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刘十八的情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09章 :刘十八的情敌

“长生不老药?妹夫,今后你就是我爹!不,比我爹还亲……” 听见这不找边际的说辞,宁卫国顿时暴跳如雷。 养了几十年的儿子,人家就给了一个破烂玩意,你就喊人亲爹? 那老子算啥?志气呢? 最后,刘十八拿出最后一个红木盒子,将背包推给呵呵傻笑的李二狗道: “二狗叔,里面的一些东西,就当做四狗妹子的嫁妆吧。” 李二狗咧嘴一笑,接过背包看也不看,直接递给宁卫国道: “亲家,就算是嫁妆了,拿着!” 宁卫国狐疑的接过背包,探头朝里一看,再次瞪圆眼珠子,猛的拉上背包,直接背在背上,再也不肯拿下来。 宁海帆恨铁不成钢的怒道: “给老子看一看会死了?” “不给,这是媳妇的嫁妆,谁也不给!” 宁卫国得意洋洋的狂笑。 宁海帆退而求其次,看着刘十八迷惑道: “你给他了什么玩意?” “没什么,一些汉末三国时期的青铜器罢了。” 刘十八淡淡笑道。 “青铜器?汉末三国时期的,这还罢了?” 宁海帆瞪大眼珠子。 汉末三国时期的青铜器是什么价格,他太清楚不过了,这一背包的玩意,价值不菲…… 这时,刘十八手里捧着红木盒子,狐疑道: “怎么没有看见敏儿?” “哦!敏儿去她外公家里了,估计很晚才能回来。” 李美佳笑着解释道。 “啪嗒。” 正说着,大厅的大门被推开,宁敏儿身后跟着摇头晃脑的老黑,满脸惊喜跑进来,娇笑道: “走到门口看见老黑了,就知道你来了。” 接近着,宁敏儿也不管边上有没有人,直接冲过来扑进刘十八怀中,挂在他脖子上腻歪起来…… 看见这一幕,几个老头子同时叹息一声: 女大不中留…… 在大厅门口,却有一个年轻男人被老在门口进退不得,满脸愤怒,目瞪口呆的看着宁敏儿和刘十八亲热,愤怒道: “敏儿,这人是谁?怎么在你家里?” 刘十八闻声,好奇的看了过去…… 这男人大约三十左右,相貌堂堂仪表不凡,穿着一套极为得体的黑色西装,头发梳理得油光水滑,白净的面颊上泛着一丝阴沉,下巴上的黑色小胡子一抖一抖。 “哦,我不是去外公家嘛,费安平刚好也在那里,顺便送我回来。” 宁敏儿娇笑了解释了一句。 接着,宁敏儿看着费安平娇笑道: “安平,给你介绍下,他是刘十八,是我男朋友。” 然后宁敏儿又看着刘十八,指着这个男人介绍道: “费安平,是隔壁家费立国老爷子的孙子,他的母亲和我娘是表姐妹,今儿个碰巧都去看外公就顺道碰上了。” 说完,宁敏儿便很自然的挽着刘十八的胳膊,调皮的眨眨眼…… 这时,一直沉浸在巨大欢喜中的宁卫国,淡淡看了费安平一眼,抬头瞪着宁敏儿怒道: “什么叫你男朋友?老子彩礼都收了,姑娘家家的要懂规矩,他从今儿起,就是你男人了。” 宁海帆也翘着胡子补充道: “没错,没错,彩礼收了你就是他的人了。” “你?这不公平,敏儿?这么多年,你是明白我的心的,我是喜欢你的。 怎么不声不响就有了个男人?一看就是乡下小子,怎么配得上你?” 费安平扭曲了脸,语无伦次的指着刘十八怒道。 宁敏儿闻言面色一变,轻声道: “费安平,请你自重,你喜欢不喜欢那是你的事,但是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他而不是你,这就够了!” “好了好了,孩子们都年轻,别闹了,安平啊,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免得你爷爷等下找来。” 李美佳极有眼力,立马出来打圆场。 费安平满面忿忿不平,阴毒的瞪了刘十八一眼,扭头就走,临走还不忘撂下狠话道: “臭小子,别让我在京都看见你,” 千金难买心头好,自己觊觎已久的女人,竟然投进了别人的怀抱,当着自己的面和其他男人亲热? 这让极好面子的费安平,如何能忍? 特别在宁海东和郑伟达面前,费安平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 走出门的费安平,渐渐冷静下来,狞笑道: “不知道哪里来的穷鬼,你给我等着,和我抢女人,我要你死……” “吼!” 跟出来的老黑低吼一声,吓得费安平扭头就跑…… ……………… 宁家大厅中,刘十八淡然看着费安平的背影落荒而逃,转头看着笑颜如花的敏儿,将手中的红木锦盒递过去,轻轻在她耳边道: “这个是送给你的。” 宁敏儿面色一红,惊喜的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顿时惊叫起来: “一截手指?” “小丫头懂啥?这玩意叫人形太岁,天材地宝,就这一根手指,起码能管你三十年容颜不老增寿十年以上。” 宁海帆溺爱的看了宁敏儿一眼,笑骂一句。 接着,宁海帆低头沉思了一下,看着李美佳吩咐道: “美佳啊,你去让厨房整一点宵夜的东西,再热几壶老黄酒来,咱们边聊边等孙媳妇他们。” 说完,宁海帆右手拉着刘十八在沙发上坐下,左手拉着李二狗坐下,最后看着满屋子的人道: “都坐下吧,咱们秉烛夜谈一番。” 郑伟达,宁海东二人对视一眼,依言坐下! “海东,你过来!” 宁卫国对着罗战招招手。 宁海东眼神一缩,看了刘十八一眼,缓缓走过去在宁卫国身边坐下。 这时,宁海帆看着刘十八淡淡的笑道: “你这次来京都,怕不仅仅是上门看看我这孙闺女,还有我们两个老头子,和你丈母娘吧?” 刘十八闻言矜持的一笑道: “当然不是了,我有些小事想爷爷您帮忙。”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说!” 宁海帆眼神一闪。 “我需要一些东西,看能不能帮我弄到?” 刘十八思索一番,抬头说道。 “你说说看,是什么东西” 宁卫国笑道。 “我需要一些军用的高强度钛合金,还需要一个军用的间谍卫星或者地理卫星。” 刘十八轻声吐出一句话。 “什么?” 宁卫国瞪大眼睛,满眼不可思议。 “小子,你在和我开玩笑?” 宁海帆也鼓着眼珠子。 刘十八缓缓摇头道: “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宁海帆迷惑的回头看了宁卫国一眼,狐疑道: “军用钛合金是什么价格?” “三百五十块钱至五百之间,看质量谈价格。” 宁卫国凝重的答道。 刘十八闻言轻松的一笑道: “还好,不算贵。” 宁卫国点点头道: “确实不贵,你需要多少?” 刘十八按照暴风战舰上,那个超级发动机的体积计算了下,估了一个保守一些的数字道: “二十吨。” 宁卫国咬牙切齿道: “三百五十块,不是一斤的价格,而是一克的价格,你确定需要二十吨?” 刘十八闻言呆住,呐呐道: “三百五一克?二十吨就是七十个亿?” “没错,七十个亿,并且还是你有钱买不着的那种。三百五是最次的产品。 最好的军用钛合金,只有美利坚生产,大约是五百华夏币一克,问题是美利坚根本就不卖给我们。” 宁卫国古怪的解释道。 刘十八皱眉叹口气,接着道: “那么买个军用卫星,或者地理卫星也行啊。” 宁卫国不禁被刘十八的幼稚给气乐了,挖苦道: “小子以为在菜市场买大白菜?买个军用卫星,我很明白的告诉你,没有!至少国内没有卖的。” “哪里可以买到?” 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希夷。 “我知道哪里有卖的。”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郑伟达突然插了一句道。 “恩?你知道” 宁卫国好奇的看着郑伟达。 郑伟达尴尬的笑笑,解释道: “我最近不是和叶家姑娘走得近吗?我听她说,不久之后,在伦敦苏富比会有一个拍卖会,到时候有一个俄罗斯的寡头出席。 据说那寡头手上,就有一个闲置的卫星,具体是什么型号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军用卫星,就是地理卫星。” 宁海东这时也插嘴道: “那叶家的姑娘不是你小子玩得转的,我看你还是死了心,就算她答应,她家里也不答应。” “英格兰,伦敦?拍卖会?” 刘十八疑惑的看了郑伟达一眼。 郑伟达咬了咬下唇,艰难的说道: “说起来,那拍卖会简直就是华夏的耻辱,上面的拍卖品大部分都是华夏清朝,被八路国联军抢走的国宝。” 刘十八点点头笑道: “好,我到时候一定要去看看。” 这时,宁卫国也打趣道: “听郑伟达这小子一说,老子也知道有两个地方,有大量的军用钛合金。” 刘十八双目一亮道: “哪?” “其中一个,美利坚肯尼迪航天中心,在佛罗里达州的梅里特岛,那里的航天用钛合金是质量最好的。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处在美利坚的西部沙漠,那里有一个神秘的地区,即所谓的五十一区。 其确切位置,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周围,或者在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 宁卫国眼中带着一丝隐隐精芒,轻轻的说道。 刘十八却恍然不知,满面笑意的感谢道: “多谢伯父提供消息。” 这时,宁海帆鼓着眼珠子,突然问了一句: “航母舰队和小曰本,打得很爽吧?” 刘十八恍然不觉,顺着应了一句: “很爽!” 说完,刘十八才猛的愣住…… 宁卫国,宁海帆,宁海东三辈人,加上郑伟达同时站起来,满脸的震撼…… 郑伟达指着刘十八,震惊道: “老子记起来了,那个和我说话的,就是罗战那小子?我怎么觉着声音耳熟呢?” 宁海东震惊道: “对了对了,罗战在黑狱,其他人都死了,就你们两个跑出来?” 刘十八苦笑着点头道: “老爷子,你怎么看出来的?” 宁海帆得意洋洋的大笑道: “老子没看出来,就是随意诈一诈你罢了,没想到你还当真了……” 刘十八心中暗骂一声: “人老成精,额造……” ……………… ps:仍然是大章节3500字,今晚0点不见不散!更新时间0点,早7点,晚上7点!喜欢本书的读者请进群交流:204389243 感谢今天打赏的读者: 荼靡花、曲终,人散、箜箜、文维、黄金强档xin、地平线,小海螺,淡定哥、 36蔽日、夕年丶五哥、吻你眉心许下诺言、、o、天雷地火、酒醉ぃ夜未阑 x_n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