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棺中的诡异男尸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5章 :棺中的诡异男尸

盒子起出来的时候还挺沉,用手指轻轻弹上去,隐隐发出金铁一般沉闷声,在寂静阴森的地下涵洞中传出老远…… “这什么玩意?有点不像棺材?” 刘十八瞠目结舌,看着盒子有些疑惑。 曹雄瞪着一双老眼也不明所以,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是啥玩意,但可以肯定,这个木料是万年沉香木。 老汉掂量了,估计有一二百斤的份量,一般木料哪有这么沉?埋了千年完好无存?还有香味沁出?” 刘十八闻言,瞬间觉得身上一冷,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道: “没错,就是棺材,我们都想错了,这个墓室的主人是个孩子,万年沉香木做棺材?好大的手笔……” 瞪着那缩小版的棺材,两人大眼瞪小眼,满是喜意,发财就在眼前…… 曹雄回头看了一眼涵洞,皱眉道: “管他是啥,就这沉香木也能卖不少钱,先带走再说,免得夜长梦多。 天快亮了,咱俩搬着这东西在街上也太打眼了,得尽快赶回去!” 刘十八点点头,目光再次看了看阴森的墓穴,眼中精光一闪,疑惑道: “尸首找到了,那么这双煞局,算不算破了?” “应该算,尸首就是双龙托珠的阵眼,只要我们把棺椁带离这个墓穴超过百米,杀局必破!” 曹雄说完伸出手掐算一下,又仔细的看了看刘十八的面色,大喜道: “快走,目前你的面相是大吉之兆。” 刘十八和曹雄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小棺材弄到涵洞上面,两人累得和那老黑一样,吐着狗舌头直喘粗气。 “老曹,你和老黑把这玩意往工地大门慢慢挪,我回去把那坑给回填一下,恢复原样。” 刘十八招呼了一声,再次返回涵洞下的墓穴中。 下到墓中的刘十八侧耳听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用极快的速度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注射药剂的小玻璃瓶子,然后拿出一把小刀将头发割了一缕…… 将头发塞进瓶子后,刘十八皱眉想了一下,满脸肉疼在中指上划了一道小口,挤了几滴鲜血在瓶内。 接着刘十八拿起工兵铲,继续深挖几下,才将瓶子扔了下去用土填好,然后站在上面踩了几下。 刘十八是搞测量的,按照他的预计,目前涵洞里的水平面就是今后的地铁基座,不可能再深了,那瓶子起码可以维持十几年效果。 做完这一切,刘十八喘了一口气,轻声咕哝着: “这就是爷爷传授的摸金一道,低级的鸠占鹊巢之术?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等刘十八拎着工兵铲爬出涵洞,见曹雄和老黑 已经将小棺材装进袋子,拉到工地的围墙边。 “磨蹭啥?快走,天要亮了。” 曹雄不满的瞥了刘十八一眼。 “赶着去投胎?你看我短裤都滴水了。” 刘十八瞪了老家伙一眼。 好不容易将棺材弄过围墙,两人又累得和狗似的,这玩意真重。 发财的梦想,撑着两人如吃了春~药一般坚挺,虽然累一些,但两人脸上却眉飞色舞。 此时,东方已经有了鱼肚白,刘十八看了看仍然有些阴沉的天空,往前一指道: “老黑,走前面。” 趴在地上的老黑闻言,唰的一下蹿了出去…… 凌晨五点半,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一狗,终于安全回到刘十八的小屋中。 回到家里的刘十八简单洗簌,扔了几根火腿肠给老黑,然后和曹雄各自泡了一包泡面填肚子。 吃完面,刘十八点了一根烟,惬意的将眼神移到墙角的袋子上。 “老曹,你说里面有什么?难道真是墓主尸骨?” 刘十八含笑看了曹雄一眼。 “老汉哪知道?你真当我是神仙,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今晚老骨头都散了,要是没收获可说不过去。” 曹雄躺在沙发上,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刘十八点点头,走到卫生间拿了一块抹布和一桶水来到墙角。 打开袋子才发现,小棺材竟然变了颜色,从原本的乌黑变成灰色。 这时,曹雄也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道: “有点风化了,在地底埋了上千年,骤然重见天日,沉香木的表面有些干燥,所以变了颜色,不打紧。” 灰色的小棺材表面上布满泥土,刘十八用抹布轻轻的将表面擦拭干净,这才仔细端详起来。 小棺材的形状前高后低,棺盖附近严丝合缝,刘十八一时间不知从何下手。 “怎么弄?老曹你说?” 刘十八回头看了一眼。 “撬开,还能怎么弄?” 曹雄撇了撇嘴。 “撬坏了咋办,沉香木的棺材咧,是不是就不值钱了?” 刘十八瞪大眼睛问道。 “不要用蛮力,你看这棺盖四周没有锈迹,但是在下面却有木楔的痕迹,拿起子慢慢松动,然后将楔子抽出来就能打开。” 曹雄围着棺材摸着胡子观察一番,得出了结论。 刘十八点点头,找到起子,依言插到棺盖下面的缝隙中,慢慢顺着松动木楔。 过了十几分钟,从棺盖上总共起出来十二枚木楔…… 忙活了一晚上,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刘十八心里有些紧张和欣喜。 这还是他第一次做这种偏门活计,双手有些颤抖,心里有一点期待。 “老曹,你说里面会不会出来个妖怪?” 刘十八瞪着曹雄问道。 “你就这胆子,还继承刘十六的手艺?” 曹雄骂了一句。 说完曹雄找了一双手套,一把推开刘十八,微微使力,轻轻揭开棺盖…… 棺材揭开的一刹那,刘十八和曹雄两人的面容从好奇变成惊讶,从惊讶变成恐惧…… “噔噔……” 两人倒退三步,跌坐在地上。 “这……这怎么可能?” 刘十八呆痴的指着棺材。 曹雄满脸震惊,嘴角颤抖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一幕,太让人不可思议难以置信,映入两人眼帘的,是棺材中躺着的一个粉雕玉琢,看起来七八岁的男尸。 男尸保存完美,周身赤~裸,头上戴着一个黑色冲天冠,冠绳和周身衣袍,显然在无数岁月中早已化为尘土。 其身下垫着的明黄软垫,在开棺的一刹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粉尘。 男尸的相貌极为俊俏,皮肤白皙,肉身饱满不见丝毫萎缩,双手上有寸许弯曲指甲,神态平静。 他就那么静静躺在棺中,仿佛一个沉睡千年的妖物…… 其实,这还不是令刘十八和曹雄大惊失色,面如死灰的主要原因…… 两人魂不附体另有原因,因为男尸是活的…… 用肉眼可以清晰的看到,男尸睫毛微微蠕动,胸腹部上下起伏…… “我的娘啊……” 刘十八惨嚎一声,双眼一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