区。 其实在正规的命师传承中,除了有避吉凶之外,也有改命之法,至于真假,只有宁小姐知道了。 不过据说,这改命之法,目前只有叫做天生的茅山道士比较厉害。 当年我年轻时遭受大难,受过这牛鼻子恩惠,他让我在秦岭筑茅而居,等待自己逆转的命运。” 宁敏儿此时,眸中闪着一丝精光,古怪道: “天生正是家师,我十岁的时候,被师傅收为俗家弟`子。” 艾连胡闻言一愣,大惊道: “没想到,竟然真是天生老道的徒弟?难道着逆命之意,竟然在你或者刘十八身上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天生老道的弟`子?” 宁敏儿轻轻叹了一口气道: “十岁的时候,师傅就要我牢牢的记住几句口诀,我便念来听听吧。” 说完,宁敏儿的一双美目,淡淡的凝视了艾连胡一眼,柔唇轻吐道: “出语惊人兮金口,流传于民暮千年。 取象兮八字内外,玄奥兮神速明晰。 得之者当获至宝,默传于心神明行。 携一技而走江湖,不玄秘于五十诀。” 艾连胡呆痴的听着这仿佛天书一般的命师口诀,不由欣喜若狂道: “真是,真是那牛鼻子老道的说法!他当年给我算命的时候说过,只要有人在我面前念出这段命诀,那就是我时来运转之时。” 祝英台站在一边,瞪着艾连胡道: “黏糊,改命就改命吧,把你得瑟得啥样了?现在想想,这么大的尸坑怎么跨过去。 你不是土贼嘛?赶紧给老娘想办法,过去了金山银山,发财大大的有,只要你扛得动。” 艾连胡闻言看看阴沉着脸的刘十八,小心翼翼道: “这没什么好想的,那个黑衣人咋过去的,咱也咋过去呗,一里多宽的大坑呢,我就不相信他是飞过去的。” “啊?” 说到这,艾连胡看着尸坑远处,猛的瞪大眼珠子,抬手指着尸坑对面,瞠目结舌道: “真……真是飞过去的……” 众人闻言,同时抬头朝远处看去,震撼的看见那个黑衣人跳跃在地底空间中,一会飞上山壁穹顶,一会跃上宫殿顶端。 仿佛…… 仿佛这个黑衣人,也在寻找什么东西? “他在找什么?” 宁敏儿好奇道。 罗战紧紧的捏着双拳,震撼道: “找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怎么会飞的?” 郑伟达也一声附和道: “没错,今儿个真长见识了,武林高手啊!” 路小林瞪着罗战和郑伟达不屑道: “你们两个懂个屁哦,什么叫会飞?我记得小主和你说过吧? 让你和罗钢那小子,也就是周发财跟着李二狗学习武道” 罗战点头道: “没错!” 路小林古怪道: “你难道不知道?武道超过七品境界,就和那个对面的黑衣人一样,能轻易的跃上数十米高度?来去自如?” 郑伟达和罗战闻言一愣,满脸不信道: “真的?” 曹雄站在前面,含笑回头插了一句道: “没错!七品可能达不到脚踏虚空的境界,对面的黑衣人不知道是谁,差不多有八品武道修为,正真是绝世强者。” 刘十八站在最前面,举目四望! 两边大坑,除了自己站立的一截有五十米的距离在大坑边缘,其余的都在峭壁上,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方。 两边的峭壁,要是用登山镐和登山绳,也能上去,但是这尸坑中间巨大的跨度呢? 长达一里的跨度,根本无法飞跃。 而此时,尸坑底部的红眼老鼠却渐渐的有了异动。 想必是站在上面的人说话的声音,和偶尔踢下去的碎石惊动了正在坑底美滋滋啃噬尸骨堆的巨大老鼠。 “吱吱吱,吱吱吱!” 刹那间,一股鼠流从坑底往刘十八等人站立的地方涌来…… 无数的老鼠红着眼珠子,前赴后继的往坑底堆积,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仿佛坑底到坑沿的一二百米的高度,完全不是距离…… 距离坑沿一百七十米…… 距离坑沿一百五十米…… 一百米…… “啊……” 宁敏儿惊叫一声,跳着脚指着无边无际的鼠群,面色苍白…… 其实不光是宁敏儿,所有人的面色都不好,看这堆积的速度,顶多二十分钟,这些吃人的老鼠就能爬上尸坑。 到时候,这里的十个人,谁也逃不了,除非再回基地上面去。 “十八,快走吧!再晚就走不了了。” 曹雄拉拉刘十八的袖子劝道。 刘十八不为所动,静静的看着鼠群,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罗战,郑伟达,艾连胡,路小林……所有人,都去扯管子。” 刘十八厉喝一声。 “啥管子?” 罗战一脸迷糊。 “油管!把油库的油导到尸坑里,把这些老鼠都烧了,免得今后出去祸害咱华夏人……” 刘十八狞笑道。 曹雄闻言,哭丧着脸道: “疯了?就算管子能到这,那油也出不来,大腿粗的管子,你来吸?何况那油太黏了……” 众人闻言瞠目结舌…… ^………… ps:明早7点,不见不散哦!感谢一下书友打赏,力挺天书: 巅峰飞舞、荼靡花,36蔽日、玄雨、费列罗、风吹鸡蛋壳、腐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