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进墓者,必死无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17章 :进墓者,必死无疑!

“黏糊,明儿个你和我们一起进去看看怎么样?” 路小林看着艾连胡请求道。 艾连胡缓缓看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缓缓的摇头拒绝道: “不是我不去,而是你们去了,会死……” 曹雄听了这话,若有所思,默不作声…… 刘十八眼中则闪烁着一丝好奇,一个野路子的土贼,竟然说自己这个正儿八经的四品摸金校尉会死砸古墓中? 当然了,刘十八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别看自己名头吓人,要说起手头的本事,拍马也赶不上这老头。 其他的不看,就看艾连胡双手的指关节就知道,每一个手指都显得比较粗,这是常年使用工具挖掘造成的。 三十年,天知道这老家伙,去大山中探索了多少次? 田明建站起来,翘着胡子,瞪着艾连胡不满道: “我就不信你去得,俺们去不得?” 祝英台虽然没说话,但也满脸的不乐意…… 艾连胡见状微微一笑道: “今儿个天色不早,早些休息吧,明儿个一早,是驴子是马,咱们试试就知道了。” 说完,艾连胡转头,淡淡的看着刘十八道: “俺这个土贼,明个儿也要看看正儿八经的摸金传人,有什么本事,也好学点东西,请教一下。” 接下来,众人便各自起身,有的烧水洗簌,有的将自己的睡袋在屋里找地方摆好位置。 堂屋也就那么大,六个人只能睡在一间屋内,刘十八和宁敏儿虽然关系不一般,但是也不好过份腻歪。 两人卿卿我我一番,就钻在一个睡袋中搂抱着睡去,其中摸摸捏捏什么的,只有天知道了…… 刘十八等六人全部睡熟,唯有老黑,极为警觉的瞪着金色眸子,迈着轻巧的步伐在小院内巡视…… ……………… 第二天,天色大亮,刘十八才在老黑的那张大舌头的侵袭下醒来…… 睁开眼,刘十八便听见祝英台,站在小院中唱着令人崩溃的小调: “有一种寂寞叫单身有一种期待叫爱情,有一种洒脱叫打劫,有一种奔放叫拉屎,有一种无奈叫便秘……” “噗嗤!” 宁敏儿此时也醒了过来,直接笑喷了! 接着,剩下的几个人陆陆续续的醒来,穿衣洗簌,各自摆弄自己的早点。 小院中,艾连胡在打水劈柴,除了祝英台在那继续鬼哭狼嚎,还多了一个田明建,沉默的站在小院中,遥遥看着远处雾气寥寥的大山…… 刘十八洗了个冷水脸,冰冷的山泉驱走了最后的意思懒惰。 嘴里啃着一块压缩饼干,喝着矿泉水,刘十八走到小院中一个石墩上坐下,静静的看着艾连胡这个土贼拿着一把砍刀劈柴。 你没看错,是砍刀,而不是斧头…… 艾连胡劈柴的手极稳,看起来动作不快! 砍刀上扬,接着缓缓往下挥舞,挥到一半的时候,艾连胡才加速,紧接着嘿一声吼,小腿粗细的木桩从中间一刀两断。 艾连胡的动作十分的流畅,浑然天成,没有一丝停滞不适,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看起来有一种古怪的韵律在里面…… “十八,这土贼黏糊,手底功夫很硬,别看他不是什么武者,但我敢说一半的三四品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曹雄站在刘十八身后,轻轻的咕哝着。 对于这一点,刘十八深表赞同,当初在黑狱中,那武世勋明明只有三品武者修为,却能给刘十八一种不可力敌的感觉。 说简单一些,某一种技艺,你施展到了极限,比任何的武术传承都有效,杀伤力巨大。 就好比,这艾连胡砍柴一般,他在这里住了三十年! 这么多年来,艾连胡每天不间断的砍柴,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挥舞了十几万次柴刀的人,有多么的可怕…… 他可以用柴刀,精准的砍中你身上任何一个部位,并且你无法阻挡,哪怕是八一杠横在面前,也是一刀两断的下场。 ……………… 见刘十八和曹雄两人,在十几米外看自己劈柴,艾连胡转头诡异的一笑道: “砍柴是个技术活,要不要来试试” 刘十八和曹雄对视一眼,缓缓的走了过去。 顺手接过艾连胡手上的柴刀,刘十八潇洒的耍了一个刀花。 “呵呵,试试!” 刘十八拿起一根木桩放在砍柴用的树墩上,凝神静气,手臂高高的扬起…… “嘿!” 一道白色的刀芒闪过。 “噗嗤!” 柴刀竟然没有砍中,砍在了树墩上,而木桩受到巨大的震动,应声而到。 “呵呵,力气还不错,就是眼力差了点。” 艾连胡淡淡的笑道。 接下来,曹雄也不信邪的试了一下,结果依然,不是砍歪了,就是和刘十八一样,“震”倒了…… “砍柴真是一门技术活,要是在古墓中遇见什么未知的东西,比如天上掉下一根倒刺什么的,这一刀就能救命啊。” 艾连胡仿佛意有所指,轻轻叹息着自言自语。 接下来,陆续走出堂屋的路小林,宁敏儿,祝英台,都不信邪的试了一下砍柴技术。 唯有祝英台,以力破巧,一刀劈成两半,其余的人和刘十八一样的结果…… 这时,一直站着眺望远方的田明建突然回头,凝重道: “大爷,我感觉有人在暗中窥视着我们。” 艾连胡淡淡笑道: “这里,是非之地!往年黑狱还在的时候,更加复杂,现在么,来的都是一些居心叵测的人。 不用理会他们,很多人根本就走不到秦始皇陵的深处,在半路就会死绝了。” 田明建闻言,这才缓缓收回目光,抬手顺了一下凌乱的白发,走到宁敏儿身边,顺手接过柴刀走到树墩旁。 “嘿!” “嘭!” 一阵土尘扬起,紧接着发出一声闷响。 刘十八等人,加上艾连胡,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面前被劈成两半的木桩,还有木桩下面被劈成两半的树墩。 田明建狞笑着瞪着艾连胡,得意洋洋的狂笑道: “兴许老子力气没你大,也没有老曹大,但是老子能把柴火连树墩一起,一刀两半。” 笑道这,田明建转头看着艾连胡,鼓着眼珠问道: “你行么?” “好锐利的眼神,竟然能看到树墩上的弱点?好,能存活的人又加了一个!” 艾连胡赞叹着,慎重看一眼田明建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接着艾连胡狰狞的一笑道: “你们随我来!” 艾连胡带着刘十八等六人,来到屋后一个满是人粪,猪粪,烂白菜梆子的粪坑前,淡淡笑道: “跳下去,在里面泡半天,就能有百分之三十活下去的希望。” 宁敏儿吓得一声尖叫: “不要啊,大便好恶心……” 刘十八等人目光呆痴,唇角颤抖,喉头干呕…… 这下,连枪神田明建也跪了,满脑袋黑线,满腔豪情化为乌有…… …………………… ps:今天双11哦,天书要出门办事,感谢大家的支持!晚上7点,我们不见不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