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喜当爹的烦恼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08章 :喜当爹的烦恼

宁海帆有些语无伦次,面容扭曲…… 刘家屯一战的战报,和后来送来的照片和现场录像,让这位头发花白的开国老将,深深震撼…… 那,是怎样的一副惨烈场景? 全屯老少数百人,血战一夜歼灭近一个团曰本雇佣兵,无一投降,全部战死…… 连三岁小儿都身缚高爆炸弹,英勇自爆…… ………… 被一脸腼腆,五大三粗的宁海东请进大厅的李二狗,咧着嘴嘿嘿笑着。 别墅外的巡逻就交给老黑了,一般人也接近不了…… “这位,这位就是李二狗大兄弟?” 宁卫国有些拘束,不知说什么才好。 毕竟,自己儿子无端端睡了人家姑娘,怎么都说不过去。 更别说娃娃都要生了…… 这孽畜,没名没份,就将人家黄花大闺女肚子给一枪打大了,很有老子的风范嘛…… 这还了得? 平时老子总是教导你,做事要干净,干净! 这时,宁海帆缓缓走来,捂住李二狗满是老茧的手,仔细摩挲着,忍不住老泪横流,呐呐道: “我做主,你的女儿,今后就是我孙媳妇,俺们家谁要给她委屈,老子剁了他!” 李二狗一愣,连忙赔笑道: “这事,是我家那傻婆娘翠花,做事不地道……” “你爹,还有两个闺女和曰本人同归于尽,老头子震撼的同时,也感到惋惜,你们刘家屯的人,刚烈…… 你和卫国既然今后是亲家,那么我也是你长辈,就是你爹,我收你李二狗做干儿子,你可愿意?” 宁海帆目光灼灼,看着李二狗慎重的建议道。 这下,所有人都呆住了! 宁海帆收李二狗做干儿子? 这还了得? 这事在华夏来说,不亚于地震…… 宁海帆什么身份?在华夏咳嗽一声都要地震的人物,他的干儿子怎么会简单? 也可以说,从此以后,京都大街上,多了一个纨绔,一个年纪最大,头发最白的纨绔,李二狗…… 特别是角落里面被解除军职待审的郑伟达,面露羡慕之色,不停唏嘘…… 这,真的是走了运! 山沟沟的山民,瞬间完成了从农民到将军的过程。 而这个过程,换成郑伟达,起码还要三十年,甚至更久…… 想到这,郑伟达便想到了自己追求的女友叶青青,自己到她家,连门都进不去,人比人气死人,叶家太有钱了…… ………… 李美佳本来就是个感性的女人,闻言也泪眼婆娑的看着李二狗劝道: “亲家,答应公公吧,他是诚心实意的。” 李二狗严肃的点点头,瞬间直起腰杆,猥琐卑微的相貌刹那间消失无踪,代之竟是浑身威猛的气势,安慰的看着宁海帆,大笑道: “好,老爷子既然这么看得起我刘家,我李二狗答应了又何妨? 既然如此,我李二狗在这里把话放下,只要我那闺女在宁家一天,谁也伤害不了宁家任何一个人。 我那二闺女,相貌上乘,最主要的,她和她娘一样,有一身好功夫,好箭术……” 宁海东呆痴的站在一般,瞠目结舌,这是那个猥琐憨厚,满嘴黄板牙的半大老头? 宁海帆也惊讶的瞪着眼珠子,大声赞道: “没想到,没想到,竟然大智若愚?想来你应该是十修中人吧?” 李二狗眼眸一闪,看了含笑的刘十八一眼,爽快道: “没错,前段时间侥幸突破到了六品武者,我刘家乃是江湖上,五行三家中索命一门的掌舵人。 我媳妇翠花,接过我爹传承,目前是索命门千金堂堂主。” 李二狗一席话,将宁海帆和宁卫国两人惊得瞠目结舌…… 索命门千金堂? 世界上的最强杀手集团? 原本以为是给李二狗一些补偿,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宁家高攀了人家? 索命一门的杀手,好大的名头,一个区区宁家,他们只怕连嫌出手都懒。 李美佳则不解的看着宁卫国,娇声道: “索命门是什么?” 宁卫国严肃的看着李美佳道: “美佳,过来见过亲家,今后我们宁家的安全,就在媳妇身上了。” 说道这,宁卫国愤怒的看着缩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儿子宁海东,大怒道: “还不过来见过你老丈人?孽子!” 宁海东畏畏缩缩走过去,忌惮的瞪着李二狗,低头干巴巴的叫了一声: “爹!” 宁卫国眼珠子一鼓道: “大声叫!” 宁海东大嘴一咧,抬头瞪着李二狗大怒道: “爹,你坑老子?” 宁卫国闻言脚下一个踉跄…… 李二狗闻言,大笑着拍了拍宁海东的肩膀道: “好!好苗子,竟然有三品武者的实力,就是身子骨弱了点,今后叫四狗给你好好调理一下,未尝没有好前程。” 这时,回过神的李美佳则急急忙忙的拉着李二狗,眼中满是希夷道: “女儿叫李二狗?都怀了身子半年了,人呢?人呢?带我看看,看看! 亲家你不知道,海东这小子都三十多岁了还不娶媳妇,不知道急死咱家多少人,这下好了,媳妇孙子都有了。” 宁海帆笑眯眯道: “是啊,是啊!快些把孙媳妇叫来,就住在咱家养胎。” 听见养胎两字,李二狗一愣,仿佛想起了什么,竟然罕见的扭捏道: “宁家能多住几个人么?比如两个?” 宁海帆一愣?心道难道你媳妇要住在这里照顾女儿?那是好事啊。 想到这,宁海帆大笑道: “是干媳妇吧?过来照顾四狗是应该的,应该的!” 刘十八听到这,已然明白是什么,不由得翻翻白眼…… 李二狗古怪的看着宁海帆道: “是俺媳妇没错,但是!但是俺媳妇也有身子,和二狗的天数差不多,估计前后差不多的时段下崽……” “啊?” 宁海帆的表情凝固在面上。 李美佳和丈夫宁卫国瞠目结舌。 宁海东则咧着嘴道: “老丈人你在逗我呢?丈母娘都快六十了,还……” 宁海帆清醒过来,瞪着宁海东怒道: “放肆?有你这样说丈母娘的?” 接着,宁海帆也瞪眼瞅着李二狗道: “干儿子喂,你没给我开玩笑?确定不是什么肺气肿,或者盲肠癌什么的?” 李二狗面色一僵,苦笑道: “俺爹一直盼着李家有个带把的,但是却……后来多亏小主慈悲,赏赐了一些灵丹妙药。” 说到这,李二狗看了面带微笑的刘十八一眼,无奈道: “后来我家那一口子枯木逢春,竟然老蚌怀珠了……” “啊?” 李美佳惊叫一声,媚眼儿竟白了宁卫国一眼。 这一幕让刘十八看得恍惚了一下,美,真美! 宁敏儿的娘竟如此美艳,难怪生出敏儿这样的尤物…… “小子,那是你丈母娘!你死盯着做啥?” 宁卫国像鬼一样走到刘十八身边,阴测测的狞笑道。 刘十八面色一红…… 宁海帆拍了拍李二狗的肩膀,大笑道: “老子有福气,没想到今儿个收了个干儿子,还顺带着又有了干媳妇怀了身子,大喜!” 接着,宁海帆又补充了一句道: “二狗啊,你很不错,额头上长角,格外不同! 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勤劳耕耘,俺家卫国要好好跟你学学。” 宁卫国和李美佳两人一听,同时面色一僵,竟无言以对…… 俺们两口气,也都五六十了吧? 哪里还干得动嘞…… 说到这,大厅中气氛愈加亲热…… 曹雄拉拉刘十八的袖子,刘十八顿时会意道: “喜上加喜,我就把四狗的嫁妆和我的聘礼一块给了吧。” “好!” 宁卫国顿时来了精神,背也不驼,腰也不弯,一个健步就窜了过来。 郑伟达站在角落里,呆痴的看着这一切…… 宁海帆则显得德外沉着,翘着胡子道: “不慌,十八,你说是不是把四狗和他娘翠花给先接过来?这外面天寒地冻的?” 刘十八微微一笑,看了郑伟达一眼,疑惑道: “这位将军是?” 宁海东咬牙切齿道: “将军个屁,是我发小,镇海号的舰长……” 刘十八一愣,古怪的瞅了郑伟达几眼…… 郑伟达后背发毛,不知所以…… 你为啥这么看着我? 宁海帆眉头紧锁,仿佛感觉到什么,淡淡道: “这小子是我儿子卫国带出来的,是他的人。” ………… 刘十八吐了口气,掏出电话拨了个电话…… “翠花婶,你把电话给罗战!” 宁海东眼珠子一瞪,猛的站起来,浑身颤抖就要冲过来…… 宁海帆却用严厉的眼神瞪了他一眼,挥手制止了! 刘十八冷冷的看了宁海东一眼,轻声对着电话道:“罗战,你准备一下,指挥权交接给路小林和祝英台! 然后你武装护送李二狗和翠花婶来京都郊外,军区大院宁家,不要出事。” “是!保证完成任务。” 电话中传来罗战毫不犹豫的声音。 打完电话,刘十八无视了宁海东和宁海帆慎重的目光,笑眯眯的打开曹雄递过来的背包,矜持一笑道: “我也是山里娃子,一些小小礼物,拿不出手,见笑了……” 说完,刘十八从背包中拿出一个漂亮的红木锦盒,双手递给宁海帆,恭敬道: “初次见面,这是给爷爷的礼物。” 宁海帆笑眯眯的随手接过,轻轻打开,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面色顿时一僵…… 刘十八又拿出两个红色的锦盒,分别递给宁卫国和李美佳,笑道: “这个就算是我孝敬二老的!” 宁卫国可没有宁海帆那种矜持,拿到手上就打开一看,顿时仰天狂笑道: “好!好女婿,哈哈哈哈……” 李美佳白了丈夫一眼,感情不给你礼物就不是好女婿了? 这话说得,丢人…… 接着李美佳也矜持的,微笑着,打开手中的盒子,接着,她也捂着嘴,瞪着一双美目,死死盯着盒子里的东西不眨眼…… 这东西? 李美佳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还是忍不住浑身战栗…… 最后,刘十八满脸不情愿的将最后一个红木盒子,扔给了宁海东…… 宁海东大大咧咧打开盒子一看,顿时眉开眼笑,喜当爹的烦恼,顿时抛到九霄云外,咧嘴笑傻了一般,语无伦次道: “长生不老药?妹夫,今后你就是我爹!不,比我爹还亲……” 满屋子人闻言,瞬间呆若木鸡,宛如石化…… …………………… ps:本章是三千五百字的大章节,看爽的读者请不要吝啬手中的推荐票和打赏,支持天书,支持刘十八! 我们晚上7点再见,仍然是三千五百字的大章节。更新时间略微调整:0点,早7点,晚7点 感谢8号凌晨打赏的诸位美女和帅哥,有了你们,刘十八才能走的更远: “荼靡花、曲终,人散、箜箜、文维、黄金强档xin、地平线,小海螺,淡定哥、 36蔽日、夕年!” ...