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土贼、爱黏糊?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15章 :土贼、爱黏糊?

仿佛感应到刘十八的龌蹉想法,宁敏儿咬着下唇,狠狠瞪了刘十八一眼…… 接着,宁敏儿带着呲牙咧嘴的老黑转身离去,留下一个无线遐想的后脑勺,给刘十八细细回味…… 暗暗咽下一口涎水,刘十八看着留下的八个人说道: “修复探索战舰的未知区域,协助木渔舟建造永动机,随时做好支援,保持通讯。 我不在的时候,由罗战行使舰长的职权,郑伟达和鼻毛协助!” 这时,路小林缓缓走过来,手上拿着三把老式的八一杠自动步枪。 三把枪,每一把把配三个弹匣约数百发子弹,田明建当仁不让的拿了一支,熟练的拆卸,清洗拼装,不愧是曾经的绝世枪神。 另外一枝祝英台拿着,这妖孽也枪法不俗,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想必是在罗布泊当沙匪的时候留下的本事。 还有最后一支就路小林自己背着了,他的近身战斗力最差劲,拿一把枪壮胆很有必要。 梁山伯这时,也依照刘十八的吩咐,拿来了六个背包! 每个背包外面,插着一把用暴风战舰上那种稀有金属锻造的带鞘军刺。 每个背包里,则是一些探险必需品: 登山鞋,小型保暖睡袋,防潮垫,快餐罐头压缩饼干,水壶,几瓶矿泉水。 还有一些替换的内衣和一件雨衣,每人一个急救包,指南针,一个头灯加一个备用电源,手压式手电一个。 除开必需品,每人还额外带一卷二百米的登山绳和十个安全扣,一把登山镐。 通讯设备则准备了几个手机,每人一个对讲机,主机设置在暴风战舰内。 接着,刘十八再次仔细的叮嘱了罗战和郑伟达两人一些关键之处。 然后,刘十八便带着宁敏儿、曹雄、路小林、祝英台、田明建五人,小心翼翼的挖开数米深的土层,来到了地表。 这是一个极为幽静的山谷,听不见鸟叫,也听不见草丛中走兽低鸣,仿佛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刘十八缓缓爬上一个高地,举目远眺,指着一个方向道: “往前走几公里就是黑狱,往这边走,就是我曾经来过的那个小山村,那个开小叫驴的老头,是路小林的熟人吧?” 路小林阴沉着脸,沉默的点点头…… 接下来,六个人背着各自的背包,在山林间艰难的穿梭起来。 刘十八,田明建,祝英台由于都有武功底子,还不觉得什么,而路小林和宁敏儿则越走越慢,渐渐的有些跟不上脚步…… “我来背!” 刘十八温柔的看了一眼香汗淋漓的宁敏儿,心疼的接过了她的背包。 这背包中的东西都是些零碎玩意,但是加起来却也有五六十斤重。 宁敏儿白了刘十八一眼,娇声埋怨道: “都走了这么久,你才想起来帮我分担一下?” 刘十八嘿嘿一笑便不再说话…… 两个小时后,一行六人便来到了刘十八和李二狗夫妇曾经来过的那个小山村中。 山村的背后,就是一个高耸入云的大山,看起来显得阴测测的,静得可怕。 沿着山村边沿走了没多远,便来到了曾经的那个小院,小院仍然被竹林环绕,分外别致。 院落里老式的木板门边,还是那副对联: 归园山居烹药引,竹影花香静练丹! 门头上一块木板,写着“如是药居”。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刘十八伸手在门板上轻轻的敲了几下。 “吱呀!” 小院内一间房内蹒跚着走出一个老头,正是上次刘十八遇见的那个开小叫驴,十分健谈的壮硕老者。 此时,刘十八对这老头的看法不同,自然细细打量: 老头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头发花白,那双表面浑浊的眼珠,却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老头的手指,每一根指头都粗得异常,皮肤皱巴巴,有点儿干枯。 看见刘十八一行六人,老头明显愣了一下…… 接着老头的眼神,越过站在最前面的刘十八,直接投到走在最后的路小林身上。 “黏糊?” 路小林将手中的八一杠自动步枪背在肩上,缓缓分开众人,走到最前面低低的叫了一声。 “路?路小林?真是,真是你?” 老头嘴唇颤了一下,艰难的应了一句。 “是,真是!这一眨眼,都三十年了。” 路小林唏嘘了一句。 “好好!出来了就好。” 老头笑了起来,边笑边留下一串浑浊的老泪。 接着,两个半大老头便执着双手,相互对视着,哈哈大笑。 过了几分钟,老头才再次回头,凝重的看着刘十八,淡淡的说道: “年轻人,好本事,老汉没想到你真能有本事把小林从里面救出来。 前段时间,黑狱方向爆发了大战,应该就是那时候趁乱逃出来的吧?” 刘十八含笑点点头…… 路小林这时才回头看着刘十八,慎重的对老头介绍道: “黏糊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五行三家外八门的首领,新一代的摸金校尉。” 接着路小林又指着老头,眨眼道: “这个是我在秦岭的发小,艾连胡,小名黏糊,小主你就和我一样,叫他黏糊就行了。” 刘十八闻言哑然失笑道: “那怎么行,我还是叫艾前辈好了。” 叫做艾连胡的老头,瞪着眼珠子笑道: “其实,我艾连胡也同属五行三家,盗墓人一脉中的弃徒,你就和路小林一样,叫我黏糊得了。 没想到的是,我在有生之年,竟然还有走眼的时候,没想到你竟然是摸金校尉? 据说摸金校尉几千年来都是一脉单传,从不出世,如今出来行走的却有不少了。” 闻言,刘十八眼中泛起一丝异色,看了路小林一眼,淡淡道: “大势所趋罢了,晚辈终究是华夏人,做不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不要晚辈晚辈了,路小林叫你小主,你叫我前辈,这辈分都乱了套,你就叫我黏糊,免得生分。 来来来!都进屋休息,天黑了外面寒气重,今晚弄几只野味,几瓶烧酒,我们乐呵乐呵。” 艾连胡说完,便招呼着刘十八一行人进屋…… 刘十八走过艾连胡身边的时候,被他拉住! 左右无人,艾连胡谨慎的,小声道: “刘十七的儿子?” 刘十八大惊失色,紧接着又满面惊喜道: “你,见过我爹?” 艾连胡眼眸中闪过一丝凝重道: “二十多年前见过,但是他去了那个地方,就再也没有出来……” “哪个地方?” 刘十八眼神一凝。 “真正的秦始皇陵……” 艾连胡目光灼灼的看着刘十八,轻轻吐出一句话! ……………… 今晚0点,不见不散!感谢诸位投票打赏的好友和读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