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兽皮地图和土贼之秘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13章 :兽皮地图和土贼之秘

“咦?” 听见梁山伯的惊叫,刘十八和曹雄同时看去。 “咋了?一惊一乍的。” 曹雄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没什么,按照你说的这些,这秦始皇陵的布局就是一个大大的风水阵是吧? 那么你看这张兽皮地图上标注的小篆,这里是乾天卦,而这里是地坤卦,相对应的是师卦,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梁山伯迷惑的问道。 刘十八闻言随意笑道: “这不就是易经中的六十卦么,我记得老曹不是还会一手六十四卦金钱卦么?” 说道这里,刘十八的面容凝固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 曹雄听到这里也变了颜色,恍然大悟的将花白的脑袋一拍道: “要是凶卦显示的是秦始皇的虚陵的位置,也就是说骊山皇陵正在凶卦上,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代表上上卦象的地方就是秦始皇陵的正真所在?” 刘十八瞪大眼珠子,一把抢过兽皮地图,细看起来…… 良久,刘十八在懊恼的将地图一扔道: “老曹,六十四卦你比我熟,你来……” 曹雄闻言,嘴一瘪道: “师傅说不懂就学,像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算一个正真的摸金校尉?” 说归说,曹雄还是拿起地图按照心中所想,慢慢的揣摩…… “回想骊山皇陵的地势,其中最恶的风水,就是皇陵南面的骊山和北面的渭水。 南面代表离卦方位,北面是坎卦方位,南面的离卦有丙午丁三个风水卦象,北面的坎卦,则有壬子癸三个风水卦象。 在这坎离两卦中,代表时间的只有南方的午卦,午既是马,代表着马年。 北面的子卦则代表鼠年,在这样的风水大阵中,如果属鼠或属马的人即皇帝位,就会在子年或者午年灭。 刚好,秦始皇嬴政的第二个儿子胡亥,就是属马的。” 曹雄边研究地图,边随着易经的六十四卦,缓缓的推测着埋藏在表相中的真相。 刘十八凝重的听着曹雄分析,不时的问出一两个关键的问题,历史方面,他确实不怎么精通。 看着刘十八充满求知的眼神,曹雄微微一笑,继续解释道: “按照卦象显示,嬴政死之后胡亥即位,并杀了自己的哥哥扶苏。 胡亥即位,便注定秦王朝亡掉在即,这个风水大阵很神秘,究竟有多大的威力谁也不知道? 但是,它确给我们一种警示或者暗示,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一个风水阵法。” 刘十八闻言缓缓点头,略有所得,确实自己底蕴太少,说是四品摸金校尉,实际上还差得远…… 梁山伯对这些风水什么的完全听不懂,不耐烦道: “老曹,我不要听你说风水,你直接说,按照地图上说的,那个什么上上卦在哪里?” 曹雄正摇头晃脑的卖弄学识,被梁山伯打断,不由怒道: “我哪里知道上上卦在哪里?这么小个地图,没有全貌,去哪里找你告诉我?” 梁山伯闻言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 “咚咚咚!” 舰长室的门被敲墙。 刘十八开门一看是路小林,随即让他进来。 见路小林进来,曹雄和梁山伯顿时老实起来,这几天他们被这个诡异的蛊门传人给吓怕了。 时不时的,这家伙嘴唇中便冒出一条金色蛊虫,神经弱一些的早就吓晕了…… 特别是曹雄,他仿佛知道自己体内,肯定有这个家伙做的手脚,这一点从刘十八对路小林的信任程度就能看出来! 果然,路小林进门的第一句话,将内里的两个老头吓得面色铁青,一头黑线…… “小主,那个新来的愣头青郑伟达,要不要给他来一个脑残片?” 路小林吱吱狞笑着,唇角边的一个硕大金色蛊虫时隐时现,不停的扭动着身躯…… 刘十八强迫自己不去看路小林的面孔,咧着嘴道: “必须的,这暴风战舰上,除了你我,梁山伯之外任何人都不要放过。” “哦!那么主母宁敏儿呢?要不要也来一条?” 路小林舔了一下唇角! 刘十八瞬间呆痴,一巴掌拍了过去,暴怒道: “我打死你丫的……” 这情景太美,刘十八不敢想,要是自己和宁敏儿亲热正酣的美景,突然嘴里爬出来一条油光光的蛊虫,这是何等的卧槽? “小主,我就是说说嘛……” 路小林嘿嘿傻笑着。 说到这,路小林一眼瞟见了桌上的兽皮地图,古怪道: “秦岭的地图?” 刘十八,曹雄和梁山伯三人,闻言同时一愣,接着同声大喜道: “你认识这里的地形?” 路小林扣扣鼻孔,纳闷道: “咋不认识?我不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你们看这里不就是秦岭核桃沟?” 说着,路小林在地图上随手一指…… 刘十八瞠目结舌的看过去,瞪着眼珠子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路小林见状在兽皮上详细解说道: “看这里,就是核桃沟,这里就是黑狱,往前,就是我一个老乡住的地方……” 说到这,刘十八猛然记起来那个开着小叫驴的山里采药老人。 “路小林,你是不是在秦岭有一个好友?是个黑壮的老头?他的住在太白河核桃沟不远,门口写着:如是药居? 下面还有一对联:归园山居烹药引,竹影花香静练丹?” 路小林听到这,顿时瞪大了眼珠子,惊喜道: “他是我至交好友,小主认得他?” 刘十八凝重道: “他三十年来一直都住在那里,找了你三十年。” 路小林顺便热泪盈眶,哽咽得泣不成声…… 良久,路小林才渐渐的安静下来,古怪的瞪着刘十八道: “他自己介绍是采药的?” 刘十八迷糊道: “啊?难道不是?” 路小林哭笑不得道: “那老家伙,是一个盗墓贼啊。” “什么?盗墓贼,不会吧,只要是五行三家的人,或者十修中有本事的,我多少都有感应的。” 刘十八大惊失色。 路小林鼓着眼珠子,咬着牙道: “他不是那种有传承的盗墓贼,反而是那种古老的土贼!” “什么叫土贼?” 曹雄纳闷道。 “土贼,就是那种脱离风水,科技等有技术含量的盗墓贼。 这些人用古老的方法,仅仅凭借手中的一把铁铲,一根火把,一根绳索,便能上天入地。 这种土贼及有本事,一般的大墓也拦不住这种人,有时候土办法,未必就比什么寻龙点穴术的要差,因时而异罢了。” 梁山伯好奇道: “这不就是那种合法的叫考古,不合法的叫挖坑,其中的挖坑人?也就是土贼。” 路小林慎重的点点头道: “没错,这种人临场经验之丰富,无人能及,并且也有他自己的规矩和一套行事风格。” 刘十八大手一挥,眼中精芒一闪道: “通知罗战,暴风战舰改变目标,前往秦岭核桃沟,我要去拜访一下这个神秘的老人。” ……………… ps:精彩无限,我们明早7点,不见不散哦!喜爱本书的朋友请力挺天书…… 感谢以下读者今天的大力支持和打赏,心存感激之情才能走得长久: “荼靡花:末路之美、于柒无缘、吻你眉心许下诺言、天雷地火、x_nian、淡定、莫晓华、on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