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夹心墙里有夹心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32章 :夹心墙里有夹心

ps:昨天停电晚更了一个小时,抱歉!今天0点冲榜哦,各位帅哥美女,有什么票票啊,赏赐啊,都砸过来吧!感谢思密达 …………………… 刘十八紧张的跑到敏儿身边,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凝重道: “怎么回事?” 宁敏儿此刻惊魂未定,满脸惊惶道: “我不知道,呕吐得难受,用手在这个墙上用力按了一下,结果……” “先退后吧。” 这时,曹雄也赶上来,慎重建议道。 罗战和郑伟达两人小心翼翼的端着手炮,对着那坍塌通道,凝神瞄准。。 “路小林身体弱去大门边,帮孙文明和老田看好门口,不要让那些吃人的老鼠钻进来。” 刘十八回头看着路小林,瞪着眼珠子吩咐道。 路小林闻言,长长吐了口气,拿着手炮战战兢兢,绕过那些挂在铁钩上的枯骨,往田明建的方向跑去…… “敏儿,你也不要进,和罗战,郑伟达一起守在门口做后援。 我和老曹,祝英台,艾连胡四个人进去看看,你把步话机开着。” 刘十八看着宁敏儿严肃说道,随手递给她一部早就准备好的步话机。 接着,刘十八又转头看着罗战和郑伟达轻声道: “随时注意支援大门,要是有大量老鼠冲进来,就往这通道里面退。” 罗战和郑伟达紧张的点点头。 刘十八翻手取出军刺拿在手上,便准备进去,却突然被宁敏儿拉住。 曹雄和祝英台也严肃的看着宁敏儿! 他们知道宁敏儿是三品的命师,对危险有天生的感应…… “十八,别进去了吧?我感觉里面有危险?” 宁敏儿关切的看着刘十八,娇声劝道。 “必须要进去看看,我刚才还在纳闷,为什么这些曰本军官,最后时刻会选择驻守在这等死? 说不定,他们就是在守护这个通道后面的东西?” 刘十八冷静的分析道。 “那好,你们自己当心点。” 宁敏儿见劝阻无效,只能再次叮嘱一遍。 刘十八点点头,凝重看了一眼漆黑的通道,对艾连胡道: “把背包都放下,还是黏糊打头,把手炮收起来,用你的铲子或者我给你的军刺。 万一咱们几个谁在里面开一炮,将甬道轰塌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黏糊凝重点点头,放下背包,拿出军刺咬在嘴上,将矿灯稍微调亮一些,便咬着牙弓着腰缓缓爬了进去。 祝英台在曹雄的示意下,第二个进去,曹雄走在第三个,刘十八走最后。 甬道里面漆黑一片,除了头顶矿灯渐渐变小的亮光,加上甬道喷出来的冷风,让艺高人胆大的刘十八莫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四个人谨慎的往前仅仅走了十米不到,便到了尽头,地面上出现一个一米五米见方的四方铁盖子,上面还有一把特大号的锁,锈迹斑斑。 “吧嗒!” 好在军刺锋利,加上岁月已久,那锈得不成样子的锁,没一会就被曹雄撬开。 “咯吱!” 打开铁盖子,下面是一个竖井,有一条生锈的爬梯,用矿灯一招,大约有十米深,里面传来一阵阵令人脊背发冷的阴风…… 艾连胡吞了一口唾沫,面色铁青道: “瘆得慌,真要下去?” 曹雄眼珠子一瞪道: “都到了门口,肯定要下去看看,也好弄明白当年曰本人在这里搞什么鬼?” 就这样,用登山绳慢慢悠悠往下滑,用了好大一会,刘十八才感觉踏上地面。 井底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矿灯的光芒也驱散不了那种透进骨子里的黑暗,可以感觉到有一股冷风从侧面吹来。 刘十八点点头,几人再次将矿灯调亮了一些,曹雄又额外的摸出一只手摇手电筒出来。 等几人的视力渐渐恢复一些,刘十八才看到竖井下面,有一条两米高,漆黑阴森的走道通往远处…… “你说这曰本人搞什么鬼?在武器库或者是厨房里,还在墙体后面藏这么一个地方?” 祝英台咕咕哝哝的骂了一句。 走在前面的艾连胡闻言脚步一顿,明显的愈发紧张起来…… 四人面前,是一条人为开凿出来的通道,两边铺设着砖头,下面还有排水沟,显然这地方很重要。 最起码的,在武器库外面的大通道里面,刘十八是没有看见什么排水沟的。 尤其可见,这个铁盖子下面何等重要? 四人借助着矿灯,可以看到一些已经腐烂的木桩,整个甬道,在矿灯照射下如同白昼。 刘十八此时,背后一凉,惊惧的踮脚看了一下,这条通道有些蜿蜒,矿灯竟然只照亮身前几米的通道,而前面的拐角,依旧黑乎乎。 艾连胡拿着矿灯在前面开路,不时走走停停,在几个方向弯腰鞠躬,口中念叨着: “进门三拜,莫怪莫怪!” 刘十八实在忍不住,拍了一下艾连胡道: “别自己吓唬自己,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鬼神?” “信则有不信则无,在外面土贼盗墓这行当里面,进到墓室都要拜见主人,点燃三根香以表示尊敬。 要是三根香中,有两根香燃烧得比较快,那么就预示着这个墓是大凶之兆三长两短,里面的东西一件都不能倒,否则大祸临头。” 艾连胡绕尤其是的说得头头是道。 刘十八翻翻白眼,直接无视了…… 一行人就随着这神神经经的艾连胡,缓缓向前走着,刘十八走在中间,曹雄和祝英台紧紧跟在身后。 大约前行了三十多米,一道冷风从几人头顶灌了下来,借着矿灯刘十八抬头看了一眼,见有个巴掌大的洞口在输送空气,想来是以前的通风口之类的玩意。 不知为什么,进到这狭窄的地方,让刘十八有些深深的压抑,好像自己一身的武道功夫没有什么用,唯一好使的可能就是手上的军刺和一身蛮力。 随着通道不断深入,里面除了腐烂的木头,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两只惊慌逃窜的巨大老鼠。 走到通道底部的时候,艾连胡突然止住脚步。 刘十八因为过于专注,一下撞在艾连胡的身上! 这时,一股让人闻之欲吐的臭味,瞬间涌进刘十八的鼻囊,差点被熏晕过去。 翻翻白眼,等刘十八稳住身子,曹雄过来问道: “怎么?” 艾连胡严肃的看了刘十八一眼,诡异的解释道: “这里有一股臭味,源头应该就在这附近,有点像是尸臭。” 刘十八闻言一愣,听艾连胡这口气,一瞬间就嗅出来是尸臭? 果然有些门道? 可刘十八碍着脸面又不好深问,再怎么说艾连胡也是专业的土贼,问了可能白问,反而还落了自己的面子。 曹雄闻言,侧过身摸了一下周围四壁,似乎没有发现什么。 “吱吱!” 这时,一声老鼠嘶鸣,从前面墙壁传了过来,艾连胡疑惑一声,将矿灯对准前方,见一只浑身渗血的老鼠一个小洞中爬了出来, 这只仿佛和老猫一般大小的老鼠身上,还带着一片腐朽的铁片。 艾连胡和曹雄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咋了?” 感觉到气氛有些轻松,刘十八看着曹雄疑惑问道。 “找到了臭味的来源。” 曹雄嘿嘿一笑,走到前面,用手轻轻拍了拍老鼠爬出来的墙壁,对刘十八点头道: “就在这里面,没想道,曰本人砌墙上瘾是不?到处都是夹心墙,他们到底想隐藏什么东西?” ……………… 明早7点,不见不散! 感谢:荼靡花,36蔽日、书友1744523607、微笑、箜箜、忘记你、宁海东、孤独的心在迷,茫茫人海,静丫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