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寻龙点穴破煞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4章 :寻龙点穴破煞局

两人一老一少,带着一条老黑狗,战战兢兢的绕到了涵洞隧道的入口处。 进到入口五米不到就是白天发现的那个死了十二人的阴森古墓。 刘十八轻声命令老黑守在涵洞外面,自己和曹雄二人,一人拿着一把小手电,轻轻的往里面摸去。 “哗哗……” 涵洞的甬道里,有约半尺深的积水,四条腿在里面慢慢的前行,带动起轻微的哗哗声。 走了没几步,刘十八猛的回头,往黑暗的涵洞入口望去,他总觉得黑暗中总有一双眼睛才默默的看着自己,心神不宁…… 曹性看着刘十八,疑惑道: “怎么了?” “没事,我总觉得有点不安,好像后面有人。” 刘十八解释道。 曹雄闻言,也惊惧的回头看了一眼,猛的拍了刘十八一下,怒道: “你别吓老子,老汉有心脏病,你看老黑不是乖乖的守在那里?怕啥?赶紧进去。” 两人轻手轻脚又往前移动了几米,在微弱的手电光下,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场景映入了两人眼前。 古墓的主墓室中没有积水,却有满地的碎石,建造古墓的墙砖和地砖竟然也被挖了个干净,那九具人盂尸骨也自然不见。 整个甬道和墓室被那帮畜生给挖得惨不忍睹,这是考古?这就是文物管理局干的事? 这是保护老祖宗的文物? 竟然是这样的保护法? 我呸…… 刘十八在心里咒骂! 但是也仅仅是咒骂罢了,因为他改变不了什么…… 在小手电照射下,两人在主墓室中间的地面上,发现了原本安放石制棺椁的位置。 曹雄瞪着牛眼,四处寻找,东敲敲,西摸摸,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地方。 难道真的是个空墓?除了九具诡异的尸骨,没有别的? 不可能,既然九具人盂在这里,那么墓室的主人肯定也在,不可能没有尸骨啊? 否则,那固本还阳的残酷人盂,岂不是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喂?十八,你愣在那里做什么?找啊?” 曹雄瞪着站在中间的刘十八。 “找?你发现了什么没有?” 刘十八摇了摇头,往四面看了看。 “我发现个屁?我是看相的好不好?你才是摸金传人,要我找? 我就不信你爷爷啥都没教你,分金定穴呢?寻龙点穴呢?” 曹雄翻了翻白眼,那相貌在电筒下显得有些阴森。 刘十八闻言,淡淡的看了曹雄一眼,面上不变,心中却暗道: “爷爷会和你说老刘家的历史?我看不见得吧?你曹雄又有什么秘密呢?” “我说小子?你站在那挺尸啊?” 曹雄满地翻弄,气喘吁吁的骂道。 刘十八不屑的瞪了曹雄一眼,古怪道: “你说文物管理局的都是一帮什么人?” “什么人?一帮废物罢了,说个不好听的,拿了一把铲子就当自己是考古的?说难听点,就是合法的盗墓贼罢了。 正真的摸金人,怎么可能把古墓弄成这种摸样?” 曹雄舔了舔嘴角,古怪的相貌更加阴沉。 “哼,废物?他们也不是傻子吧,我相信这墓室里面,只要能想到的地方,肯定被搜刮干净了。 甚至一些想不到的地方,也被金属探测仪探了个清清楚楚,不可能会留下什么遗漏了。” 刘十八冷静的分析道。 听到这里,曹雄不由得高看了刘十八一眼,点点头道: “没错!是老汉心急了,那你说咋办?咱爷两都要吃泡面了……” 刘十八眼眸一闪,冷笑道: “但世界上,应该还是有金属探测仪和洛阳铲探不到的东西。” “何以见得?” 曹雄疑惑道。 “你说我们今晚是来找什么的?” 刘十八眉毛扬了扬。 “找什么?我们来找尸骨啊?” 曹雄不明所以的答道。 接着,曹雄在自己花白的头颅上拍了一下,面上猛然一喜: “尸骨?尸骨就是金属探测仪探不到的东西?还有玉器?” “没错,就算洛阳铲,不是碰运气,也不见得能挖到正主。” 刘十八自信的笑道。 曹雄满脸希夷的看着刘十八,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那你说,怎么破?” “我记得爷爷小时候和我说过,在风水一行里面,有一种隐龙穴的说法。” “隐龙穴?” 曹雄闻言一惊,瞪大眼睛四处看了看,就看见满地的碎石和泥巴。 “这里只有十几个平方,能隐藏在哪里?总不会在更深处的地下吧? 我不相信,那些文物管理局的废物难道不会再往下挖个一两米?” 曹雄古怪的看向刘十八脚下。 刘十八古怪的一笑,慢慢分析道: “那可说不定,他们着急把棺椁内一些值钱的东西抢时间弄回去密封保养,免得风化了就不值钱了。 所以,用小型的金属探测仪匆忙探测之后,很可能没有发现棺椁深处另有玄机,再加上早上刚刚死过人……” 曹雄眼眸一闪,暗暗点头道: “没错,因为有人死了,后来进去的人虽然穿了防化服,但是却不肯在里面多呆! 草草探测一番,把值钱的东西和一些完好的墙砖地砖挖走就完事了。” 说道这里,曹雄才眉开眼笑道: “这就是考古和摸金校尉的差距,考古的家伙只看到表面的东西,而摸金校尉则想得更远,观察得更加细致。” “你的意思?古尸就在你脚下的土层里面?有多深?要是太深了,老汉可挖不动。 看时间现在块四点了,再过一会就天亮了,得抓紧。” 曹雄掏出一个破手机看了看时间。 刘十八翻了个白眼道: “你挖不动,难道我挖得动?废话,你等在这里,我上去弄两把铁锹来!” 曹雄连忙伸手将刘十八拦住,从背上解下一个黑色的布包,笑眯眯的说道: “别去了,老汉早就准备好了,你看,两把精钢打造的工兵铲,正品的好货。 你动脑寻龙点穴,老汉负责找家伙做准备工作,你看嘿嘿……” 刘十八见状一愣,猛的转头阴森道: “老东西,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就预谋好了是不是?” 见到刘十八在电筒下泛绿的脸皮,曹雄差点吓得跳起来。 接下来,刘十八招手唤来老黑,在脚下四处闻了闻,加上曹雄的一手北斗七星卦,立刻就确定了方位。 原来有古怪的地方还不是棺椁正下方,而是在甬道的正中部位,也就是先前九具人盂尸骨的正下方…… 谁会想到,一个古墓最重要的地方,在甬道深处的底下呢? “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 “嘭……?” “嗯?有东西?” 一老一少苦哈哈气喘吁吁的埋头挖了半小时,终于在一米多深的地方碰到了一些东西。 借着微弱的电筒一看,竟然是一个只有一米多长,五十公分厚的乌黑木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