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趁热来一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14章 :趁热来一发?

由于怕地面异常的震动,引起当局关注,暴风号在土层和岩石中缓缓潜航,深度保持在千米左右…… 潜航掘进的时间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中,刘十八、曹雄、梁山伯三人,一直躲在舰长室内,研究那张得自九州鼎的黑色神秘地图…… 刘十八有理由相信,这张地图就是爷爷和父亲留给自己的东西,他们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凭借这张地图,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 “老曹,你说这易经六十四卦中,那几个是吉卦?” 刘十八皱眉,伸手在地图上缓缓摩挲着。 曹雄闻言想了一下,缓缓道: “这个不好说,首先老头子直接了当的告诉你,六十四卦,是吉是凶得看你做什么事。 比如一个少年,如果朴算到飞龙在天卦,那是好事,但对一个老人来说,最该做的是休养生息,得到飞龙在天卦象反而不是什么好卦。 要说完全的吉卦,恐怕只有谦卦这一个了,八八六十四卦中,没有什么所谓的大吉大利卦,每一卦都有好有坏! 根本找不出哪一卦是完全的吉卦,但是,要真勉强安一个的话,只有一个卦,那就是谦卦。 六爻皆吉,全部的易经六十四卦你要是都懂,不要学其他的,只学一卦就行,那就是谦卦。 劳、谦、君子有终、乃吉,这是谦卦九三爻的爻辞,谦卦是地山谦,山最高,但它的根子却处在平地下面,而这块平地呢,却又在山下……” 曹雄说了半天,其实刘十八还是似懂非懂,这玩意不是几天就能理解透彻的。 “老曹,你说这秦始皇的真正墓葬真不会在骊山,而在这茫茫的秦岭中?” 刘十八有些迷惑! 曹雄摇摇头道: “从秦始皇陵的骊山一线开始,这个风水大阵一直延伸到了秦岭? 要说其中没有猫腻谁信呢?加上这张地图的话,可信度极高。” 刘十八点点头,眼眸一闪道: “按照你说的,这谦卦在地图的什么方位?” “按照路小林那混蛋的说法,这里是核桃沟,往前十几公里是秦岭黑狱遗址,那么这个谦卦,就在这两个点的中间一座山下。” 曹雄边说,边用手在地图上的某个点一指。 刘十八顿时瞪大了眼珠子,这个地方? 这不就是那老头,那个开小叫驴的老头子居住的那座山么? “这座山叫什么?” 刘十八凝重道。 “老汉就一看相的,我哪知道什么山山水水的?你问问路小林,他或许知道一些。” 曹雄双手一摊,无奈道。 刘十八摆摆手道: “算了,罗战说马上要到黑狱附近了!到时候我们直接上门去问个清楚明白。” 曹雄凝重的点点头道: “要是那里真的是始皇墓,你打算怎么办?” 刘十八面上闪过一丝焦虑道: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探探,父亲失踪,总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听到这,曹雄缓缓叹了口气道: “你爹是个好人,他平时待人极为谦和,温文儒雅的样子很有女人缘,可惜……” “可惜什么?” 刘十八鼓着眼珠子问道。 “可惜生不逢时,刘家凝聚十几代气运的因果,不在他身上,所以他做的一切,都在为你铺路。” 曹雄叹息一声。 刘十八眼眸一闪,面色狰狞道: “不光是父亲,还有爷爷,他这二十年极少出去看看世界,就是为了照顾我。 没想到等我回去,仅仅见了最后一面,可恶的曰本人,我现在连爷爷的尸骨都没找回来,真正可恶!” “舰长,太白县快到了!” 罗战站在舰长室门口报告道,身后站着有些拘束的郑伟达。 郑伟达这几天对暴风战舰有了初步了解,被暴风强悍到离谱的战斗力深深震撼。 现在的郑伟达就和一个乖宝宝一般,老老实实的跟随在罗战身后行使着大副的职责。 这家伙的梦想更加直接,已经不愿意再回到海军,他的梦想就是留在暴风战舰,以亲自打沉一艘曰本人的军舰为目标。 刘十八含笑看了看郑伟达点点头,调侃道: “堂堂海军大校,华夏最强驱逐舰镇海号的舰长,到我这里做一个大副,委屈你了。” “报告舰长,俺不委屈,俺现在有的就是佩服,能为舰长效力,为华夏民族效力,是我的荣耀。” 郑伟达敬了个军礼,极为慎重的答道。 这时,梁山伯屁颠屁颠从刘十八身后窜出来,古怪道: “要是华夏军部的命令和刘十八的命令有冲突,你听谁的?” 郑伟达闻言一愣,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曹雄微微一笑,看着罗战道: “罗舰长,看样子,这个大副还没有教育好。” 罗战头上浮现出一丝黑线…… 这尼玛要我怎么教育? 那个妖怪路小林不是早就控制了么?是死是活就你一句话…… 刘十八挥挥手笑道: “你别听这老曰本的,你今后想不听我的也很难,生死两难……” 郑伟达闻言一愣,满脸扭曲的瞪着梁山伯道: “老家伙是曰本人?” 刘十八哈哈一笑,拍了拍郑伟达的肩膀道: “珍宝岛,就是这老东西弄沉的。” 郑伟达喉头一紧,憋了半晌才面色一红道: “你这个奸贼!” 梁山伯摸摸下巴,得意洋洋,笑眯眯道: “你让老子奸贼去,老子就看不惯曰本国内,军国主义那一套。 你小子没听说?老子连名字都改成华夏的了,梁山伯,你看,多么富有内涵的名字。” “梁山伯?” 郑伟达的神经恍惚起来,回头问罗战道: “咱们暴风战舰上,还有个成天跟着宁敏儿到处转悠的,丑到令人呕吐的家伙,好像叫做祝英台?” 罗战面色一青,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令人蛋疼的问题…… “哈哈哈!小子有见识!” 梁山伯闻言哈哈大笑,兴致勃勃的解释道: “那个祝英台就是我滴,按照华夏语来说,就是我滴爱人,老婆,妻子! 嗯!好像也有人背后说叫做小三,情人,或者是情况什么的……” 黄板牙? 猪头肉? 满身的板油? 又黑又矮?力气却比牛还大? 郑伟达脸色一黑,摇摇欲坠,用手扶住金属门,艰难的转身走了出去…… “哇……” 过了几秒,过道那一头,传来郑伟达呕吐的声音…… 梁山伯不屑的瘪瘪嘴,转身笑盈盈的看着刘十八解释道: “年轻人不懂事,不懂欣赏其中的美妙滋味……” 刘十八面色发苦,艰难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只要你喜欢就……就好!” ……………… 数个小时后,暴风战舰终于停止了挖掘,停在离开地面仅仅数米的一个隐蔽峡谷中。 这个地点,离开那个不知名的山头,仅仅数公里。 站在指挥舱中,刘十八召集了所有人…… “我要出去办一件事,直接说明吧,要去探险,目的地是秦始皇古墓。 我们战舰上,目前总共有十四个人,要留下一些人在战舰中做后续物资和武力支援,我带几个人出去探路。” 刘十八说道这,犀利的目光在战舰中十四个人身上缓缓看过去…… 宁敏儿,三品命师,自己的女友。 孙文明,三合会和胜和打手。 改名为梁山伯的木杉正雄,地质学家。 田明建,老军人,绰号枪神,枪技:双龙奔月! 路小林,原名孔卓文,蛊门传人,五品蛊术师。 祝英台,兰花门门主,变异人,有超级战士的基因 鼻毛,抢劫银行的惯犯,擅长开保险柜。 木渔舟,科学怪人。 罗战,副舰长,是个严谨的军人,前潜龙部队的尉官。 赵狗蛋,原刘家屯的辖警,极为稀少的一品功德师。 周发财改名为罗钢,随着黑狱的一帮老头学艺。 曹雄,爷爷的徒弟,五品相师,吃过一根太岁,绰号:脚踢燕子窝,同时又是四品风水师和三品武者。 郑伟达,绰号郑三两,目前是大副。 此外,还有李二狗,翠花和李四狗在宁家未归…… 第一次出去探索未知的区域,不能去多了,带四个人足矣,其余的人就留在战舰中驻守,修复内里,保养等等。 木渔舟,郑伟达,梁山伯,罗钢,赵狗蛋,等没有一点自保之力的人,肯定要留下。 还得一个人全盘指挥,非罗战莫属,自己得带几个战力强悍的家伙才行。 想到这,刘十八缓缓道: “老曹一个,老田算一个,祝英台一个,路小林一个,就你们四个吧!” 曹雄,田明建,祝英台,路小林四人对视一眼,凝重的点点头,缓缓走出来, 这时,刘十八猛的看见宁敏儿幽怨的目光,忍不住心中一软…… 回到暴风战舰上这几天,刘十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时间陪着宁敏儿。 想着却有点愧疚! 人家华夏大家族的千金,硬是要跟着你跋山涉水的,仍在这也不好。 但是,宁敏儿却又是三品命师,说不定对自己一行有极大的帮助? “另外,再加上敏儿,还有……老黑!一共六个人!” 刘十八无奈道。 一瞬间,宁敏儿笑嫣如花,甩了一个媚眼给刘十八,且娇且嗔的表情,让他小心脏啪啪跳了几下…… 貌似认识了宁敏儿之后,还没有正真的亲热过啊? 要不要趁着出去之前,人还喘着气热乎着,抓紧时间来一发? ……………… ps:精彩无限,晚上7点我们再次相见! 同时感谢0点之后打赏的读者: 静丫头、荼靡花末路之美、消失的地平线、箜箜、路小林、黄金强档、梦羽、36蔽日、神话、等大力支持! 此外,还要感谢坚持正版阅读,长期给天书投票的诸位可爱可敬的读者! 虽然你们没有留下名字,但是天书知道,你们是最好的读者,天书感激诸位鼎力相助! 一路有你们相随陪伴,是这本书最幸运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