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黑灯瞎火盗窃天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3章 :黑灯瞎火盗窃天

半夜两点,两道诡异的黑色人影,出现在白天死过人的地铁涵洞工地墙外…… 蹲在墙角下,其中一个瘦小人影低声咕哝着问道: “十八,现在这个点,你说工地里还有守夜的么?” 略微壮硕一些的人影,极快的探头左右看看,轻声应道: “应该没人,我前段时间在这里上过夜班,到了这个点,都睡了。” “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工地得有多少材料,也不怕给人搬走咯?” 瘦小的身影正是曹雄,瞪着老眼满脸不信。 “老东西你不信拉倒,工地里面的一根槽钢,那是人能搬动的么? 除非叫一辆吊车和大卡来搬才行,否则谁闲得慌,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刘十八再次爬上安全墙,往里面警觉的看了看,缩回到墙角。 “老黑,过来!” 刘十八挥手低声唤了一声。 “唰!” 不远处的阴暗角落,忽然出现一个黑色阴影,轻声跑到刘十八脚下,一双绿色泛光的眼眸闪着丝丝寒光。 正是刘十八的爷爷,养了十五年的那条老黑狗,今晚刘十八也带来了。 按照刘十八的意思,老黑可以负责放哨,万一有人来了,也可以事先预警。 事到临头,刘十八有些犹豫,说实话有点惧怕,他还没干过这种事。 他有些兴奋,但更多的却是胆战心惊…… 你说黑灯瞎火,跑到一个白天死了十几个人的古墓中,找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的古尸? 想想就让人汗毛直竖…… “十八,翻墙进,磨蹭个鸟?” 曹雄不满的骂道。 “老曹,不会出事吧?我怎么感觉浑身凉飕飕?工地里面黑漆漆,怪渗人的……” 刘十八感觉手有点发抖,胸里面闷得厉害。 “你是不是刘十六的种?怕啥?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黑灯瞎火盗窃天,正好做这大好的无本买卖。” 曹雄拍拍刘十八的肩膀给他壮胆。 但刘十八从曹雄那颤抖的枯手上,还是感觉到这老货也一样害怕,并不是他表面上说得那样平静。 此时,黑漆漆的夜空中,突然起一阵古怪旋风,打着转儿将不远土路上的一些枯叶卷上半空…… “呼……呼……呼!” 刘十八和曹雄同时缩缩脖子,抵住丝丝寒风,惊惧的往来时路上看了看。 那条土路,是拉建筑材料的临时小道,上面没有一盏灯…… “呜……呜!” 正在两人准备起身翻墙的时候,刘十八脚边的老黑,唰的一下站起身,回身瞪着两人身后的土路,低沉的吼了起来。 “嗯?有人?” 曹雄双眼一眯,赶紧朝墙角的黑暗处又挤了挤。 刘十八疑惑的看着漆黑土路,那里没有一个人影,顿时觉得阴风秫然,脊背发凉…… 探手,刘十八在老黑光华的脊背上轻抚几下,胆战心惊咒骂道: “老曹,算了吧?咱回去……” 曹雄蹲在墙角,惊疑不定的瞪着远处黑漆漆的土路,额上流下一丝白毛冷汗…… “不可能,路上没人,老黑怎么那么大反应?” 曹雄疑惑的看看毛发倒竖,呲着牙的老黑。 曹雄相信自己的直觉,也相信自己的一手卜卦之术,但是,他更相信老黑的眼睛! 他和刘十八的爷爷相交不是一年两年,老黑的本事可不仅就这么一点,虽然老了,但是那耳朵和鼻子可没有退化…… “会不会是什么野鸡黄鼠狼之类?” 刘十八擦了一把额上冷汗,分析道。 说完,刘十八轻轻在老黑脊背上拍了一下,摸着老黑的耳朵,低声道: “老黑,你要是能听懂,就去看看是什么玩意?” 老黑低声呜咽一声,回头用舌头在刘十八脸上舔了一下,满是灵动的狗眼忽闪了一下,恋恋不舍再次看了刘十八一眼,猛的冲了出去…… 老黑冲刺的速度快若闪电,步伐寂静无声,仿佛一个天生的暗夜幽灵,几秒钟就不见了踪影! 古怪的阴风,还在两人头上打着旋儿…… 刘十八焦急的看着黑漆漆的土路方向。 老黑怎么去了不回? 没有一丝动静? 难道那里真的有人,或者什么古怪的东西…… 正在这时,古怪的风竟停了下来,但是夜色却更加的浓。 空中没有一丝光亮,月亮和星星消失不见,仿佛有一层黑云缓缓压下,让人紧绷的神经更加压抑。 “唰!” 只听一声轻响,老黑幽灵般的出现在刘十八脚下,嘴中好像含着一个东西? 刘十八一惊,从老黑嘴上拿下来一看,是一块布,一块黑色的布? 曹雄也弯腰爬了过来,惊惧道: “真有人跟在我们后面?这怎么可能?这是一块裤脚上的布,嗯?上面有血?那人受伤了?” 刘十八仔细一看,果然发现那巴掌大的布上果然有一块血迹。 “好,老黑不错!” 刘十八表扬了老黑一句,拍了拍它的后背。 转头看着曹雄,刘十八往四周看了看,凝重道: “怎么办?是回去还是……” “回去?富贵险中求,回个锤子?到了明天那涵洞可能就没了,不进去找找,你甘心?” 曹雄瞪着刘十八,怒道。 “槽,拿性命换幸福不划算啊?我还年轻,你不怕死,我还怕呢。” 刘十八纠结道。 “哼!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你不信问问老黑,后面还有没人?” 曹雄古怪的看了一眼低眉顺眼的老黑。 “啊?问老黑?” 刘十八瞪大了眼睛。 接着,刘十八真的附在老黑身边,往黑漆漆的土路一指,低声问道: “老黑,那边还有没有人?” 老黑一双灵动的狗眼忽闪了一下,疑惑的盯着刘十八,过了几秒,才顺着刘十八的手指往身后看了一眼。 “呜呜……” 老黑极为通灵的摇了摇尾巴。 “没人?” 刘十八瞠目结舌,他实在不相信老黑这条土狗,能听懂自己的话,这怎么可能? 但是,事实却让他不得不信…… 或许,这就是爷爷将老黑留给自己的缘故? 可惜,老黑也老了,没几年好活了…… 刘十八咬咬嘴唇,回想着家里放着的那一套土豪装,转头瞪着曹雄狠狠道: “老曹,进去搞它娘的。” 说完,刘十八低身抱起老黑,先行放到了两米多高的安全墙里面。 两人搭着人梯,很轻易的爬进黑漆漆,阴森森的工地里面。 进去之后,只见远处除了一个工棚闪烁着一丝微弱灯光。而离两人百米外那个仿佛地狱般的涵洞,则散发着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诡异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